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夺妻 下章
第78章 影影绰绰
“卿卿,是我不好,”李衿也是顺路来揩油,不料沉静姝醒着“对不起对不起,伤着没?”

 作势拉过沉静姝的手臂要替她查看,都忘了屋里没点烛火,李衿有点无措,关心则。沉静姝气呼呼地打了她的咸猪手一巴掌,忽然又一扑,抱着李衿的脖子投进她的怀抱。只是分开十几而已,这个让她每夜安心入眠的怀抱,就仿佛疏离了数年百年。

 “卿卿。”李衿一怔,随即心澎湃起来,呼吸不由加重。她也想她的卿卿好久了。千般倾诉也比不得水融,李衿立即解了自己的衣带,把沉静姝整个在榻上。

 “卿卿…”她真的忍不住“让我你的小,我快疯了。”说着便急躁地去沉静姝的衣衫,沉静姝被她弄得脸红,却也生了燥热。她…也渴得很。两个人马上赤相对,李衿早迫不及待,把沉静姝的腿儿一拉一分,出将将生了绒的私地。

 这些天没给沉静姝剃,不过这点长度刚刚好,李衿覆手摸了一把,直接按到那颗蕊珠。有些热,软软的,李衿深一口气,激动地掰开两片瓣,伏下去含住那处。

 “嗞…”她对准心狠狠一的,沉静姝跟着发颤起来,声音打着圈儿从间飘出来。“啊…”太久没有被填满,现在一触碰就是干柴烈火,沉静姝觉得魂儿都要给走了,内出了

 刺刺的茬扎得李衿鼻尖的,但美妙的正是她渴求的。李衿马上用舌挑开,冲进心一裹,直接玩耍着干起小来。“唔…”快来得猛烈,沉静姝不敢太过放肆,只好胡乱抓过肚兜,咬在嘴里。

 “呃…嗯,嗯…”舌头已经开始起来,顶着热渴的进出,舌苔刮在内壁上,酸得要命!

 里头的一波一波了出来,李衿直接着喝了一些,狂野的咽把沉静姝得羞。‮腿双‬却只能分开,敞着处由着李衿摆弄,受着那舌要命的,在瓣上来回扫吻。

 剧烈地刺,腿儿都打了抖,沉静姝用力咬住肚兜不出声,部却诚实地合李衿摆动。“唔…”热的舌每进一寸,热辣的便用力猛缩,死死裹夹住。壁的小都给李衿卷了去,沉静姝双手抓住被褥,身子跟着一起一伏,雪白的脯抖出波。

 衿儿…心里默默唤着她的名字,身子动情得化作一摊,内瘙无比,沉静姝收拢了一点‮腿双‬,渴望着被深深一。李衿着着媚,鼻尖顶着那颗珠,双向刺着沉静姝,叫她出身来。

 “噗…”沉静姝来得快,到了李衿嘴里,满是情的涩味。李衿并不在乎,她光着身子,只想干她。让沉静姝了一次并不足,她很快把她翻过来,趴在榻上。

 “卿卿,”估摸着沉静姝有点力气了“起来跪着,扶着杆,我要干你。”“嗯?”渴得久了,一次自然不足够缓解里的瘙,李衿中指从后陷在里抚摸,仔细地沾哒哒的,又热又感,滑,李衿中指陷在里,有意冲着心扣了一下。

 “嗯啊…”沉静姝发着抖,李衿一边抠着她的,一边用左手去摸粉的小菊。“快些,”李衿息着催促,往沉静姝上拍了一巴掌“我要你。”“嗯…”被折磨着沉静姝毫无办法,尤其是李衿抠进她口的感觉,实在太舒服了!好像所有的都能被缓解,得要死了…她终于慢慢跪了起来,嘴里咬着肚兜,手扶杆,前倾身子撅起了

 一对美丰盈地垂摆,李衿从后摸过去,一手捉着一只,先狠狠地几下。豆一下子就硬了,李衿一捏,故意用些力,让沉静姝发疼发涨。“唔!”痛起来,可同时自有一股意,沉静姝难受地呻,身子软得差点要跪不住。

 “小很久没被我干了,应该饥得不行了吧?”李衿一面挑逗着,一面把带来的玉拴在上。这是给沉静姝用惯了的,李衿握着玉柱,微微用玉头顶着沉静姝的

 “嗯…”被玉头磨来磨去,凉中带着意,沉静姝不摇摆部,想要那东西进去止了燥热。“莫急。”李衿顶着瓣,把抹匀在玉上,然后才直跪起来,握着玉进她的里。

 “嗯…呃…”玉头一下子滑了进去,尽没入,在最深处抵着感瘙。“好了…”李衿吻吻沉静姝的耳朵,双手往前握住她的,同时往上一耸。“嗯…”里一凉,玉头正好顶在瘙处,一下就得沉静姝快要去了。李衿知道她感,双手,贴着沉静姝的后背快速耸动,带着玉不止!

 干得猛烈,玉噗呲噗呲弄着,汁水都爆出来,李衿狂野似猛兽,不知疲倦地。“这就把你的小坏!”“啊,啊…”玉柱狠狠撞进去,榻被摇得吱吱作响,沉静姝得咬不住肚兜了,地叫了出来。

 “干得了?”李衿稍缓,继而改用双手扶了她的,再更加疯狂地耸,顶那水

 玉柱在里捣干着,深深撞进处,几十下,几百下的猛,让沉静姝感觉小都给捣碎了。酸得像是泡进醋里,逐渐又是一股意,沉静姝忍不住痉挛,脊背微微地弓起,奋力夹紧了玉

 上面的花纹狠狠擦着内壁,身后的李衿奋勇干着,玉毫不留情地深!“衿儿…啊,啊…要被你干坏了…”水来得烈,中一阵痉挛,了出去,李衿最后深深了几下,一拔。

 “呜…呃啊…”水淌了出来,沉静姝意识空白,吹,李衿却又把玉柱进去,让她含着。

 “媚夹紧些,不许掉出来!”高数次,沉静姝被弄得完全没了力,只能软趴趴地躺在李衿的怀里,朱微启着气。

 李衿倒是意犹未尽,一手揽着怀里面红耳赤的佳人,一手还在她处慢慢拨。玉柱还在里头,着一透的红绸在外面,李衿轻轻地一扯,惹得沉静姝又是一阵颤抖。

 “衿,衿儿…”沉静姝软软地求饶了“不要了…”那里都给她坏了,要是再弄下去,指不定三天都下不了榻。

 “嗯,”李衿微微一吻她的额“不弄了。”说着一用力,噗的把玉柱拔了出来。飚飞几滴,沉静姝呻不止,小自然而然的翕动起来,像是还在饥渴。

 “卿卿真美,”李衿把玉柱放到一边,继续将手盖在沉静姝的私处,轻轻着那长出的小茬“过些天我再给你剃一剃。”“…”还真是三句不离房事,沉静姝攒了点力气,在李衿上掐了一把“登徒子!”

 “呵,”李衿笑了笑,把沉静姝搂得再紧了一点“我这样你不喜欢?”哪有人如此直白,沉静姝羞涩万分,饶是已经做过更羞羞的事,仍然红了脸。她抓着李衿的衣服在她怀里窝了会儿,突然抬起头“衿儿,你…最近可好?”

 李衿晓得她问的是韦氏之事,毕竟回京这些日子,都是风平静。“都很好,”指尖绕起沉静姝的一律乌发把玩,李衿又笑笑“倒是有件事,想要卿卿帮我。”

 “什么事?”沉静姝起了好奇“你要我做什么?”李衿不急着回答,先问她:“你可知张九龄已经从岭南调任长安了?”张九龄,进士登科,十三便可作佳文,实乃文笔斐然的大才子,声名清直。

 沈均既同为文坛才子,自然也与这位张九龄有所集,不过神龙二年,李樘登帝位不久后,张九龄就奉使岭南,一直未归。

 如今李衿说他将归,沉静姝不由道:“我听闻张公在岭南大庚岭开荒拓田,很得敬重,可是因为这个擢升回京的?”李衿点点头“算是一部分原因吧。”

 稍顿,她又问道:“卿卿可知她为何奉使岭南?”“因为…”沉静姝思忖片刻“他是直臣?”直臣为谏官,便该如那魏征一般为君王之镜,但同时也因为他们太敢冒死谏言,所以有所局限。

 “直臣可正风气,然我为女子,偏要登临帝位,自先需雷霆手段,暂不容这些直臣谏言。”李衿牢记母亲的话,既要摄权,就要先把这些“阻碍”的直臣暂时“清理”出长安。如今局势安定,再把他们调回朝中任用不晚。

 “卿卿知我也,”李衿笑了笑,却又接着叹了口气“不过你是不知道当初他和姚崇吵得多厉害。”两人都是正人君子,不会暗地搞些小动作,于是嘴上就互不相让,又时常政见相左,所以经常斗舌。

 “有时候能从兵部吵到政事堂,旁征博引,互相辩论滔滔不绝,都不带气儿的。”想到两个年纪不小的老家伙孩子似的吵来吵去,沉静姝也不好笑。

 “那现在姚相可还在朝呢,你不怕张公回来再和他吵上几百回了?”李衿表示无奈“张说上书磨得我快烦死了,天天提张九龄…不过他也离朝够久了。”沉静姝理解地点了点头“那你想要我做什么?”李衿拉过沉静姝的手臂,轻轻在她掌心划了划“张九龄的独子张拯,你可晓得?”

 “嗯。”“张拯的正房给他生了两个孩子,张骐和张骥,还有一个女儿,张婷。”沉静姝知道她,因为与自己同辈,父辈同朝为官又是相识,故而从前还在长安就多有往来。“张婷还在长安住时,和一个人多有来往,”李衿顿了顿“长宁郡主。”

 沉静姝一愣。长宁郡主,庐陵王李显的三女,是韦妃身边仅存的两个女儿之一,除了安乐,就属长宁最受宠。按辈分算,两人相差不大,不过这时候说起,沉静姝马上明白李衿的意思。

 “衿儿想让我去探一探张婷?”***夜深人静,庐陵王府。书房,画着鱼戏莲叶图的屏风后面,李显盘腿坐于胡上,面朝内,背朝外。

 屋里的光线很暗,影影绰绰,榻侧一盏烛灯将他模糊的背影拉得很长,黑团团斜在墙上,如庞然大物。李重俊跪在地上,动了一下嘴“父亲…”言又止,沉默很快又被李显打破“我刚才说的你可都听清楚了?”  M.ubUXs.cOM
上章 夺妻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