首页 夺妻 下章
第103章 我觉得好看
“都怪你,不然我今天就能给阿娘带一头野鹿回去,取了鹿角还能做个饰品。”

 “这怎么能怪我,明明就是你箭术太差。”“我箭术差?明明是你这个小白脸!哼,阿耶没说错,嘴上无,办事不牢!”

 “那你以为你嘴上有啊?凭什么说我?”***吵吵闹闹,沉静姝想看一会儿闲书都不得清净,耳边像有蚊蝇无数,嗡嗡嗡。

 也是自己多事,衿儿又惯常迁就,觉得既然看得中郭家的玉秀,就让高公公安排搭线。高公公也是个有本事的,不知使了什么法子,竟真让郭玉秀和前来温泉宫的沉既明碰上了。

 两人倒真有些缘分,就是彼此嘴不停歇,从山上到山下,从天扯到地。这都快要进长安了,几乎吵了一路。唉…头疼地按了按太阳,沉静姝有点后悔自己多嘴,这万一真把两人合成一对了,家里不得犬不宁啊?又是一阵深深的叹气,旁边跟随保护,跪坐伺候的张鹤见了,忙给沉静姝递了个香囊。

 香调是沉香木薄荷,提神醒脑。沉静姝道了谢,张鹤笑了笑,着不太标准的汉语开导她道:“我觉着沉郎君和郭三娘子这样倒是不错,这么快能讲到一起也是缘分啊。”

 “希望如此吧。”毕竟也是自己作的,还能怎样呢?且又忍着听外头两人叽叽喳喳,等到终于入了长安城,需要分道扬镳,耳边才落得清净。“阿姐,”沉既明暂且叫停马车,打马走到车厢一侧,问沉静姝道:“要不先去找个店子歇一歇?”

 都到长安城了还要歇息?何况一路行进都是车马,并没有很累啊。心中疑惑,沉静姝轻轻掀了帘子一角,说:“直接回府不好吗?”

 “呃…”沉既明稍有迟疑,支支吾吾的,沉静姝于是更加疑惑“到底怎么了?”总不会是家里出事了吧?“于菟,”眉头一拧,沉静姝口气严厉起来“到底出了什么事情?”

 “也不是什么大事…”眼见沉静姝拿出了问的气势,沉既明知道瞒不过去,挠挠头,只好说:“那个,阿姐不是成了殿下的人了嘛,所以…”

 顿了顿,干脆豁出去了“哎呀,就是长公主殿下着人来提亲,人太多了,现在回去肯定得被堵在坊外,不到闭坊回不去的。”沉静姝都给愣住了“什,什么叫人多啊?”

 “阿姐去温泉宫当然不知道啊,前两先是相王殿下来递帖子,说是替长公主殿下来提亲,珠宝玉器足足带了五六箱。”

 “相王刚走,就是苏内史,这次不是说提亲了,是来贺亲,西域香料,珍贵药品又带了三四箱,别的稀奇玩意儿更多,足足四五马车。”“跟着又是刑部李侍郎,成王殿下,还有姚公…总之陆陆续续十几拨人,非富即贵,这两可把我累死了。”

 沉静姝不瞠目结舌,这一连串人名物名,把她头都听大了。提亲,贺亲…这等排场何止是大肆铺张,就差没雇人上街敲锣打鼓,说要娶她了吧。

 既感动又无奈,沉静姝思忖许久,最后让沉既明去买一套男装,改骑马绕道回府。前来登门送礼的果真把坊口堵得水不通,还是张鹤施展轻功把沉静姝带进府去。

 两人落在后院,这会儿家仆全在忙着招待来客,沉静姝便径直往自己那进院子去。方过回廊,突然瞧见柳七站在那儿。“娘子!”柳七眼尖,认出男装的沉静姝,急忙跑过来“娘子可算回来了。”“怎么了?”

 沉静姝奇怪“你怎么在这里守着?”“长公主殿下派了人来。”此番张鹤已隐到暗处,柳七见左右没有杂人,上前低低说道:“说是来提前适应娘子,可着实盛气凌人,尤其是那为首的老嬷嬷,颇是刁钻。”

 沉静姝默默听了,暂且没说话。一干家仆里,柳七娘在沉家时间最长最忠心,为人也最直,素来不会背后说人家什么坏话。

 估计是也受了气,来得确实是些刁奴?“卿卿这般端庄温和的子,入了宫可要记得,左右你才是公主妃,莫要人欺负了去。”

 临走前李衿半开玩笑的话突然在耳畔回响,沉静姝灵光一现,大致有了计较。敢情是衿儿怕她不住宫里的有些刁奴,特意派了几个让她杀儆猴,扬刀立威。

 “柳七,你且去唤人伺候我更衣,再叫几个强壮些的娘子,我这就去会会那些宫里的。”***偏院里,郑嬷嬷带着十来个宫里的丫头,等得有些不耐烦了。

 “嬷嬷,”一个年纪稍长,长脸尖酸相的丫鬟走上前来,附耳道:“我看这沉娘子颇是托大啊。”

 凭侍人而已,还真就上天了不成?郑嬷嬷到底要比她沉得住气些,虽然不满,但终归没写在脸上,也没搭话。尖酸丫鬟还待嘀咕两句,院门那头突然进来几个小厮,柳七跑在最前,高声道:“沉娘子到。”

 除了郑嬷嬷和身边丫鬟,其余宫女都跪了一地。沉静姝姗姗来迟,一身藕广袖宽摆长裙,坠珠镶玉,牡丹花绣和水纹一律为玉丝金线所制,光芒隐隐,极为奢华富丽。

 云纱半袖,锦带飘逸,耳戴翠含珠的坠子,脖颈上有一串西域红宝石的项链,挽起的发髻里着金步摇,上缀白玉花,尾端苏摆

 眉间一点朱花钿,沉静姝仪态端庄,冷眉秀目,端的是贵气人…世家沉淀孕养的名门之女,气质天成,威仪俱来。郑嬷嬷先低头福身,态度却仍有倨傲“老奴见过沉娘子。”

 沉静姝应了一声,不动声“不知嬷嬷来我家中是有何事?”“娘子要入宫,不比家中,自当遵守规矩。”

 郑嬷嬷站直身子,双手握小腹前,颇是得意“老奴是来教娘子规矩的。”“原来是来教规矩的,”沉静姝微微一笑,视线突然一挑,看向她身边的尖酸宫女“那不知嬷嬷身边这位,见我不拜不礼是何规矩?”

 “你无官无品,”尖酸宫女口快“按礼我无需跪。”“无官无品?”沉静姝冷笑一声“那你又是何官何品?”

 不待给她反驳,沉静姝又看向郑嬷嬷,依旧冷笑着“嬷嬷真是教的一手好规矩。”郑嬷嬷脸色微变,却还是强辩道:“娘子是世家之女,当谨言慎行,何况确实身无…”

 官品二字尚未出口,沉静姝便悍然打断“来人!”身后两个壮妇早已等得不耐烦,一人上前捉了那宫女,不管她如何挣扎,只强硬地将她按着跪在地上。

 沉静姝居高临下地望着她,声音沉稳而威严:“高宗封过我三品才女,武后赐过我免罪玉笏,当今长公主要唤我一声沉姐姐,按礼…”稍顿,语调已如寒冰一般“区区一个婢,倨傲犯上,我杀了你又如何?来人,给我掌嘴!”

 另一个壮妇得令,立刻扬起巴掌左右开弓,啪啪啪连那宫女数十下,只把她打得晕头转向,鼻子嘴巴一起冒血。沉静姝冷眼旁观,末了,抬眸淡淡扫了一眼旁边如惊弓之鸟的郑嬷嬷。

 “娘子饶命!”锐气一杀,郑嬷嬷膝盖一软就跪下了“老奴该死,老奴…”沉静姝鄙夷地看着她,袖手凉凉道:“我沉家也算江南豪族,母家亦算得上诗礼传家,嬷嬷说来教规矩,莫不是嫌我沉家…”

 “老奴该死,老奴该死!”狠狠甩自己十几巴掌,郑嬷嬷打得脸都肿了起来,鼻血狂飙“老奴口不择言,老奴该死…”沉静姝默然看着,看她脸肿得像猪头了才说道:“罢了。”

 负手而立,沉静姝扫视院中众人,道:“既然是来伺候我的,规矩便由我定,谁若在我沉家倨傲霸道,便不要怪我不留情面。”一干宫人服服帖帖“谨遵娘子教诲。”***说不码黄,又来了…本难移原谅我还要一边写期末作业…不过!我觉得明天可以肝完最后的尾巴!且说沉静姝那发威,一干宫女再不敢有何轻慢,恭恭敬敬地伺候起主家,倒也算给近忙碌的沉家帮了不少忙。

 然而前来贺亲的人似乎有增无减,沉府门庭若市,坊间百姓有目共睹,都兴致地议论起这桩“凤嫁凤”的婚事。

 沉静姝是二嫁,但唐风豪放,何况前有女子登基称帝之事,二嫁长公主也就不算什么了。已经不太出门的沉静姝,偶然听柳七说,外头茶楼有说书人把先前沉静姝失踪的事情说成是神女引路,指婚给当今的长公主。

 反正传得是神乎其神,沉静姝不晓得这是否是李衿暗中安排的,但最近来沉府贺亲的,绝对跟李衿推波助澜有关。

 相王亲自提亲,苏内史接着登门贺亲,然后是姚崇,李林甫,成王…打头这些人带着,朝中稍会看点儿脸色的自都闻风而动。总之,排场不可谓不大。后院里那三四车被苏钰送来的玩意儿已经放了两,这天沉静姝终于腾出手来,准备看一看是些什么东西。

 两个仆妇刚打开车门,只听哐当一声,随后稀里哗啦,里头那些玩意儿一股脑全涌了出来。起尘土飞扬,沉静姝退后几步,捂着鼻子咳嗽了几声,待飞尘散去,才朝地上看去。

 全是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,大大小小,有些新有些旧,或木制或石制,造型奇特。惊呆的时候,一个小鼓骨碌碌滚到了脚边,沉静姝捡起来一看,原来是个拨鼓。摇了摇,小鼓发出“咚咚”的声音,与坊间孩童拿着玩耍的无甚区别。所以苏相这送的是什么啊?“卿卿。”

 正纳闷儿呢,李衿突然从墙头冒了出来,扒着墙壁,笑嘻嘻地看着她。“衿儿?”不是说她回宫去了吗?怎么…两个仆妇很有眼色的退到院外侯着,李衿从上面飘下来,轻盈地落到沉静姝面前,有点撒娇地叫她:“沉姐姐…”

 又来黏黏的讨亲热,沉静姝瞧她这乖乖的样子,心中难免涌起一番怜爱,遂伸手捏了捏李衿有点泛红的脸蛋。

 “怎么有空过来了?”李衿趁机扑入沉静姝的怀抱,搂着她的蹭了蹭“想沉姐姐了…”沉静姝拿她没办法,由着李衿撒了一会儿娇以后,把那个小鼓给她看“这是什么?”虽是苏相送的东西,但八成是李衿授意的吧。果然,李衿想了想,说:“是送给卿卿的。”

 “送给我的?怎么…”“你离开京城好几年,我就想啊,这些小玩意儿能放得很久,到时候你回来了,我就送给你。”李衿从沉静姝手里拿过小拨鼓,咚咚咚摇了几下“这个当时宫里一个嬷嬷做的,我觉得好看,就想留着也给卿卿看看。”  M.uBUxS.com
上章 夺妻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