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夺妻 下章
第82章 待奔去查看
身体似乎完全僵住了,沉静姝根本没法操控自己,只是脑海里有一个念头:我杀了…李裹儿?丰腴美妙的躯体还散发着脂粉的香气,李裹儿整个软趴趴的扑在沉静姝身上,口被薄刃刺穿。

 喉咙已经发不出声音,鲜红的血顺着刀刃了沉静姝的手,沿着刀柄,一滴滴落在了地上。

 铺满的白梨花的地面,蔓延出一片诡异的红色,躲在沉静姝身后的年轻娘子们,终于有人忍不住尖叫起来。沉静姝却是木然的。生平第一次,知道刀刃如的感觉。残忍的撕裂声和粘稠的触感,浓重刺鼻的血腥味混着脂粉的香气,让她恶心得想吐。

 不由自主地发抖,沉静姝仿佛被挤住了腔,窒息着发疼。衿儿…可是没有李衿,沉静姝突然觉得好累,身体空一样的逐渐软瘫下去。她的侧被李裹儿藏在袖中的匕首刺中,涌出的鲜血浸红了衣衫。今夜的长安城,金戈铁马。

 兵部尚书姚崇,复起为吏部尚书的张九龄最先得到消息,速速赶来。本是前往西蜀剿匪的右相突然现身长安,联合太平公主全城搜索突厥细,冲入曲江池畔擒拿私通外敌的安乐郡主。

 这已经够让人吃惊了,中书侍郎与门下侍中,都是自梦中被人催醒,慌忙着履戴冠,匆匆赶到庐陵王府。

 然而王府几乎是水不通,赶来的重臣要臣,混着左右金吾卫,将整个坊得人满为患。姚崇贵为宰相,又得重用,故而被先领入王府,在后院见到了庐陵王李显的遗体。

 李显被放置在用柴火临时堆砌成的木台上,未遮面容,僵硬的脸上一片青灰。周围火光明敞,李显又穿着宽松的素圆领袍,一衬之下,脸色显得更为诡异可怖。

 饶是姚崇见多识广,此刻也不免心惊。他先近前向李衿行了臣礼,知她安然无恙,才稍微松了口气。

 “姚公,”李衿令人抬来一个托盘“你且来看这样东西。”士兵手里所抬着的乃是一个护腕,精致漂亮,针脚细密,不过上头银线制的凤凰竟是乌黑。

 “殿下,这…”李衿示意手下,这次士兵呈上来的是一条乌黑发紫的东西,姚崇一看,更是大惊。竟是一条人的胳膊。凝固的黑血,还在丝丝缕缕地蔓延,士兵小心抬走胳膊,李衿才开口道:“是蛊毒。”

 “蛊毒?”姚崇有所耳闻,立刻看了一眼李显“莫非庐陵王殿下…”李衿缓缓点了点头。“此蛊名为金蛇蛊,毒猛烈,沾之必伤,方才重俊遭那宿体的小蛇咬了一口,若不是我及时砍下他的臂膀,此刻已如三哥这般。”

 姚崇听得心惊胆战,怪不得刚刚见到一个血人被抬了出去,原来是义兴郡王。“殿下,”缓了缓,姚崇立即回道:“此事兹事重大,骇人听闻,臣恳请殿下彻查。”李衿面色肃然。

 “本宫亲自督审,近朝中有关此事的奏禀上书就交给姚公与右相及诸位同平章事,务必肃清朝内疑虑,不使谣言四传,令人作祟,危言耸听。”

 “是。”***是夜,庐陵王王妃,韦氏,长公主令夺去其正妃之位,打入天牢。是夜,长公主屏退所有狱卒,亲自在天牢之内审问罪妇韦氏。

 她一个人步入阴暗的牢房,站在中间,冷眼看着被绑吊在木架上的韦氏。韦氏头发散,眼神涣散,抬头瞧见李衿的瞬间,忽然发出一串诡异的长笑。声音嘶哑如炼狱的鬼,在这空的天牢里回

 “李衿,”她已不忌身份,声嘶力竭“你现在来假惺惺地审我?你真当你是有情有义?”“其实明明可以的,不管什么方法,若你提醒一声李显,说不定他可以不死的。”没有一点愧疚,亲手毒杀亲夫的韦氏,毒蛇一样的眼睛盯着李衿,嘴角讽刺的笑容,在这和充满腥味的天牢里,是那么的森可怖。

 她咯咯的发出低吼一样的笑声,手腕扯动铁链,金属磨撞的糙震刺耳膜。“李衿,你和你那个母亲一样惺惺作态,连我都觉得恶心!”

 “她杀了自己的两个亲儿子,还要在世人哭喊悲痛…呵,你呢?毒杀了自己的亲哥哥…哈哈哈,你以为我不知道吗?你就是要李显死!”

 “你根本就不想救他!哈哈哈哈,你只是借了我的手,将他铲除而已!”“还有李重俊那个蠢人,我既是要他助我,又怎么会杀了他的儿,分明是你…李衿!”

 “虚伪恶心,这才是堂堂的长公主,哈哈哈!”披头散发,囚衣染血的韦氏疯狂的大笑,不断扯动铁链,仿佛是要为自己看破这个披着尊贵长公主之身份,实际皮下全是不可告人的肮脏女子而拍手称快。

 令人骨悚然的笑声在天牢里回,李衿猝然握紧手中的倒刺鞭,扬手狠狠打韦氏。“啪,啪…”惊心动魄的裂空之音,皮开绽的血花飞溅,李衿一鞭又一鞭,面无表情地狠着韦氏。

 惨叫声不绝于耳,李衿却麻木地持续着动作,直到把韦氏打的体无完肤,奄奄一息。“妇!”微微出一口气,李衿突然高扬手臂,朝着斜空一挥,腕力带动鞭子在韦氏的脸上。

 “啊!”凄厉的惨叫传出很远,连门口守卫的士兵隐隐听见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韦氏的嘴被倒刺勾刮出一条长长的口子,鲜血淋漓,下裂开,豆大的血珠溅落在地上,褐色的渗入砖,血腥味更浓了。

 韦氏面目狰狞,哑声嘶吼,李衿又朝她脸上去几鞭,直让她整张脸皮都破相。嘴被打烂,脸皮都仿佛包不住,几乎要看不出这是张人脸了,李衿才终于停手。

 原本美丰姿的脸毁灭殆尽,变得狰狞恐怖,浓稠的血水一滴滴,沿着下巴落在的地上。

 “我是虚伪。”李衿缓缓上前半步,用鞭子挑起她的下巴,盯着她那张血模糊的脸。“你以为就凭一个李重俊,区区数百的左金吾卫,就可以坐拥我李氏的江山?”韦氏奄奄一息,却尽力翻起眼皮瞪着李衿,动血烂的嘴动“凭,凭什么…”

 仍是不甘心的,李衿见她如此丑态,轻蔑地一笑。“凭我有十卫忠军,凭我麾下有良将,凭我朝堂有贤臣,凭我是李氏的嫡女!”

 掷地有声,威势凛然。高宗亲封的嫡长公主,武皇授之的杀伐果断,李家的正统皇室,这是天家凤女的仪仗!放下鞭子,李衿望着低垂头颅的韦氏,冷冷道:“你这等跳梁小丑,何敢评论我的母亲。”

 一个能够谋杀亲夫,拎不清到底谁给她身份地位的人,如何能知一个女帝的谋略。无话可说,李衿扔下鞭子,拂袖出了天牢。天边已升起了一抹鱼肚白。

 “卿卿的伤可有大碍?”韩七早料着李衿会问,提前做了安排“沉娘子是右相送回去的,宫中医正牟清去瞧过了,皮之伤,并无大碍。”

 李衿默然,片刻后吩咐韩七:“把刑部侍郎李林甫传入宫来。”无尽的黑暗里,仿佛挣脱不掉的噩梦。突然,一张双眼血的脸凑到了眼前,脸上两个黑漆漆的空里充斥着怨毒和诅咒。

 “沉静姝,还我命来!”化作厉鬼的李裹儿面目狰狞,沉静姝一惊,最后竟然醒了过来。身体随之一腹传来隐隐地疼痛。“阿姐?”沉既明听见动静,顾不得男女之防立即开帘帐,惊喜地看着沉静姝。

 “你醒了,”他急忙让人去唤医正,又赶紧嘱咐沉静姝:“别动了,小心伤口。”“…”沉静姝脸色苍白,额头一层冷汗,显然被刚刚的噩梦吓得不轻。缓了一缓,她稍微动了动喉咙,问沉既明道:“于菟,衿…长公主呢?”

 顾不得自己的伤,沉静姝焦急地盯着弟弟,迫切地想知道那夜之后的事情。“阿姐,你冷静。”沉既明怕她动了伤口,忙道:“你先让医正帮你看了伤,歇一歇,我再慢慢告诉你。”

 宫中的医正牟清已被派到沉家,专门照料沉静姝,此刻已进屋来,沉既明便先让开。伤在处,沉既明自觉背过身回避,等到牟清检查完毕又再上了些金疮药,收拾妥当了,他才转过身。牟清简要说了下伤口的情况,然后就提着药箱先行退下了。

 “于菟,”她一走,沉静姝便着急着问:“那天我受伤之后,发生了什么?衿儿…长公主她…”“没事的,”沉既明知她心思,故而先给她一颗定心丹“殿下一切安好,逆拔起。”

 那夜实在发生了太多事情。先是长公主在赴庐陵王府家宴时,韦氏突然发难,公然栽赃,就此擒住长公主,以行不轨。

 再是义兴郡王李重俊救驾,却目睹父亲李显昏倒不省人事,待奔去查看,竟染了奇毒。后来就是曲江池的事情,太平公主和右相苏钰率公主亲卫入城,诛杀逆

 与此同时,藏在西市附近的不良帅肖豹,率众活捉与韦氏勾结的突厥人,将这股逆彻底清除。

 “阿姐你睡了一天一夜,”沉既明最后说“殿下已命刑部和大理寺联合勘验,证明庐陵王死于蛊毒,义兴郡王被殿下砍去一臂,不过因此逃得性命,现在据说还在昏。”

 堂堂亲王遭遇蛊毒而死,其子义兴郡王被断去一臂,可以想见朝廷内要掀起多大的。桩桩件件无不是震动内外的大事,沉静姝已经是提心吊胆,生怕李衿就此出了什么事。

 沉静姝忙就要撑坐起来,沉既明被她吓出一身冷汗,慌忙又把人按回上。“阿姐,”他道“我还没说完呢,长公主殿下并无大碍,倒是你担心担心自己啊,伤口不可妄动的。”

 沉既明嘴上劝着,动作却是强硬,坚决不许她下地来。沉静姝原本全心系在李衿身上,这时听沉既明再三说她并无大碍,心中募得一松时,便觉刺刺的阵痛从部蔓延着爬上来。

 “嘶…”她倒了口凉气,这会儿方才觉得疼得钻心,终于肯乖乖地让弟弟扶着躺下。“虽是皮伤,但伤得乃是紧要柔软之处,暂且是不能动的,”沉既明被,总算舒了口气。

 “还好那一刺没伤及内里,不然可真的是凶险了。”确如他言,沉静姝这动一会儿而已,沉静姝已经满头虚汗,脸色苍白如纸,一点也无。  m.UbuXs.COM
上章 夺妻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