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夺妻 下章
第57章 已经洗过
目标是小圣人和太平公主,因为右相突然封城,他们措手不及,仓皇出逃时,一个被杀,一个被豹韬卫大将军李元芳生擒。

 不过审问的下场同样是一言不发。区别只是,长安皇宫的刺客,竟是豫王李旦府上的侍卫。牵扯到李旦,这可就有些微妙了,右相苏逸立刻让人把他秘密转入天牢,严外传此事。

 但也不能放任不管,苏逸也派了心腹调查。白秋水看过那人的身上,没有青纹狼头纹身,倒在他侧颈处,看到的一个很不起眼的红点。

 颜色鲜似血,绝非自然而生,白秋水忽然就想起一个江湖上的传闻。自她因“武痴”和“杀孽”被逐出峨眉,在江湖偶尔私接刺杀的活儿讨生,听说过一种专门由女子施行的暗杀之术。

 刺杀并不直接进行,而是先接近目标,施以媚术,,然后再其身上施下媚蛊。待全身而退之后,媚蛊得不到原主的滋养,目标数后即会暴毙,可谓查无可查。

 但这种媚术本身极为难练,江湖上能以其术杀他人的,少之又少。不过媚蛊也不是无法可解。白秋水目光如炬,她打听过,那个行刺的侍卫,无事时最喜来这惜楼饮酒作乐,也最爱在这间小厢对影独酌。

 媚蛊一次只可种一人,苏逸消息封锁得极快,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,给他种媚蛊的那人,应当还不知道侍卫已被关押天牢。王府不便出入,她或许还会再来此处接头。

 “小郎君…”正思忖间,忽闻一阵香气,浓而不腻甚是勾人,似乎直往鼻子里钻。白秋水心中一凛,迅速敛了气,运息。她扭过头,看向帘托盘的女子,不动声。此女浓妆抹,面白红,身着一身藕襦裙,襟口处酥出。

 那双眼睛媚意无边,只见她水款摆,弱柳扶风,风情万种地步入小厢,将手中托盘搁在案上。“可是小郎君要的吃食?”盘中,一碗羊酥酪,白如凝脂,上点缀一颗剔透樱桃,若雪中一点红,精美非常。

 一壶百花酿,白瓷壶身描绘仕女,而不。白秋水默然无语,那女子于是更加欺身近前。忽地,她身子一滑,竟是扑入了白秋水的怀抱。白臂上她的脖子,女子媚眼如丝,吐气如兰道:“郎君,可知有花堪折直须折…”

 “啪!”一记巴掌清脆响亮,不留情面的打在白秋水雪的玉上。“啊…”即刻泛起了红,白秋水眼眸含泪,委屈巴巴地呜咽“衔蝉,我没有…”又是一记巴掌拍下,右相苏逸面若冷霜,挥手在白秋水的股上打。

 “那刺客碰你没有?”语气相当不悦,醋意满满,白秋水哪敢再抵抗,连声道:“没有没有…”“啪!”“说,你碰她没有?”“呜…没有…”

 峨眉山天资最高的小徒弟,虽然被逐出师门,但在江湖上好歹是刺客榜的“榜首”如今却被不会武功的右相扇打小,姑且说是天道好轮回吧。白秋水已经要哭了,股火辣辣的疼,肯定是被打红了的。“啪!”又是一下。

 “啊…”若是按她遭过的师门规矩,被罚当是要怒火中烧的,但打的人是苏逸,便不同了。瓣火烧火燎,那处紧密的儿却渗了点点气。夹紧的,股随着微微鼓动,白秋水感觉自己的那处了,的。被打竟然也能…好…“嗯…”羞愧地咬了嘴,白秋水低下头,无地自容。“小满。”苏逸终于住了手,该覆住她的,轻轻地抚摸起来。“你可知我有多担心?”她沉沉叹了口气,满是怜爱和担忧地摸了摸白秋水乌黑光滑的发。

 “豫王李旦不同别人,是殿下的五弟,如今莫名牵连入案里,关系重大。”“那,”白秋水扭过脸,抬头问她:“我抓了刺客,可对衔蝉有用?”

 一双眸子还含着泪,却是黑得发亮,单纯得令人心软。白秋水只是关心苏逸,别的都不在乎。苏逸默默替她发红的雪,笑道:“自然是有用的。”

 把藏在长安的幕后刺客拔出来,省了许多事情,当然帮了她大忙。但也很危险。“小满,”苏逸放柔了声音“以后莫要不与我说,就去做这种危险的事情,可记得了?”

 白秋水被她温柔的眼神一溺,红霞顿生。“唔…我知道了…”心甘情愿地服了软,苏逸一笑,忽然将手一滑,将中指探进了股

 白秋水面色更加红了,下意识夹紧了。苏逸依然风轻云淡,她将手指再往里探了探,道:“了。”却有微渗在密丛间,苏逸慢慢地抹着,在股里前后弄。

 “啊…”那处被这般安抚,白秋水忍不住起了快,愉悦地低。“小满,”苏逸嗓音低沉“把股撅起来。”

 明显是要行那事,衣冠不整的白秋水颤了颤,心脏跳得飞快,也不知是抗拒还是期待。苏逸又拂了一下花心,入不入,催促她道:“快些。”

 “唔…”羞赧万分,却终于还是照做,白秋水膝盖慢慢曲起,撅起股。白的曲线柔美之致,苏逸爱怜地摸了摸,随机就滑到那吐的嘴儿处,将一手指了进去。

 “啊…”层层叠叠的软被破开,白秋水登时舒服得颤抖,呻不止。“松些,小满,莫夹这么紧。”

 “嗯…”手指缓慢地进入,白秋水感受着里头一点点的深入,正放松时,突然听见门响。管事前来禀报:“郎主,成王李千里殿下前来递了名帖。”

 好端端的来扫兴,苏逸不气闷。李衿这人倒是会躲懒,把京城这些烂摊子都了她处理,自给儿在外逍遥快活。却也是无可奈何,苏逸只得说:“把人先引到正堂去,我一会儿就去。”

 管事领命去了,苏逸这才继续白秋水的小。被一惊扰,白秋水又夹紧了许多,苏逸遂用了几分力气,就着猛起来。

 动作无端含了几分怨,的动作也烈,手指尽没入,直捣黄龙。“啊…哈,嗯…”心突然被弄得猛,次次点到感的小,起了酸

 “噗…”了出来,苏逸更加顺畅地进出,白秋水登时一紧,高了。然而心底却是有些失望…这与往日相比,也实在太快了。苏逸拔出手指,左手抚了抚白秋水的头发“你且忍忍,我马上就回来。”***“嗯…哈…”沉静姝腿间泞一片,她被李衿侧抱着坐在大腿上,不断地受着入。“衿儿…你怎的…”腿心已经被得麻了,连花核都被的不能再肿了,可是李衿仿佛还未餍足。

 “咕滋…”左手揽紧沉静姝的,右手并起双指,依然进那里转动。“嗯啊…”李衿只管弄,末了又拔出手指,弯起指节夹一夹那肿大的花核。

 “卿卿的小真是好紧,”她再度将手指抵着花进去,深深地震动。“都了这么久了,还没有被干松。”边说边加快进出的频率,把里头的通通干出来。

 “啊…哈…”里又又股,尖锐的酸意直冲上来,沉静姝一颤,中猛地缩起,出小。已经不知道被李衿弄得吹了多少次,只知自己像是一直飘在云端,不断的高

 酥软得没有一丝力气,沉静姝抓着李衿衣服的手都有些抖,眼皮也重得像挂了铅暖暖的快余韵漾,沉静姝到底还是没撑住,靠在李衿怀里睡了过去。

 把人从里到外地折腾够了,李衿才终于肯罢休,且拿过软帕替沉静姝擦了擦,又把人裹严实,抱着下车,换到另一驾鸾车上。

 路途漫漫,尚可美美睡上一觉,鸾车内暖香醉人,李衿拢美人入怀,相拥而眠。这一觉便到了薄西山。沉静姝醒来的时候照例没看见李衿,却闻到一阵飘香的味。

 她下意识地耸了耸鼻子,随即便看到李衿开帘子,笑道:“卿卿,下来吃些东西吧。”行队已经在此扎营,休整之后再继续往洛行进,估计明午时便可到应天门。

 沉静姝一看自己穿着里衫,应该是李衿替她换的,便将外袍穿了,准备下车。可是不动不要紧,一动才发觉腿软得厉害,几乎是要站不住。不觉羞红了脸,沉静姝暗自咬了咬嘴,暗道纵果真是伤身。

 李衿甚是细心,见沉静姝神色有异,便登上车辕,将沉静姝拽过来一抱,从容下车。此处可不比温池山庄,周围都是营里的男儿郎,虽说都顾着生火扎营,但总归让沉静姝觉得羞赧。

 大庭广众之下,被长公主抱着,也实在…李衿倒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,走了两步便把人放下了。沉静姝身子偏瘦,体量甚是轻盈,李衿将她轻轻放下,她李衿避嫌似的躲开半步,局促地整了整衣袍。

 沈氏才女当然不可失仪态,李衿却暗笑:果真是沈呆呆…这做都做了,如今倒还避什么嫌?正含情脉脉地看着沉静姝可爱又拘束的小动作,忽听身后一声炸雷般的汉嗓音。

 “殿下!”何子洲满面红光,兴高采烈地走过来。他手里拎了两只奄奄一息的肥兔,憨笑着,语调快地汇报:“殿下,这林子里可有些吃的,我们刚刚发现几窝兔子。”

 何子洲是个直的军汉,又一直追随长公主,故而也没那么繁文缛节,提起兔子给李衿展示了一下,便笑道:“我给殿下把兔子烤了吧?可新鲜呢。”他又看了一眼沉静姝,同样是自来,不拘小节,朗道:“沈娘子可偏些什么口味?”

 端庄的才女,突然被一个糙的军汉当兄弟一样,难免有几丝不习惯,正自想着怎么回应才好时,李衿适时地替她解了围。“子洲,我这里留半只兔烤了就行,剩下的你和弟兄们分一分。”“这…”何子洲挠了挠后脑勺“太少了吧?”李衿笑笑,依然让他只留半只就是。何子洲没法子,去找刀子分那半只兔去了。

 他前脚刚走,何子仁后脚就过来,按着礼数向李衿行了军礼。他比他的大哥要沉稳寡言些,只是默默把用布兜着的野果子放好就告退。果子都是新采的野果,已经洗过,沾着颗颗晶莹的水珠,李衿挑了一个红红的,递给身边的沉静姝。  M.uBUxS.cOm
上章 夺妻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