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夺妻 下章
第79章 摩肩接踵
“我…”一切都太出人意料,李重俊的额头竟然渗出了汗珠。父亲之命,做儿子的自当遵从,但此刻他跪在那里,却不知到底该回答什么。

 因为李显的命令,是让他领兵配合,诛杀当廷的长公主,摄权干政的李衿,还于圣人。“圣人不能亲自决正要务,你我既为宗室之亲,自当清君侧,还政圣人。”

 李显声音沉沉,好像合情合理,却叫李重俊后背渗了层冷汗,口似了重铁,不过气。公然挑衅长公主,如此大逆不道之言,竟然出自自己软弱的父亲口中?“父亲,”李重俊感到了些许不安,还有一丝很微妙的怀疑“此事…”

 “此事如何了?”身后一声轻笑,韦妃端着一碗熬煮的羹汤,悄无声息出现在李重俊的身后。李重俊惊愕地回头,只见昏黄的烛光映在韦氏妖的面容上,令她如鬼魅一般。

 红如血,长眉入鬓,她的面目似乎被烛光所模糊,隐隐地透着戾气,直叫李重俊心惊胆跳。

 “母,母亲。”他慌张地低下头,转过身子,朝她一拜。韦氏勾起红到极致的嘴,似一只恶鬼,用深的眸盯着他。“你刚刚可是在惹你父亲生气?”音调好似也透着诡异,李重俊不详的预感越发加重。“我…”

 他伏跪在地上,狠狠咬了一下舌尖,钻心的疼让他终于能够说道:“既是父命,岂敢违背。”“好,”韦氏很满意,看向屏风之后的李显,嘻嘻笑道:“三郎可莫要生气了。”李显沉默片刻,嗓音低哑“你退下吧。”

 “是。”李重俊低着头爬起来“儿子告辞。”门吱呀一声关上,韦氏在原地站了片刻,才扭迈步,端着羹汤走到屏风之后。安乐从暗处走了出来“母亲。”

 “你学得很像,”韦氏满意地说道“虽然过于低沉了一些,但足以假真。”“我可练了很久,”安乐神色得意,忽而又看向韦氏端着的羹汤“这药…”

 “嘘,”韦妃眼神示意她“先让他服下。”安乐心领神会,点点头,上榻扶住李显。刚刚“说话”的人,此刻一碰就软趴趴地倒在安乐的怀里。烛光下,他的脸色青灰,竟是一团死气。

 气息微弱,安乐熟练地掰开李显的嘴,将汤勺伸进去按住舌,再由韦氏灌进汤药。做完这一切,安乐又让李显平躺回胡上。

 “母亲,李重俊真的会听我们的话么?”“当然,别忘了他的儿还被在我们手里,不听也得听,何况我们还有突厥的死士。”长安,太极宫。

 “从前总是我送阿姐,如今倒也终于有一回是阿姐送我出去了。”太平观的庵堂里只有姐妹二人,李衿抖开斗篷披到李令月肩上,认认真真地替她系好。

 “这道观,还是阿耶在时赐给我的,”李令月扭头望着侧面石台上端坐的三清道祖,突然有些伤感。

 多少年前,高宗为了不让藩国首领们将小女儿太平公主求去和亲,谎称小女避世修道,后来与武后一起,亲自督造了这座道观。

 观就在宫城之内,以李令月的封号太平为名。那时诸位皇子公主还都意气风发,李弘喜欢来这里寻太平说话,李贤爱来这儿躲凉,李樘和李旦则是来这里下棋对弈。

 往事不堪回首,如今同母同胞的兄长幼弟,只剩下李显和李旦而已。“阿姐,”太平公主看着李衿,眸里蕴着些哀求“三哥他…你会救吗?”

 “会。”李衿回答得很干脆,她也望着太平“我一定会的。”纵使天家勾心斗角,有些血浓于水的亲情,也总不是都会泯灭,只是外人不知罢了。

 “此番出宫,你当多加小心,”李衿道“诸事按部就班,一切照着计划行事。”太平公主点点头“你也小心,阿姐,万一…”“万一有变,先稳住长安,莫要自阵脚。”

 “阿姐…”这话听着就让人不舒服,太平眼里出担忧,她静静盯着李衿,突然郑重道:“没有万一!”李衿不置可否,只是笑笑“好了,你该走了。”宫外已备好马车等一切出行要物,太平公主走到门口,忽有转过身,双臂叠向李衿行辞礼。

 末了,她才重新转身,脊背直地走出庵堂。一切又恢复了安静,李衿负手望着石台上的三尊道相,目光幽沉。

 “殿下。”韩七进来,照例在她身后站定,拱手回禀道:“都安排妥当,张九龄也到了,有些旧友已经前去接他,只是我们的人没见着张婷。”

 “哦?”李衿转过身“为什么没见她?”“听说是途中染了小寒,受不得颠簸,故而先在长安城外的一处落脚村落歇息,待好转一些再回。”“我派人去查证过了,确实暂住在一户农妇家中。”并无可疑,李衿想了想,也觉得无碍。

 “你待会儿传个信给张鹤,让她转告静姝,张婷的事情先搁下,不必去探问了。”“是。”韩七记下,随后又禀道:“殿下,我们…是属下无能,一直没找到那名逃跑的刺客。”

 就是被白秋水抓了关押在右相府邸的那名刺客,本来李衿和苏钰的打算是故意放跑她再叫人跟踪,倒不料此人有些本事,竟然甩尾巴,全身而退。

 “我们暗中搜了好些可能藏人的地方,但就是没找到人,一无所获。”“…”韩七满面愧疚,李衿一想,也不责怪他。

 “算了,她被白秋水折去几成内力,不过凭着一点底子藏冬藏西,既然那人没有异动,就证明这刺客并不会破坏计划。”她没有回去韦氏那里,那么很可能已经逃出长安了。***“啊,啊…”沈府,仆人居住的廊屋里,悄然穿出靡靡之音。

 莲儿整个身子趴在铺着褥子的石榻上,撅高雪白的股挨着。金陵在她身后站着,间系着一条大的具,进出那的小

 “莲儿,真…”她一边笑骂着,一边在莲儿的狠狠掐了一下。“啊哈…”莲儿高声叫,意识到这是与人合住的廊房,又羞愧地咬紧嘴憋回去。金陵站在她身后,看的一清二楚。

 “怎么不叫了,嗯?”她啪的一拍莲儿的股,瓣颤出波,金陵趁机有一,把那具尽没入。“嗯…呃啊…”得实在太深,一下让莲儿又忍不住叫出来。“姐姐…呃,要死我了…”道早被具撑开,这次金陵又意挑了一大的,足以把莲儿的小全部满。

 被撵朝两边,中间富有弹口紧含着一具,放吐。“呼…”金陵放慢了一点速度,双手抓着她的捏了捏,在用力掰开,将含着玉和小菊都出来。

 也才及笄的丫头,私处生生的,金陵慢慢往前,低头看着那玉慢慢挤里。“啊…”口被大到极致,的玉往里弄着,光滑的柱身上早已了一层,黏黏的拉出丝来。

 已有些滴落在地上,金陵掰开小菊,将一中指沾了,缓缓地入粉的后。褶皱被迫弄开,一股满,莲儿得打颤,胳膊抖着在也撑不住,一下软趴下去。

 可股好高高撅着,金陵于是继续玩,中指顶开菊,深深地进入里面。“两张小嘴儿都紧得很嘛。”她一转手腕,在菊里的中指立刻抠到菊内薄薄的那层。

 “啊哈…”莲儿立刻叫了起来,两处皆入,后绷得厉害,而且被抠到的地方竟然了起来!“金陵姐姐…啊,啊,不行…”得太难受了,金陵此时又重重起她的来,有力地着,操控具干她!“啪,啪,啪…”

 合的躁动,金陵一下一下深深干着,撞得莲儿像要飞出去一样,身体在褥子上耸动。

 “哈啊,啊,啊…”呻不止,涎水都到了被褥上,莲儿得几乎要翻了白眼,在顾不得其他的叫。金陵见状,着菊的手指再狠狠一抠,随即退出来,扶好她的部。固定住莲儿,金陵忽猛快地,玉柱极速地捣弄,次次都顶进最深处。

 干得狠了,堵在里头泛滥,大的玉噗噗进出着,只把口干出一圈白沫。莲儿脸蹭着被褥,口水一片,她被干得了,翻起眼皮叫着,都被玉带着外翻。

 “呃…啊,啊…”整个道都给大的具撑开了,柱身上的糙狠狠磨着口,把里面挤占得满满的。

 每一寸都被碾开一样,深处的瘙被柱头顶撞着,引得阵阵收缩。噗呲噗呲,金陵奋力干着小狂耸,着那么么的了百余下“姐姐…哈啊…要丢了…”

 心一阵意,金陵猛地一拔,瞧着莲儿出来!柱头拉着丝,金陵干了莲儿,方才帮她擦了一擦。莲儿瘫软在榻上,神色离,稚的小脸红着,看来是极了。

 金陵将人翻过来,分开她的腿,把手指再滑的里,又抠又弄,把出来。道红肿着,不过依然可以紧紧缩住,金陵一边弄一边感慨:果真是名器。

 一莲儿就哼唧起来,着小,金陵拔出手指,莲儿那里果然又溅出几滴。“金陵姐姐…”莲儿知道很快金陵又要走了,软绵绵地唤她:“你,你何时会再来?”

 “会再来的,到时候接你去与我住,”金陵伸手摸摸小丫头“还有,最近莫要跑。”莲儿懵懂地点点头,其实她一个伺候人的,不受差遣的话,也就是在府里活动。

 不过金陵姐姐这么说,一定有她的道理,莲儿抬起水汪汪的眸“莲儿记住了。”“嗯。”***长安六年,初夏,太平公主李令月前往洛避暑,携府兵仆从数百,声势浩大。数后,蜀中突发匪,第一大帮鹰帮封锁一处关隘峡道,一夫当关万夫莫开。

 州府久攻不下,长公主令麾下十卫前往蜀地剿匪,右相苏钰出任监军,即刻领军出发。西市。店铺林立,市中大街惯常是人来人往,摩肩接踵,车马声吆喝声不绝。这样的地方连帷帽也不好戴,所以沉静姝改了胡服,一身男子装扮,省得麻烦。

 留心着两面的铺子,沉静姝东张西望,一抬头,看到前面门匾是写着坟典肆。这就是她要去的地方了。张鹤和柳七合力护着沉静姝挤过人群,三个人都不觉出了汗,互相看着有些滑稽。  m.UBuXs.Com
上章 夺妻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