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夺妻 下章
第62章 头系抹额
案头奏章已经是中书侍郎和舍人共同筛过一遍,苏钰既为中书省之首,还需再行批阅,查缺补漏,决定那些该送与长公主知晓。

 这样的状况自李衿出京布局之后便已维持许久,白秋水心疼苏钰辛苦,总是在深夜为她熬些提神温补的羹汤,免得她疲累饥渴。莲子羹汤清透,汤面上浮着润开的桂花。就着温热,白秋水便催苏钰先喝了这汤,歇息片刻再行批阅奏章。

 苏钰倒也顺从,先将看完的折子放到手边,抬过精致的青瓷白花瓷碗,舀了一勺羹汤小啜。白秋水将托盘搁到地上,跪上坐,轻挪几下,在苏钰身边坐好。“衔蝉,我去审过了,她说了豫王。”

 “哦?”苏钰面上无惊无喜,只是笑笑“小满觉得几分可信?”“五分。”想了想,白秋水兀自摇头,又改道:“三分。”苏钰动作稍顿,扭头看着白秋水,勾了勾角。

 “为何?”白秋水正道:“蛊,起于苗疆,江湖中传得神乎其神,言杀人无形,但实际并未如此神通。”

 “诡之处自然有之,譬如这次的媚蛊,不过是通过利用蛊虫养寒喜热的特,趁男子燥热时种入对方体中。”

 “其效却不必过于危言耸听,媚蛊虽有控制之用,但不可长久,若不及时回收蛊虫,会令中蛊之人沉沦,只知合。”

 顿了顿,白秋水又道:“所以若要操纵人刺杀太平公主殿下和圣人,中蛊时长不可太久,既然如此,何必要寻豫王府中的侍卫,宫内出入的卫军不是更加便利?”

 “再者,我才去惜花楼就抓了她,而且做刺客的,这招供也太容易了。”“嗯,”苏钰赞许的点点头,随即又促狭地挑白秋水一眼,意味深长道:“当初要小满招供,可叫我冥思苦想了许久。”

 提及这事,某些旎浮上脑海,白秋水登时脸红。苏钰见她娇羞,不轻笑,好一会儿才扯回正题。

 “宫中医正用了你的法子,被抓的豫王侍卫已经恢复神志。”又喝了一口莲子羹,苏钰放下碗,幽幽道:“巧了,他招供的人,也是豫王。”白秋水一惊,皱眉。

 “那衔蝉以为…是豫王吗?”苏钰不答,只拿起案头一份记录递给她。白秋水疑惑地展开竹简,见里头是那女刺客的户籍记录以及不良人摸查的一些线索。

 瑶青娘,凉州人士,两年前冬末入长安,在平康坊的神女院做了一名红倌人。“衔蝉,这…”“两年前,正好是李衿与我商计引蛇出之计时。”具体时间相差旬月,瑶青娘入长安要早,彼时尚且风平静,计划根本绝无的可能。如果那时她就已经含着不可告人的目的,那么只能说明,另有人想要谋,而这个人不跟魏王是一路。

 “那,”白秋水眉头锁得更紧“真是豫王?”苏钰不置可否。是豫王吗?当然有可能,但在这暗涌动的长安城,有一个人比他嫌疑更大。

 喝完最后一点羹汤,苏钰将碗递给白秋水。把堆在头几份的奏折拿来,理了理,先挑出夹在其中张柬之和姚崇的两份。

 两人一个是虽挂虚职却依然声望颇隆的复辟老臣,一个当今正受重用的阁老,苏钰把他们的奏折放入报送长公主的黄袋里。“小满,明去一趟张姚二位阁老的府上,把我的手书给他们,避着些耳目。”白秋水接过,看看名字,记下。

 “我现在念一首诗,你替我写下,联络玄机阁飞鸽传给李衿知晓。”***“啊,沈姐姐…”

 李衿双手支撑着身体,两腿曲起朝旁打开,一副放纵合求的模样。腿心处着沉静姝的手指,她的小腹都绷紧了,狠狠地夹住沉静姝的手指。

 “唔…”沉静姝对之事已经掌握了不少,但依旧留着几分羞涩,如她本人一样,进出的手法都满是矜持。手指始终不紧不慢,李衿耐不得渴,可又觉得她这般做法,实在是勾得情丝悠长。

 “沈姐姐…”李衿低头瞧着自己的一丛密草,两青葱纤纤的手指正在那处斯文地进出,带出噗呲噗嗤的水声。“嗯…”舒服每寸筋骨都仿佛通透,李衿放肆愉地呻…她放在心上多年的人,正在她。

 当真是情丝妖娆,李衿仰起下巴,收紧自己的,夹着沉静姝的手指,息道:“卿卿,重一些啊。”沉静姝进出果然快了些,学着李衿的做法,双指重重往里一,弯起手指一转。

 “啊哈…卿卿,做得很好…”彼此都香汗绵绵,沉静姝双颊燥热通红,眼望着李衿被自己弄,竟也格外起。女子那处当真是个不同之地。她手有点酸,李衿却夹她夹得紧,依恋地裹着手指,将所有晶莹都抹在手指上。

 “啊…”被沉静姝多次进出,李衿忽然太合着一撞,让自己高出来。“衿儿…”沉静姝缓缓把手指往外拔,李衿忽然抓住她的手腕,笑着将人往前一拽。“嗯?”本是跪坐的沉静姝,身子不由自主地前倾,李衿顺势坐起,让她正好扑在自己身上。

 如此前趴在对方身上的姿势,沉静姝不得不用手臂勾着李衿。她想重新恢复跪坐,处却突然遭了一摸。两手指熟练地抚上花,用指夹住,慢慢地,摩挲,弄着她。

 “嗯…”沉静姝感地轻颤,李衿低沉的声音便在她耳边响起“沈姐姐得很呢。”若有若无的笑声,勾人心魂,沉静姝更加感了,身体软下来,全由李衿托着她那处。

 “可想衿儿你,嗯?”手指捏着瓣,指尖来回刮蹭,慢慢地玩处,又滑过去在小菊一抠。

 “啊…”沉静姝夹紧,李衿一笑,手指又滑回处,且勾着那核把玩。“可想衿儿弄你?”李衿且勾着她,笑道:“卿卿,说出来…”

 “呜…”处真是渴了许久,被李衿稍稍一摸就了很多水,小菊口被她一抠,又十分。深处有种空虚,伴着她的情动愈演愈烈。“嗯…”被‮弄抚‬的口一收一紧,沉静姝颤栗不止,终于细细声声地说道:“衿儿,弄我…”

 李衿满意地偏头亲亲沉静姝,又曲起指头,用直接顶着她的花珠。“好卿卿,且把你的手指也我小里去。”她还是坐着叉开腿的姿势,沉静姝扑在她身上,很容易可以把手伸下去

 “唔…”沉静姝心头亦是一阵燥热,耐着腿间那异样的酥麻,她缓缓把手伸下去,摸到那丛茂密,把手指从了进去。尽没入的同时,李衿突然将两指进沉静姝地,狠狠地干起来。

 “啊…”凶猛地捣进酥软的,指头重重地辗着刮着,仿佛要把里头搅成烂。小小的凸起处更糟蹂躏,李衿慢慢退出,又深深入,指头撞在那处,再狠着研磨。

 “嗯哈…不行了,衿儿…”实在太满了,里紧紧地搅成一团,道好像得弓起来,一股酸意酝酿着要爆发。

 偏偏是这样的姿势,小只能无力地下沉,于是小被手指弄得更深了。十,数十…沉静姝发出媚极的呻,右手抓着李衿的后背“要…去了…”

 ,沉静姝被得高,同时感到手指一紧,李衿的小用力夹住了她。“沈姐姐…”

 李衿抱着软下来的沉静姝,一同向后倒在鸾车上。沉静姝到了,在高的余韵里徘徊,李衿便只好自己伸下手,带着沉静姝的手指自己的儿。

 “沈姐姐,哈啊…”终于也出来,李衿慢慢拔出手指,却仍让沉静姝着她的小。Emptyreplyfromserver长安,崇仁坊,沈宅。沈既明早起晨省后,由仆妇伺候更衣,且先用了些膳食。回京之后沈均一直对外告病,闭门不出,故而沈既明也上表称守孝悌,居家陪伴父亲。

 新封的礼部尚书郎,还未到职便宛如闲居,也着实为本朝一大奇事。但现在,即便是御史,也没有追究他的。

 一是守孝悌为人子之本分,二是救驾之功,说救社稷于危难也不过,三则是关于沈家长女的传言。这位曾以“小道韫”之名轰动长安的才女,遭魏王威于城楼时,竟还可镇定自若,条理不地慷慨陈词。

 早有人将那番掷地有声的反驳之言传了出来,见者无不称奇女子,堪与唐初的平公主,红拂女等女中豪杰相提并论。不过市井中传最广的还是长公主飞马相救,酒楼茶馆,说书者绘声绘,更暧昧地暗示这位才女似有侍奉之意。

 无论何种传言,沈家确有飞黄腾达之迹象,在一切模糊不清前,最好不要得罪。何况高居阁位的那几只老狐狸,谁都没出声,有一两个胆大的御史上书弹劾,奏疏如泥牛入海,杳无音信。

 总之该静观其变,但牵动朝臣最重要的事,却不是追查沈家种种,而是豫王。齐王李典因私通已被诛杀的魏王李桐而被软府中,群臣都以为这又是一场屠戮宗亲的预兆时,一切又都风平静。纷纷揣测,可打着秋千的心还没落地,豫王李旦竟被牵扯进刺客的事件里。

 豫王李旦不同于一般宗亲,他是高宗与武后的幼子,做过龙椅的睿宗,当今圣人的舅舅,更是摄政长公主的亲弟弟。

 几重身份摆在那里,谁也不知道,刺客一事还能搅浑多少水,牵扯多少龌龊。平静的风云霎时暗涌,无人察觉,某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暗线,正在牵引着风暴。

 “大郎。”沈既明刚把最后几粒粟米扒进嘴里,府中管事便来报:“门外有客访。”随之递上名帖,沈既明结果随便一翻,眼神微微一变。不乏有轻蔑之意,他且合了名帖,又递回给管事“吾父病中,不宜见客。”

 既是回绝,管事便收好名帖,出去还客人。仿佛什么也没发生,沈既明不慌不忙将饭后清口的茶用了,起身往祠堂去。

 长安的旧宅多年未回,祠堂已是庭院不除,尘埃满地。沈既明却自在祠堂外跪下,叩首三拜。祠堂内,沈均一身宽袖的青白素袍,头系抹额,盘腿坐在一张草席上。

 他双手置于膝上,得很直,肩背的轮廓有些僵硬,显然已经在这里胡坐很久。“可是有人来了?”  m.UBuXs.Com
上章 夺妻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