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夺妻 下章
第49章 人很机灵
李衿至今记得:朝云初涌,晨光熹微,身着粉荷半袖,内扣素白衫裙的沉静姝,裹挟着晨辉的清透的气,一板一拍地行至她面前,盈盈而拜。“沈氏长女静姝,见过长公主殿下。”

 “嗯…”沉静姝迷糊糊地转醒。睁眼,只见李衿坐靠着软枕,手持一张展开的状书,就着夜明珠柔和的光默读。淡淡的光晕勾勒出她沉冷俊美的侧颜,沉静姝被惑住,不由软软唤她:“衿儿。”

 李衿视线一顿,随即偏过头。“醒了?”“嗯…”沉静姝撑着榻坐起来,可是腿才一动,忽然感到腿那处,传来异样的麻酸。羞之地似乎有些感,沉静姝不脸红,暗道自己怎会如此…

 心中正自羞愧不已,突然被李衿强行抱过去,坐在了她的大腿上。锦被之下的‮体玉‬不着寸缕,顷刻春光乍,半截莹白的身子都染上了夜明珠的柔光。沉静姝羞不自胜,忙要去提那锦被,却又被李衿按住。

 “衿儿?”她不会又要想行那事儿吧?可是自己那处都还酸着,再由着她胡来,怕是…急要阻止李衿,她却已经掀了锦被,低头去瞧她的那处。“方才行得猛了些,卿卿可有不舒服的?”

 “…”沉静姝粉颊彤红,暗道着不知羞,可目光也忍不住下移,望向自己的那处。干干净净,可瓣却仍是红,小花竟然还微微张着,像是合不拢地吐出几丝清。李衿的手掌抚上无的白虎地,手指轻轻地拂弄两片,查看情况。

 “唔…”沉静感地一软,出闷闷的呻。“想了?”李衿笑笑,偏头在沉静姝的额上吻了吻,中指点上几滴口慢慢进去。“嗯…”下腹瞬间紧绷,沉静姝蹙了蹙眉心,一夹腿,含羞带怨地望向李衿。

 “衿儿…不要了。”再弄下去,她那处非坏了不可!“我不弄,就是看看给你抹的药有没有收。”说着便往里头,手指顺着仍旧滑的道顶进去,在深处一转。

 “啊…”沉静姝酥软地倒在李衿身上,娇,眼看着她把手指从那热烘烘的儿处进出。

 “我就帮卿卿看看…”说得冠冕堂皇,其实早已忍不住在里捣弄。手指一寸寸在里头抠挖,沉静姝抓住李衿的衣服,脸深深埋在她颈窝里,羞地咬住嘴。本已经被干得麻木的儿,陡然又了手指,被摩擦得漫出热感。李衿像是拉动琴弦弹奏,手指在口悠悠进出,微微勾起指尖逗弄沉静姝的感。

 层层褶皱被指腹抚着碾平,道里头不住收夹,李衿又着深处探进,反复摩擦一个凸点。“唔…”沉静姝一颤,起来,却在此时,感到李衿把手指拔了出去。

 一清亮的丝勾出,晶莹泛着光晕。沉静姝羞愧得快晕过去了,却见李衿悠悠将手指含进口中,

 “卿卿的水最甜了…”清眸含笑,勾带几分戏谑,沉静姝被她暧昧的目光羞得滚烫,忙一扭身,把头埋进李衿的颈窝里去。

 “不知羞!”她小声地埋怨,可语气又分明透着欢喜。李衿瞧她娇憨可爱,不由心旌摇曳,在沉静姝额上落下一吻。提被遮住怀中的美人春光,李衿将沉静姝抱到身边坐着,刮了刮她的鼻尖。

 “卿卿且忍一忍,待我将这些送来的折子看了,再与你行那鱼水之。”鱼水之四字说得尤其低沉暧昧,沉静姝脸又是一红,耳都臊起热来。登徒子!心里虽是如此“埋怨”可身体去实诚地依偎着李衿,把头轻轻搁在她的肩上。

 软软地靠了她一会儿,沉静姝陡然想起云六娘托付的事情,她还未曾与李衿提过!当真是误事,沉静姝暗自羞愧,急忙与李衿道:“衿儿,我有一事要与你说!”

 即刻把云六娘的事情如实说了,又讲到那小哑女说的三拨人。李衿静静地听完,末了脸色忽然有些凝重。“怎么了?”沉静姝见她如此,不由心惊,莫非那安氏娘子已不在人世?“卿卿,你且先看看这个。”

 李衿将手边那张状纸递与沉静姝,沉静姝狐疑地接过,低头细细读起来。却不料,竟是一纸泣血椎心的控诉!触目惊心令人不忍卒读,即便是沉静姝这局外之人,心中也尤感愤慨。

 “这怎么会!?”世上竟有如此蠢笨愚昧又厚颜无的丈夫?李衿点点头。“我早在李桐身边安了眼线,其中一人正是他的心腹,李桐暗中绑架这些商户勒索钱财的事情,他早向我传报过。”

 “这些商户大多是受了胁迫而不得已附逆,其情可悯,但有一部分,是存了投机之心。”士农工商,商是最末等的户籍,太宗时期,商人之子甚至不许参加科举,只能子承父业,世代为卑的商籍。而想要改变这一现状,只有两个途径:一是散尽千金疏通人脉买官,二是投机入仕。

 正如武后的父亲武士彟,起初也只是一个木材商人,但依靠着出资为高祖招兵买马,最终拨得一个功臣头衔,一跃为士。

 “所以李桐也分了两种手段对待这些商户,一类只是不得已附逆的,严加看管,纵容亲部军士施加待,而另一类附于他的,则好酒好菜招待。”

 “真是蠢人!”沉静姝道“附谋反之罪,罪连三族,这些人未免太过于妄想。”可偏偏就是有人抱着侥幸投机。

 “其实李桐的算盘我也能猜到,”李衿说“商人多财,后若真是成了事,只消随便拨几个头衔打发这些商户,以后便可以私人之名让他们继续贡上钱财,为自己挥霍。”

 沉静姝点头,转而又看了看那状书。安氏娘子的丈夫,那位陈家的郎君,便是个想要投机的蠢人,不仅拉上自家蠢儿,竟还连发都不放过。但安氏何等聪慧,一眼望穿李桐的居心,原本是想虚与委蛇,谁知竟被丈夫出卖。

 鞭打刀割,甚至用了妇刑…状纸之言字字泣血,沉静姝光是想想都心惊跳。也幸亏是还留着一口气。为云六娘感到庆幸,沉静姝随即又急问李衿:“那安氏娘子可还能完全治好?”

 李衿摇头“不知道,状纸是另一个女商替她写的,听说她高烧昏,能撑过去倒是还能有些希望。”沉静姝默然,片刻后突然问:“衿儿,我可能去看看她?”

 毕竟是受人所托,沉静姝也想尽力而为,李衿当即同意,唤了婢女进来伺候。两人正自更衣,突然有人来报。

 “殿下,门口来了个疯娘子,硬要闯进来见驾,说是有冤情相诉。”***云六娘蓬头垢面,跪在幽州都督府门前,磕头磕得额面都青肿渗血。那虽是拜托了沉静姝,但她始终牵肠挂肚,最后决定亲自赶上幽州。

 可才到洛,便听说幽州有叛!云六娘又连夜急往幽州,可等她到时,幽州叛已被长公主雷霆手段镇,正自处理那些附逆的军士和其他有关人等。

 她不知道阿卯有没有在其中,人生地不,她只能跪在都督府门前,求见长公主。此刻烈,灼烤着她经风餐宿后干裂皮肤,无情地攫取最后残余的水分。

 云六娘嘴干得起皮,喉咙也因为彻夜的痛苦而嘶哑,几乎发不出声。她分明觉得滚热,身体却在打冷颤,虚汗直冒。阿卯…支撑云六娘的念头里只有这两个字,她要救她!

 跪了不知多久,意识几乎要烧尽,却在这时终于听见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:“六娘,你快起来,你的阿姑还活着。”请认真阅读:请别的小可爱看过之后,我思考了许久,还是在本章前设置一个慎入。

 注意,如果各位小可爱心里的阁主,是一个温柔深情的好攻,而且想看点糖,没必要破坏对阁主的完美想象,那就请退出点另一个版本的六十七章

 节。如果可以接受作者为阁主描画的另一面,不怎么光彩的狠一面,那么可以继续往下看。但是请看了的小可爱留点情面,不要击作者。***

 安氏躺在榻上,奄奄一息,浑身尽是触目惊心的伤痕,几乎被包成粽子。“阿卯!”云六娘扑到榻边,肝肠寸断。心爱之人遭此折磨,对于另一人,必定是感同身受般的凌迟,痛不生。

 情状令人动容,沉静姝不忍再看下去,悄悄带上门离开,留她们二人安静。口有些发闷,沉静姝深呼吸,吐出一口浊气,正待找等在门外的李衿时,发现庭中竟已空无一人。衿儿去哪了?

 ***幽州,一处民坊之内。“我倒不知,你还有这易容的本事?”李衿捏着那张从脸上撕下来的薄薄人皮,眸沉邃漆黑得可怕。

 被韩七锁住大按在地上的人,乃是一名女子,披头散发,嘴角青紫,不甘又绝望地瞪着李衿。微微蹙隆的眉心,下意识的咬,以及那双眼里透出的倔强,与沉静姝极为相似。

 甚至于相貌,都与沉静姝八分相似!呵。李衿居高临下,望着女子那张深肖沉静姝的脸,嘲讽地勾了勾角。***

 圣历元年三月,在以狄仁杰为首的诸位大臣的多番劝说下,武皇终于打消立武承嗣为太子的想法,秘密令人将庐陵王李显接回了洛

 四月,在外清修的长公主李衿回到洛。秘密进宫向母亲呈上此次出京办事的详细奏章,李衿便以旅途乏顿之由告退。

 刚回公主府,正想着心腹将密信送与兄长,晋王李樘约定的接头处,忽然有婢传报,说是有一不愿真容的人,求见长公主。

 李衿接了名帖,打开一看,不由暗自哂笑。她刚回京,这韦氏便迫不及待地来了。不动声地折好名帖,李衿让婢女将它还给那人,并让她把人请到东花厅。

 李衿自去更衣,随后,在东花厅见到了韦氏。韦氏乃李显之,按理是李衿的兄嫂,但依然要按尊卑向李衿行拜礼。李衿淡然应了,韦氏随即将自己的带的那个小娘子招上前来,笑盈盈说道:

 “还未开过苞的,身世可怜,被我见着买了下来,人很机灵,不知殿下是否看得中,留她这个雏儿在身边做个侍婢。”  m.UbuXs.Com
上章 夺妻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