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夺妻 下章
第81章 犯上作舏者
如此异状,李衿心中顿时生疑,然而极快地一想,又若无其事地站起身,径直朝李显走去。“三哥?”李显已经说不出来话的样子,李衿走进时,他突然眦目裂,眼底隐隐浮出黑红的血线。

 他忽然出手,一下抓住了李衿的右手手腕。力道大得惊人,可李显突然嗷的一声大叫,似乎极为痛苦,猛地松开李衿就往后倒去。李衿心中惊疑不定,这时突然听见身后韦氏一声高喊:“来人啊!长公主谋杀亲兄,屠戮手足了!”

 登时有嘈杂的脚步声响起,武延秀也跟着大喊大叫,随后便有十几人手持陌刀,包围了李衿。

 “保护庐陵王殿下!”武延秀大喊着,那仆从慌忙又把李显扶回去。局势突然剑拔弩张,李衿冷眼扫了一圈,周围十来个家丁,对面墙上还有几个弓箭手瞄着自己。果真是早有预谋,李衿哼了一声,看着韦氏“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谋害兄长了?”

 声沉如水,丝毫不慌,倒是让围住她的家丁们一怔。“莫要听此人胡言,”韦氏马上尖声叫道“你们都亲眼所见,李衿谋害庐陵王,给我杀!”李衿凤眸沉冷,坦然向前一步,喝道:“敢有随韦氏以上作者,本宫一律诛杀,绝不轻饶!”

 天潢贵胄,刻在骨髓里的威慑和气魄,一时之间,满院之人竟无真敢上前侵犯擒拿。韦氏气得生烟“你们给我上啊!”她简直是要暴跳如雷,可偏在这节骨眼上,突有破门跺地之音传来,顷刻间涌进许多着甲的兵士!“啊…”一人自房梁之上被抛投而下,直直砸在院中,脑浆迸,面目全非!韩七和老九两人几下清理干净瞄准的弓箭手,飞身落到李衿身边,厉声喝道:“谁敢作,有如此贼!”

 院中家丁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不轻,一人竟然子,手里的刀哐当落了地。韦氏也呆住了,心里慌张地想:我不是让李重俊先去控制住李鸣和皇宫吗?“毒妇!”

 双目通红的李重俊冲进来,举刀便要杀了韦氏“你还我儿命来!”幸而还有李千里拦了一把,李衿见状便喊道:“来人,拿下韦氏!”金吾卫本为皇室护卫,立时有人上前按住韦氏,在她嘴里了一团布。

 李重俊眼泪横,转而想到什么,脸色一变,转身往内院里跑,直奔李显的住处。李衿自然也想到刚才李显的异状,立即也往内院赶。

 “父亲!”李重俊率先一步冲进房内,只见李显平躺在榻上,双目紧闭,脸色已是青灰一片。根本不似活人!李重俊悲愤加,心中一股闷气淤积,他噗通跪在榻前,抓着他的手痛哭涕。

 李衿随后进来,见状也是一愣。她的三哥…死了?从前会把她抱在膝头,逗她玩,给她念书,给她带好吃的三哥,死了…李显确实懦弱无能,但对幼弟和幼妹,是打心眼里爱护,被放出长安途中,听闻李衿风寒,还特意当了一件袍子让人买些当地的珍惜药材送去洛

 李衿当然不缺那点药材,可她知道那是他们这些兄妹之间还残存着的一点骨情分。呆呆望着李显的尸体,李衿心里分明是难过的,却又干涩着仿佛根本没有情感。

 她已经见过太多的死亡,从大哥到她亲手…没有一个人逃过权谋的漩涡。李衿口闷得难受,她想上前,仔细看一看李显的样子,却突然灵光一闪,骇然想到刚刚的一幕!

 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腕,沉静姝送她的护腕,银线绣的一对凤凰,已经变成了黑色!“殿下!”李千里气吁吁跑了进来,李衿拦住他,一把出他间的陌刀。

 李重俊听见刀剑出鞘的响声,想回头,突然看见李显的袖中爬出一条寸长的黑蛇,一下咬在他的手上。尖锐的刺痛,李重俊的手从指头被咬之处开始乌黑发紫,迅速蔓延到了整条手臂!

 身体立时麻木,动弹不得,那黑蛇竟然顺着他的铠甲游了上来,吐着蛇信子蓄势待发。蛇头呈三角状,缩起蛇身要攻击李重俊喉咙时,李衿一刀将那黑蛇挑开。黑蛇被甩到榻一角,李衿手起刀落,把李重俊的整条右臂,齐劈砍下来!“啊…”一条黑透的手臂落在地上,李衿左手抓住李重俊的衣领,发力把人往后一扯,扔给脸都吓白的李千里。

 “把他带出去疗毒,”李衿手持陌刀,全神戒备“外头的人,准备火油来!”此夜注定是不平静的。谢鼎和谢守云从天还未黑时就早早进了宣平坊,躲进一处租赁的民舍里。

 今晚就是沈均承诺会把谢家长孙偷偷从牢里换出来,送到宣平坊外与他们回合的日子。换了囚犯,长安不宜久留,宣平坊距离延秀门很近,沈均保证可以送他们连夜出城。

 故而两人买足了绳子,只待约定时分,听着信号,爬坊墙坠绳而下,带着谢望早点出城。坊门关闭之后,宣平坊倒也安静下来,只听得偶尔的风声和树叶摇摆的沙沙声。

 到了月头高悬,竟然还一直没有信号,谢守云和谢鼎坐立不安,在房内焦躁地踱来踱去。就在二人神思不安时,终于听到窗外传来杜鹃的叫声,三长一短,非常有节奏。

 这便是沈均给的暗号了,两人细听了一阵,皆是狂喜,忙收拾东西,鬼鬼祟祟溜出民舍。来到声音最近的一面坊墙下,谢鼎着手把带着抓勾的绳子扔上墙头挂稳,用了拽了拽。

 确定稳妥,他先把带着的细软让谢守云拿着,自己先试着爬上去。这几天他没少练习爬墙,虽然动作依然不熟练,但至少能爬上去。跨在墙头坐着,谢鼎伏低身子小心观察,见外面一棵槐树下,隐隐站着两人。

 一人身形轮廓像极了谢望,杜鹃声音就从那里传来,谢鼎欣喜不已,忙朝谢守云打了个收拾,让他先把细软扔上来。

 谢鼎把东西接着,先扔到外头,用帮忙把谢守云拽上来,再想办法下去。折腾许久,两人终于下了墙,谢鼎把地上的包袱捡起来拍了拍,系在背上。

 他搀了谢守云,两人激动地正要往对面槐树走,周围突然亮起团团火光。一对兵士立即包围了两人“什么人?”长安宵是不许私自外出的,违者要被抓起关押,谢守云以为碰上巡防的士兵,急要掏一贯贿赂费。

 然而没等他笑着讨巧,队列之后突然走出一个领头儿模样的人。那人上下打量他们一会儿,冷笑一声:“突厥的细,来人!给我拿下!”***

 曲江池,芙蓉园。绿草芬芳,百花齐放,一盏盏绚丽的宫灯将园内的亭台楼阁点缀得璀璨,宛如天上人间。可这样美的景,却是今夜最危险的地方。

 “你若想要我的命,留下我便是,何必牵连这些无辜的娘子们?”落满白色花瓣的庭院之中,暗香浮动。沉静姝站在一众瑟缩惊惧的官家娘子们的前头,微微昂起下巴,将一柄刀刃抵在自己的喉咙处。这是李衿所送的,藏在金钗里的薄刃。泰山崩于前,沉静姝却依然面不改,并不惧怕此刻凶相毕的李裹儿。

 当初李桐何等气焰,叛军何等规模?彼时情势比如今更危险百倍,沉静姝都未曾惧怕过,此番又怎会为李裹儿这虚张声势之徒所恐吓。

 冥冥之中,她相信的,仪仗的,依然是李衿。即便已被数十死士包围,随时可能命丧黄泉,沉静姝仍旧从容淡定,眸中的坚毅不曾变过。

 “今在场之人,身份皆贵,若真要出了三长两短,不管郡主想要什么,都必定受损。”不是京中权贵的女儿,便是与宗室皇亲沾亲带故,这些娇弱的名媛,即便不顶事,也不可能随便处置,那无异于与自己树敌。沉静姝很清楚这点。

 “郡主是个聪明人,当知道,若此间真出了事,长公主会怎么做,”刀尖更加近,轻轻刺破细的肌肤,点出一颗暗沉的红豆“她不会放过你。”

 字字诛心,分明把自己当做了威胁谈判的筹码,李裹儿不攥紧了手心,妒火中烧。在这等境遇之下,居然还敢要挟于她,沉静姝仪仗的,不仅是李衿的势,还有她的宠爱。

 “你想威胁我?”李裹儿怒极反笑“沈大才女,我看你未免托大,太高看自己了。”“我确实只想要你的命,”她了一下上,像一匹恶狼,眼冒凶光。“你的长公主自身难保,会不会来难说,再者,以后她也就是我的枕边人了。”

 “…”到底是自己的心上人,沉静姝面上不,却难免担忧:衿儿会不会有事?神经紧绷到极点,此刻一直站在沉静姝身边的张婷终于开了口,喊道:“长宁殿下,此间之事不可!”谋逆之罪,可诛九族,当然不可。但长宁郡主并无回应,只是悄悄往后退了小半步。

 李裹儿一声冷笑,笑这张婷幼稚无知,她的姐姐,自然与她站一条线。不必理会这蠢儿,李裹儿仍旧盯住沉静姝,充满了嗜血的渴望。局势一触即发,沉静姝余光扫了一眼后头腿软的那些年轻娘子们,暗暗一叹。

 那些黑衣的死士们虎视眈眈,手持陌刀缓缓近,为首两人直冲沉静姝而来。也不知张鹤能不能及时来援,沉静姝握紧刀刃,改成朝外防御的姿势。

 腿稍有发抖,沉静姝也慢慢地往后退,她们此刻就在曲江池畔,至少不必担心背后合围。危机万分,就在为首一人即将冲沉静姝扑将过来时,猛听“轰”一声巨响!

 霎时如山崩地裂,似有百万雄师倾涌而入,四面火光映天,铁蹄声震。“包围芙蓉园,犯上作者,一律诛杀!”明明该在洛避暑的太平公主,一袭戎装坐于马上,与前去剿匪的右相苏钰一道,神兵天降。

 李裹儿尚未领悟这是怎么一回事,她所率领的数十死士,已被飞来的暗箭贯穿头颅。血花飞溅,刹那间染红一片,李裹儿来不及惊愕,后突然被一股力量狠推了出去。

 “呲…”刀锋如的撕裂声,沉静姝呆若木,不知道一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。掌心清晰的感受到由刀刃传来的威震,那是刀刃进人的挤。握着刀柄的手指感到了粘稠和温热,连下巴似乎被溅到了血,眼前好像变成通红的地狱。  m.UBuXs.Com
上章 夺妻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