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夺妻 下章
第85章 还有些吃的
沉既明停下,奇怪地瞧了瞧帘帐,感觉沉静姝刚刚好像发出了什么声音。“你没事吧?”他问。“没,没事…”沉静姝已是双颊通红,呼吸急促,身体因为不断被李衿而发热。

 “唔…于菟,”小又遭了一,沉静姝魂都要飞了,里头不断鼓。这弟弟来得太不是时候,沉静姝想,偏偏要在自己被李衿…这般折腾的时候赶来凑热闹。

 然而弟弟说了什么完全没听,想打发他走,沉静姝不得不问道:“所以你想做什么呢?”沉既明看着姐姐的帘帐,还好夜深昏暗,帘帐里头看不分明,否则定会见到他素来端庄持重的姐姐正婉转低,被死。

 “就是,”他有点不好意思,隔了会儿才扭捏道:“我,我不想在礼部,想去大理寺。”原来是想要去大理寺,李衿一面着沉静姝的儿,一面也留心听着。

 “阿姐,我,我觉得礼部有些太拘谨了。”沉既明低头扯着袖子,大概也觉得这样来找姐姐走关系十分的跌份。

 “能越级擢升礼部侍郎已经是殿下恩赐,可是我总觉得不习惯…我,我想像狄阁老一样,也做个明法判案的神断,为天下有冤之人洗刷清白。”是这样,李衿暗暗笑道:原来是仰慕大周的宰辅,素有神断之名的狄仁杰啊。

 沉静姝也听明白几分,此刻李衿的动作稍缓,她终于能聚起些力气,隔着帘帐,对外头的沉既明道:“你想让我替你去跟长公主殿下说?”“嗯,”沉既明恳求道“能效狄公断案是我发自肺腑之愿,阿姐,可,可方便帮我这个忙?”

 “我…呃…”沉静姝刚要说话,李衿突然把舌一顶,进她的小里,奋力弄起内壁。一股酸叫人筋软骨酥,沉静姝又被李衿按着不能动,只能受着那舌直捣黄龙。

 怎么钻得这么深啊…不行了…舌尖反复勾着小里头的糙,来回磨动,沉静姝左手捂住嘴巴,但这副身体已经完全被李衿调教起来,如此渴了许久,所以到底没忍住,一下给高出来。

 紧紧缩在一起跳动,处火热难当,李衿这时才把舌拔出,吻了那泞的花处一下。沉静姝被弄得软瘫,李衿悄悄拱朝前,把头探出被子,双手支撑着身体,罩住沉静姝。

 嘴还留着晶亮的水泽,凤眸暗含情,李衿嘴角戏谑地上扬,缓过来的沉静姝见她这表情,不由羞恼,抬手就在李衿的上狠狠地掐了一把。

 一点不留情,李衿疼着也不敢出声,嘶的倒气儿,沉静姝却不放她,越发用力地拧她上软。“于菟,我知道了。”她瞪着身上的李衿,咬牙切齿“我这就让长公主把你调去大理寺。”

 沉既明:哇⊙⊙!,姐姐好霸气。这世上,除了沉静姝,大概再没有人敢对长公主如此放肆。

 “呜…卿卿,你,你轻些…”沉静姝那一掐也真是上了瘾,毕竟李衿细皮,拧起来既解气又手感极好。上的软被沉静姝不轻不重的拧着,微微有点疼,更多的却是麻。怎么就突然要掐她了…李衿心里幽怨着,但只能轻声求饶:“卿卿,我错了…”

 然而知书达礼的沉才女,也有得理不饶人,恣意妄为的时候。“一点诚意也没有,”依然掐着她的软,沉静姝微挑秀眉“我看你下次还敢。”

 确实是下次还敢,但好女不吃眼前亏,李衿当然还是卖乖“没有没有…”眼睛里出可怜兮兮的神情,李衿像条小狗,乞求地望着沉静姝“沉姐姐,衿儿不敢了…”

 软中带嗲,一向霸道的长公主也有这般时候,沉静姝都被逗笑了。右手松了劲儿,其实她本来也没怎么狠掐,舍不得的。扶摸着锦缎似的肌肤,沉静姝忽然游下去,小手滑上李衿那翘的美

 李衿是膝盖着,撑着身子罩在沉静姝身上的,心心念念的沉姐姐近在咫尺,又被她这么一摸,不住就起了层颤栗。可还没不等陶醉,沉静姝突然“啪”的一下打在李衿的股上!清脆响亮,似乎整个屋子里都在回

 “…”李衿脑子都懵了,随即又感觉上微微一疼,被沉静姝掐了!“卿,卿卿…”李衿无奈至极,委屈道:“你怎么突然这么凶?”

 沉静姝傲娇地哼了一声,右手接着往她小腹下面一滑,伸进小花丛,捏住那颗小珠。柔柔,发着热,因为方才的情动而充血肿着,起得厉害。

 “唔…”感处突然被摸了,李衿不由一颤,感觉沉静姝的手指摸着自己的私密,舒服得低

 沉静姝也算是经了许多情事,手法虽然不如李衿熟练,但也不像一开始那样生涩了。指尖的蕊珠滑润无比,沉静姝三指轻,缓缓地打着圈动,让那颗蕊珠更加

 “嗯,啊…”李衿闭上眼睛,玉随着沉静姝抚摸的频率而微微摇摆,合她的爱抚。小核麻着,难言的意积攒酝酿,就在李衿怂陶醉时,沉静姝突然捏住她的小核。

 “啊!”来不及反应,竟被沉静姝掐住了最之处。身体发抖,又疼又,李衿息连连,微张的又渗了些许出来。

 “这回才算饶你,”沉静姝松开,指尖轻着小核,感受那里的律动“衿儿可记得了?”“…”身下的人儿脸色有点过白,脸颊却是通红,分明也是害羞得紧。就这…还调戏她?“沉姐姐真是好大的胆子…”

 李衿突然低头,二话不说先吻了沉静姝的,将舌伸进去一番搅动。“唔…”吻得烈,沉静姝顿时一软,小舌随着李衿的裹动翻滚,互相,手臂也自然勾上李衿的脖子。

 靡之气又在帐中浓郁起来,李衿最后含住沉静姝的小舌一,松开。“卿卿”她捏住沉静姝的下巴“可愿给我?”

 目光灼热,得沉静姝也热起来,心脏砰砰直跳。这个登徒子…含羞带怯地垂下眼帘,沉静姝到底还是点了头,小小声声地回答:“好…”李衿欣喜若狂,立刻把身子往前一拱,将那对雪送到沉静姝面前。“先替我,我有些。”话音未落,早就不由分说把一侧的雪到沉静姝的间,要她含着。

 “唔…”清淡的香气团团包裹,沉静姝闭上眼睛,张嘴含住李衿的白,慢慢起来。尖硬邦邦的,晕起着褶皱,沉静姝用舌头轻轻地刮蹭它们,像只食母的小兽。

 脸颊被另一侧的蹭着,那颗同样硬硬的尖时不时擦过自己的耳朵。沉静姝双手拢住李衿的,学着挤弄它们,舌头舐着雪白香甜的的一侧已经发红,沉静姝又换到另一边,温柔地吻。

 “啵…啧…”取悦之声令李衿分外动情,逐渐呼吸不稳,她实在喜欢她的沉姐姐这般取悦自己。口中呻婉转,李衿突然身,迅速地直起起一对满是水泽的,膝盖小心挪前。微微向下坐,将润的花心送到沉静姝跟前“卿卿,帮我。”

 沉静姝睁大眼睛,只见粉红美的娇蕊,点点,鼻端触到那茂盛的芳草地,一股情的幽香。

 很羞的姿势,嘴仿佛都被那水滴到了。神思都好像要离出去,心跳快得无以伦比,但沉静姝并不讨厌这种感觉。她缓缓地张开嘴,探出舌尖,了一下那娇蕊。李衿也像娇羞是花儿,微微地抖了抖。

 “卿卿…”她哑着嗓子“把我的水都喝下去。”“嗯…”沉静姝温柔地吻上她,舌头一顶,学着李衿一样冲进去,戳入又软又紧的小

 “啊,唔…”李衿低低呻,沉静姝这才感觉里头热乎乎的,都紧紧夹着自己的舌头。进了嘴里,带着李衿的气味,沉静姝咕噜咽了一点,舌尖微挑,勾到了一点糙。嘴接着,学着戳刺,李衿下腹早就积热难忍,被一搅动,便翻江倒海。

 “啊…”仰起下巴,修长的脖颈雪白如月,曲线极其优美,像是那最高贵的鸾凤。对沉静姝李衿素来没有抵抗力,也远比自来得猛烈,她难耐地啊了一声,下腹顿缩,高。结束得很快,却足够爽快,李衿脯起伏,她缓了缓,小心挪开膝盖。

 身下的沉静姝眼神离,也在息着,那有些干涩地嘴上晕了一层清清的水泽。她喝了自己的水呢。这样的认知让李衿更为兴奋,接踵而来的内心足和充实。

 霸道天纵的长公主也有千回百转的绕指柔,她扯过自己的袍子,替沉静姝擦了擦嘴。在沉静姝身边侧卧下来,李衿小心把人拢进怀里,亲了一下她的额头。

 “累了?”沉静姝受着伤,又被折腾这么久,自然疲惫,便靠在李衿柔软的脯上“嗯。”“那你睡,”李衿很温柔“我抱着你。”眼皮确实打架,但沉静姝心里还有一事。“衿儿,”她强打精神“你真的打算株灭谢氏?”

 “…”李衿无语,因为株灭当然是不可能的。陈郡谢氏,曾经权倾一时的的贵族,哪怕是已经衰落,也声望犹存。太宗虽然曾怒斥“难道我李姓皇族还不如这些衰微的世族”最后却还是为自己的儿子挑选琅琊王氏为正妃,称佳儿佳婿。

 曾经她的母亲因为不满这些世族彼此通婚而看不起后起之秀,下过一道诏令,不许这些五姓七望相互通婚,结果却适得其反,这些世族反而连夜嫁女,甚至把此诏作为自己是世族的证明。

 所以,五姓七望彼此互通声气,更别说还有不少朝臣求娶了这些世族的女儿。关系可谓盘错节,所以,李衿才让李林甫负责主审此案。此人最擅揣测圣意,又长袖善舞,最终的结果定能两边不得罪。

 何况,她的卿卿也需要陈郡谢氏。江东后起豪族沉氏,魏晋旧贵陈郡谢氏,沉静姝既是两家之女,他入宫,背后有这些外戚撑,才能更加名正言顺。

 这些李衿都有计较,她轻轻拂开沉静姝鬓边的秀发“卿卿是想求情?”沉静姝默然,半晌,她又点了点头。

 “谢鼎与谢守云自然咎由自取,但谢氏不是所有族人都该死。”顿了顿,沉静姝蹭了一下李衿的下巴,又道:“当时我,弟弟,还有母亲被赶出谢家时,一个堂兄偷偷拿了纸伞,还有些吃的,出来送给我们。”  M.ubUXs.cOM
上章 夺妻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