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夺妻 下章
第90章 何等天纵
书信不断,其实他寄给自己的最后一封,除了提及在京城的着落,那暗涌的情愫已经呼之出了。沉静姝突然觉得很难过。他着情于自己,却也因此陷于牢狱。

 “你…想活命的吧?”沉静姝将灯笼往前凑了一点,看着田复生“那就什么也不要问,什么也不要说,我想法子让你出去,你不要再回京城,远远的走。”她说得有些急切,但很真诚。可田复生只是付之一笑,脸上并无半点可能逃出生天的喜悦。

 “她对你好吗?”他问。沉静姝一怔。毫不相干的问题,却很明显,说的是“她”提着灯笼的右手一颤,沉静姝避开田复生暗含灼热的视线,低低道:“嗯。”突然醒悟堂兄的情感,沉静姝感到别扭,她实在不多待。“总之你只要做个聋哑的,其余我总有办法。”说完便要提灯走开,可刚刚转过身,未及迈步,猛听身后道:“你真的了解她吗?”

 沉静姝生生顿珠,半晌,她回过头,望着田复生,一字一顿道:“你想说什么?”话一出口,沉静姝便后悔了。可已无余地。

 “蜀地热,苗家虽然世代为伶人,但因时因地,也由祖上留下几门密不外传的药方。”“她没有告诉你吧,她在苗家找到了什么?”

 沉静姝忽然感到喉咙有些干,隐约的凉意,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,沿着脚踝,一点点爬上了后背。田复生看着她“我不知道她当去苗家究竟为了什么,但事后,她从苗家带走了一个古方。”

 被残忍屠戮的苗家山庄,田复生赶回来的时候只余一片废墟里,他在后院,发现密窖内暗格藏着的方子被人翻出,并且少了一方。“苗家的古方多是医治当地瘴气导致的热入体,还有些熬制解暑梅汤的法子,唯有一样,记载的是一纸奇方。”

 “按此方所配之药,下在酒中味甘回甜,饮之周身发热,其烈,少量可以驱寒去疾,对宫寒颇益。”“但若下在平常水中便是毒药,无无味,一段时间之后才会发作,中毒之人,死相安详,无处可疑。”

 稍顿,田复生幽幽道:“静姝,你如此聪慧,可知先帝…”“够了!”沉静姝打断他,眼神突然锋利如刀。“不要再说了,把你知道的这些都给我通通烂在肚子里,”她几乎咬牙切齿“如果你还想活命!”

 “…”向来温婉的沉静姝一反常态,田复生竟然在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浮动的晦暗。瞬间,他想明白了一件事!她根本不是想来问他什么,她是来警告他的,甚至于…是威胁。心,终于在这一刻死了。原来她只是来确定,自己不会对那个人有所危害。

 眼睛里的生机都刹那黯淡,田复生垂下眼眸,再不发一言。沉静姝平缓了一会儿情绪,又叮嘱了一遍:“总之,你不要多话。”说完,便不再停留。出了阴暗的牢房,沉静姝精神恍惚,正在这时,看见了外头亮堂堂的火把。

 一队士兵呈包围状散在百步之外,最前面,距离自己不足十步的地方,站着一个人。一身玄袍,李衿。沉静姝于是停了下来,就这么隔着,望向她。先前在温池山庄,月事好了之后,李衿偶尔会让她喝一杯甜酒,说是用特别的药材泡成,对宫寒有益。

 酒味清甜,入口即回甘,饮之周身浴暖。那酒里是什么,已经昭然若揭。先帝李樘,长公主辅佐上位的睿宗,一年之后即病重驾崩…举朝哀悼。李樘身体历来欠佳,所以,大概没有人会把先帝之死与辅佐他的长公主相联系。

 “卿卿。”不知何时,李衿已走到她的面前。仿佛是知道沉静姝来这天牢的目的,李衿低下头,声音很闷很闷。

 “我曾经问过你,在你眼中,当今长公主是否是个心如毒蝎的妖妇。”沉静姝沉默,李衿见状,不由心如刀绞。其实她早知道答案的…当,李樘的寝殿里,是她亲手递上那碗毒药。

 “四哥,你该喝药了。”李樘脸上一点血也无,他低头剧烈地咳嗽,错过了李衿在那一瞬间颤抖的手腕。

 “唔…”李樘接过药碗,还努力对李衿笑了笑“安定,真是辛苦你了,不仅要担着政务,还要照顾我这个没用的四哥。”李衿点点头,想回应一笑,嘴角却生生僵住一般。李樘又低低咳嗽起来,待缓过一点,要喝药时,李衿突然喊道:“四哥!”

 她下意识按住他的手腕,心如麻。李樘奇怪地看着她,李衿痴站了片刻,嘴里说出的话却是:“你慢些喝…”

 鸠杀自己的血亲,她终于也做了和母亲同样的事。正如那在上宫里,垂垂老矣的武皇,她的母亲对她说的:“你的身上着我的骨血,安定,你跟我是一样的…不择手段。”

 李衿感到痛彻心扉的冰凉。“卿卿,我若说我没有野心,你可信?”她攥紧了衣袖,抿了抿干涩的嘴“其实,长安城中那么多贵家儿郎,你若执意要嫁,我总可替你挑一门…”

 “啪!”一记响亮的耳光,李衿的右脸火辣辣的烫。沉静姝咬牙切齿,双目泛红,她恶狠狠揪住眼前这人的衣襟,一字一顿道:“混蛋!我只要你!”

 不知道这样“烈”的沉娘子,大家可喜欢?那去了天牢之后,沉静姝的伤口有重新裂开的趋势,丝丝血都透了白布。李衿急把人打横抱起来,召宫里值守的医正来为沉静姝包扎,又用了上好的金疮药。

 待出血有所减轻,李衿把人亲自送回府内。沉静姝昏昏沉沉里睡了过去,等到醒来,连着过了十几都没有再见李衿。可也只能在家养伤,沉静姝夜里还是会做噩梦,梦见安乐郡主张牙舞爪地向她讨债。

 这般自然睡不安稳,失眠了好几。上次父女那番对话之后,沉均突然不再前来看望女儿,只有沉既明来问询,带来不少宫里的消息:那夜抓到突厥细,重刑之下招供出与韦氏勾结,想要危害圣人的阴谋。

 自此韦氏谋害庐陵王,妄图嫁祸长公主,挑拨李氏宗亲,私通突厥的诸多罪名坐实,罪不容诛,已被斩首示众,逆一律拔除。

 李林甫主审谢守云,谢鼎二人,尚未论罪,不过好像来沉府找过沉均几次,不知是何缘故。庐陵王李显死得凄惨,因中蛊毒而面目全非,李衿令工匠为其赶制了衣冠冢,入葬干陵。

 入陵当极为隆重,百官披麻戴孝,一路随行,沿途百姓献花,哭声一片。长公主李衿携小圣人,与太平公主,相王一起扶棺过神道,守灵三,下诏即起至来年元,不得婚嫁娶,以悼庐陵王。

 一切看似尘埃落地,实则又有诸多事宜未平。故此,饶是沉静姝伤口未愈,李衿也不出空来看望,只是除了牟清贴身照顾之外,还每遣宫中当值的医正携名贵药材前往慰问。

 膳房御厨静心熬炖的汤羹,也每令专人以马车送往沉府,又几道许是中途撒漏几滴,竟一路香味扑鼻,勾人馋虫。

 食官金车过,长安满城香。不知天恩降,皆为沉家女。时隔多年,沉静姝万万想不到自己会因为李衿送的羹汤而再度“名动京城”

 不过这些羹汤虽然滋补味美,而不腻,并且每不重样,沉静姝也受不了天天喝。但退是不可能退的,长公主殿下御赐金汤,也不可能随便倒了或是给下人喝,于是沉静姝每次都让下了朝弟弟过来她房里,把羹汤喝了。

 开始沉既明还扭扭捏捏,直到看见那随汤而来的还有一道玉团。这是以羊制成酥,辅以高妙手法雕成花型,再淋一层以葡萄和蜂熬制,如红宝石般剔透晶莹的的葡萄汁。

 入口酥化,果甜怡人,沉既明很爱吃甜食,哪里还忍得住这般惑。于是下朝也不吃那廊下食了,留着肚子飞奔回家,跑去姐姐房中大快朵颐。

 随羹汤的总有一两样搭配的菜肴,或甜或咸,沉既明每都有期待,几次跑得太快把头上的弁都给掉在了庭院里。

 这可把素为朝内仪态典范的沉均气得冒烟,直问他是不是想学前大周的某侍郎,馋嘴在路边买了个白馍,边走边吃被御史弹劾,就此丢了官职。

 可骂归骂,美食天天送来,沉既明也照吃不误,托着姐姐的福,把御厨的手艺尝了个痛快。如此也算闲中有乐,又过了二三,朝内传来一个大消息:长公主下诏再击突厥!

 其实从抓捕了突厥细之后,就有朝臣陆续奏请出击突厥,以震慑西域,扬大唐国威。文臣以兵部侍郎姚崇为首,武官则以安国公顾少棠为首,后三省六部同议,最终以突厥进犯为由,收回武周以来给默啜的一切便利。

 后,小圣人在长公主的指点下,任命老将张仁愿为帅,顾少棠,郭子仪为前锋,以镇守边关的朔方军为主力,出击突厥!这时张仁愿已逾七十,早该颐养天年,故长公主亲自去往府上,一是慰问,二是看看这位老将是否还能横刀立马,征战突厥。

 谁知一入府,便见张仁愿一身军服,顶盔掼甲,携了自己的三个儿子,在院中候长公主。老将军戎马半生,宝刀未老,一见长公主殿下亲临,热泪盈眶,即要伏地请战。

 李衿感动,立时上前扶住他,老将军激动不能自已,当下慷慨豪言:“昔日卫公李靖七十仍可率军大破吐谷浑,今我大唐国威受损,某食君之禄,今到用时,岂言老哉!”

 即下请战,在场之人无不感涕,李衿更壮其志,直言:“将军肱骨之臣,乃大唐之幸,天下之幸。”

 几后,长公主携圣人在明德门,率百官送行。声势浩浩,百姓竟相夹道,目送大唐的好儿郎们整装出城,军威赫赫。

 沉静姝当在临街里坊的一座茶楼里,眼看李衿的銮驾徐徐而过,心中一阵感慨。灭魏王,诛韦妃,再到借口出击突厥,桩桩件件看似不相关,实则一石三鸟。甚至把自己也算了进去,沉静姝目光幽远,看着逐渐远去的銮驾,不知该作何感想。

 她所爱之人,何等天纵,又何等城府!待人群散走之后,沉静姝也离开了茶楼,不过没有回家,而是去张府递了拜帖,要见张婷。  m.UbuXs.COM
上章 夺妻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