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夺妻 下章
第54章 甚是乐衷
“呜…”硬生生遏止高,比那憋着不得解渴更加地挠人心肝,叫人死!“衿儿,”沉静姝眼角含泪,颤颤地哀求道:“你可…重些啊…”李衿表示很无辜“我已经很重了。”

 那股席卷的快就是上上下下的到不了,沉静姝不赌气,可低头一看,李衿弄小核确实不曾吊着她。可是为何如此折磨人?“衿儿…嗯,再快些…”

 沉静姝也不由跟着律动,想要配合弄花核的手指弄出来,可是依然还是只能滞留在那里。

 身体都弄得疲惫了,还是没法出来。她只能无奈地靠着李衿,娇,受着这上不去下不来的。小核倒是给得肿了,起到极致,尖头都冒出了一点最的芽儿。

 快都在淤积,偏就是厚积不发,始终用那酸麻感折磨着她。“嗯…”舒服又不舒服到极致,犹如隔靴搔,只是中的去几分罢了。

 李衿倒是不急,兀自轻拢慢捻抹复挑,持续玩那已经红肿的蕊珠。沉静姝哪里知道她给她用的媚香,是何等厉害的物什。

 这无论如何肿,如何不出来的煎熬,便是那媚香的功效。李衿缩回手,将那沾满媚的手指放在鼻端一嗅。果然暗香浮动。将怀里的软酥酥的人儿放平,李衿且拿了早放在车内的红绸,绕住沉静姝的双膝,又栓到两侧车厢壁的铁环上。

 户由此大,李衿一面欣赏着这桃粉吐水的,一面从锦盒中拿出那对“尖飞燕”轻轻夹到沉静姝的尖上。

 微微的疼,沉静姝不扭动起身子,双手想要去拿下那夹着自己尖的东西。李衿倒也不管她,只看沉静姝的一只手抖抖颤颤地捏住“尖飞燕”时,突然伸手对着她翘地花核猛探了几下。

 “啊!”尖锐的麻感顿时袭击娇,沉静姝一时了气,不得已放开了“尖飞燕”夹子一松之后有一夹,头登时疼,却也因这微微的疼而起了意。

 “啊…衿儿,呜…”两颗豆犹如被狠狠捏住,沉静姝不住颤抖,双手无力地摊开,下头的户又出缕缕芳泉。

 李衿挑了一丝晶莹细嗅其芬芳,现在小核没了她的刺内很快就会饥渴了。眼看心紧紧收缩,李衿素指捏起一颗满的樱桃,分开那小嘴儿,喂了进去。“且让卿卿的小嘴儿也尝尝这樱桃。”宫廷御贡的樱桃,颗颗皆是满佳品。

 李衿双指按着瓣,朝两边把处大大分开,红的汩汩着香泉,足有珠子大小樱桃,红润剔透,李衿将它沾着,中指顶着,慢慢地往里推。

 道因为媚药而异常紧致,不过樱桃皮滑,加上地滋润,一下就被了进去。“啊…”沉静姝蜷起脚趾,‮腿双‬被拉开固定着不能动,于是里的异物感异常明显。李衿不急不缓地着,逐渐推进,媚“咕噜”一下就把樱桃吃了进去。

 圆圆的一颗撑开口,又被着进去,堵在道里。顿时感到无法排解地肿,可是里的媚药已经进入了下一阶段,开始发了。

 “嗯哼…”是从心扩散的,沉静姝下意识地想夹起腿磨蹭,却又被绑着。恰在此时,又一颗樱桃被了进去!“嗯啊…”樱桃磨着发口被进去,骤然被夹住时,有种被填满的足。

 沉静姝舒服地打颤,同时道已经不知饥渴地裹着樱桃,像是要挤出汁水一般。随着不自觉地收缩卷动,圆珠似的樱桃也在内摩擦,不断地被挤

 又被入一颗,足足六颗樱桃拱在道里,满满地挤着,把小腹都弄得鼓起一点。“啊哈…”似乎也在这样的挤运动里得到了快慰,沉静姝,奋力一夹。

 “噗…”一声轻轻响,樱桃竟被小夹破了。沉静姝软绵绵地瘫下去,李衿随即瞧见她那张小嘴儿,出了水红的汁。

 “卿卿真是会夹呢。”李衿低下头,舌头着把那些樱桃汁混着的小水都喝下去。咸涩里有一丝酸甜,端得是美味。“啪!”李衿突然重重打了一下沉静姝的雪“再夹紧些,夹出汁来给我喝。”

 “呜…”雪被这么一打,波及到的还有,只见头夹着的那对“尖飞燕”摇摇颤颤,当真如一对飞燕展翅。

 无限,李衿也兴奋起来,扬手对着那对雪就连打好几下。“衿儿,衿儿…别…”沉静姝身子被她打得一,雪都被打得泛红,尖飞燕更要振翅飞。

 无端被如此打,沉静姝心里委屈,却又抑制不住身体的快。“呜…衿儿,不打了…”小因为微微地疼而一次次收缩,樱桃悉数被夹烂,果核混着果滚动。

 中顿时是酸得不行,李衿瞧那汁水被打出来来,连忙低头,覆上那处,奋力的。“衿儿…你…”一滴也不舍得浪费,李衿得用力,舌头也冲进去戳顶,搅着里头的樱桃。

 儿哪经受得了如此刺,软舌狠狠拨弄着里头的果核果,或是用舌尖摩擦那小小的褶皱。

 “呃…”沉静姝叫出声,只觉得里翻江倒海,果核被卷着刮蹭内壁,颗粒感叫她快迭起。简直是乐无穷,李衿捧住沉静姝的,直接用舌头。津与樱桃汁和水混合,成一片,沉静姝浑身抖颤,尖飞燕栩栩如生。

 “啊…哈…要坏了…衿儿,呜…”太多了,里好像要被她烂了,樱桃也似乎给搅烂成泥,汁水凉凉的进深处。

 一阵痉挛,沉静姝哭着终于出了第一次。丰沛的水把樱桃都冲出些许,李衿就着把夹烂的果吃了,然后才直起身。

 沉静姝已经高了第一次,脸上情弥漫,眼神离已是极乐之态。李衿抬袖擦了擦嘴,看那小嘴儿不足的吐出夹杂桃红的汁,着实。再次把手覆到,李衿笑了笑,道:“现在卿卿放松些,我帮你把樱桃弄出来。”

 一面说一面了两手指进去,弯着把里头的碎和果核给抠出来。高过一次的身体感得很,且那媚药的药效还在,手指一进去,沉静姝立即夹紧它,蹭着直哼哼。

 “卿卿,别夹着。”只好用一只手辅助分开口,李衿两手指捣弄旋转,把樱桃给慢慢弄出来。“啊…”不知有意无意,指头也碾着未尽的,轻轻地抠挖一下。

 “啊…衿儿,”沉静姝不行了“你别n弄…我会…”李衿却自顾自往里掏挖着“不弄出来,留在里不好,你忍忍。”

 “唔…”不得已咬紧了嘴,沉静姝撑着一下一下地抠挖,脚趾头紧绷绷地缩了起来。处偶尔被顾及,自是,手指又越来越往里头…啊,怎么弄到那里了!这是一处小小的凸起,李衿偏还多在那里旋转几次,指头弄着抠着。

 “衿儿…不要…”瞬间就给出许多水儿,沉静姝难受地,觉得又要来了。别弄那里了,好酸好啊…可是李衿依然往那里抠挖,只把沉静姝弄得翻起,浑身搐。

 那处越来越紧,整个道都仿佛拱了起来。李衿却似不知似的,继续把手指了进去。“再忍忍,卿卿,就快干净了。”说着又突然往那处软一勾,两手指狠狠地动起来。

 “啊…”终于是忍不住了,一股酸意只冲上来,沉静姝双红,尖飞燕急剧摇摆,内猛地一收一缩,水再次

 “哈啊…”脑中似有烟花绽放,沉静姝得痉挛,她无力地张嘴气,嘴角淌下一线津。她接着又去了一次,极致的已然把身体都要撕碎了。李衿方才拔出手指。

 紧密之处吐着丝丝微微张合,干净的私处完全呈现鲜红,前端一颗小小的珍珠,肿充血,犹如那盘中红红的樱桃,分外人。

 如此多娇自不可错失,李衿重新低下头,以含了那颗瓣前端的小小红樱桃。“啊嗯…”舌头来回裹着卷动,小樱桃在间被碾来去,沉静姝受不得这挑逗,即刻又去了一次。

 吊高的‮腿双‬痉挛,腿心畅,幽香缕缕,当真是销魂内生芳泉。李衿兀自,末了才又直起身,且用衣袖贴边擦了擦水的小嘴儿。

 过几次,媚药调教的身子感至极,仅仅被李衿的袖子一擦,两片小快地鼓动翕张,似乎并未餍足。

 “这小水倒是擦也擦不尽呢,”袖口贴边一片迹,李衿收回手臂,抬袖至鼻端,细嗅。果真是芳泉香,那媚香的功效极佳。李衿又将目光落回红的小嘴儿上。

 小小的甚是美妙,沉静姝‮腿双‬被挂着拉开,那处白虎地自是引人深入。曲起食指,指节微微触着瓣磨动,李衿仔细瞧着那小嘴儿,笑道:“看来我还是没有喂卿卿呢。”

 一手指徐徐进,紧致的儿被挤开,滑润的蚌乖乖附住手指。里头暖暖的,李衿看那销魂微微张合,吐自己的手指,未尽的又澎湃而来。“卿卿这当真是个妙,”她把整手指进去,笑道:“我喜欢得紧。”“唔…”那酸的羞人处尚未得到休息,突然又滑了一手指进来,花口处顿感一开。指节慢慢地起来,李衿手上有一点点薄茧,恰到好处,不似男子那般大,只略略有糙感。

 “嗯…”四面八方酸软的都被指头温柔的碾,沉静姝娇躯不由一颤,那对还未取下的“尖飞燕”即刻摆舞。

 李衿一面欣赏这的美妙,一面又加了一手指,以便拓宽那紧。沉静姝下意识地夹紧小,李衿不免觉得进出受了些阻碍。“卿卿,放松些,”李衿安慰地爱抚她的玉,指尖在小菊处搔来搔去。两手指旋了一圈,慢慢尝试

 “卿卿,吃下去,你可以的。”大唐国风飚放,素来避讳的帏秘事,在传着鲜卑血统的李氏皇族这里,甚是乐衷,不拘前朝古法。  M.ubUxs.cOM
上章 夺妻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