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夺妻 下章
第48章 方才八岁
“弄哪里?嗯?”“弄那里…”总归是矜持的沈家才女,始终吐不出小二字,李衿不由暗叹:果真是沈呆呆。

 将中指抵到口,摩挲几下,她顶着燥急的,一节节往里。沉静姝的口一如既往地窄小,李衿不得不用了力,才进去。“啊哈…”沉静姝一声轻呼,壁立即牢牢包裹住李衿的手指,附着咬紧,丝毫不许的样子。

 “怎么这么紧?”李衿蹙眉,竟被她这一咬的感觉心火热,也了热,黏黏的沾

 难道是因为她们分开太久,沉静姝的缺了她的润养干,又变得这么紧了?缓慢地动了一下,沉静姝感的又夹紧。她的向来是窄小又紧,李衿是知道的,在山庄时弄也没把这销魂干松,倒不想分开之后,这居然更紧了。

 “卿卿,放松些,太紧了。”李衿停住手指,先让沉静姝下面吐的小嘴儿含着,等她松懈一点。

 紧绞的是那么软腻滑,让人舍不得出来,只想狠狠地蹂躏。李衿呼吸稍了一拍,待得沉静姝松下来一点点,她即刻用力往里头一,深深浅浅地干起她的儿。

 “嗯,嗯…啊,啊,啊…”随着手指的进出,沉静姝的反应也很烈,李衿舍不得错开目光,只道沉静姝不仅是个美人,而且居然连那处都美得极妙。

 暂且没有太急,让沉静姝逐步适应些,李衿才猛地往里一干!瞬间凶猛地数十下,也不管沉静姝又奋力夹紧,手指强势的进出,不断戳着软

 ,沉静姝一声声地低中的热与终于得到缓解。得畅快淋漓,沉静姝被李衿一下下干着,只觉那羞人处几乎要被的手指捣碎了,却不住摆动合。

 “啊…哈啊…”忽然抠到深处一个凸点,李衿马上换作三指头,直捣心,摸到哪里狠狠一勾。“哈…”沉静姝登时得飞天,像被牵引一般高高抬起,小核再度充血,又被仙环箍着,更加漾。

 李衿低下头,手指抠弄地同时,伸出舌头,用舌尖狂那蕊珠。“啊…”小核颤抖不止,沉静姝在李衿的双重夹击下瘫软成水,高抬起的部又软趴趴地跌回到榻上。

 心已经水横,李衿却还再往里狠狠地着,不知疲倦地冲入内,干得蚌充血。“啊,啊,啊…”无间断地猛让高过的软马上又陷入,李衿更是一次次干进深处。

 雪被她干得摇摆,沉静姝无力地分着腿,承受着李衿凶猛如野兽的搐。身体被得痉挛,沉静姝忍不住弓起身,又要去了…“哈啊…”完全沉溺地叫,李衿才把手指尽数拔出来,但没等沉静姝,她又把手指干进里,再次狠狠地干。

 猛兽般数十下,沉静姝的里都被磨得火辣,可李衿扔在持续不断地,沉静姝分着大腿打颤,仿佛也被快冲击地七零八落。太了,对于饥渴的道来说,没什么比李衿猛烈地更能解馋。

 “哈啊…啊,啊,嗯…”又到了一次,可两瓣之内,心依然被手指得满满的。水都起了白沫,噗滋噗滋往外冒,李衿忽然按住那颗被套住的蕊珠,抖动。

 “啊…”受不了的再度高,沉静姝几乎被得要失了,眼神朦胧起来,嘴角出了涎水。

 “啊,啊,嗯…”软似乎都要被碾平,里已经被到只有火热的律动了,一股股急迫的酥麻得沉静姝连灵魂都要被捏碎。“啊,啊…”无意识地呻着,小都被得麻了,好像要坏掉了。“噗…”李衿忽然拔出手指,继而把沉静姝的‮腿双‬提起来到她前,抵着她红肿的豆。手指又进去弄,深深地贯穿。

 “啊,啊…”膝盖磨着尖,处又是烈的刺,沉静姝也只能乖乖高,又去了。李衿得沉静姝高迭起,搐着瘫成水,才把手指拔出来,拿过如意勾。这同样是她母亲,武后发明的房内用具,形如如意,但尖头圆润微翘,最能顶到宫胞。

 李衿把这东西伸到沉静姝腿间,着已经疲软发红,吐水的进去。“嗯…”深入到宫胞处,李衿掌握着技巧,拿着手柄小幅度地

 沉静姝眼神离,恍惚里感到心深处被东西研磨着。热好像又开始汹涌,渐渐感觉宫胞处升起软麻,沉静姝一下子绷紧小腹,脸上浮起人的晕红。

 顶得好深啊…她无意识地抓紧身下的锦被,脚趾紧紧蜷缩。“啊,啊,啊…”李衿逐渐加大一点幅度,每每还是在苞宫附近旋转磨蹭,刺沉静姝的感。

 “嗯啊…”快一点点淤积,最终决堤而出,沉静姝娇躯痉挛,随着如意勾地拔出而。完全被情淹没沉沦,李衿却仍不尽兴,又低头去出来的花水,嘴贴着发抖的花,重重一

 “啊…”,沉静姝已经毫无意识了,只有无边的快翻涌。李衿喝下她幽香的水,又去了衣袍,扶着沉静姝的腿坐下去。两处软腻的处贴合,干净的白虎地灼烫,像是要把她们从此融在一起。

 李衿的处也已透,起花核正好碰到沉静姝的。仙环玉质沁凉,得李衿也是一抖,随即就痴醉地驰骋。

 疯狂耸动,磨出声响,漫出浅白的沫子,最终撞得沉静姝再次叫了出来。声声叫也让李衿酥尽筋骨,于是磨蹭地越发烈,恨不得就此把她碾碎了。

 “嗯,嗯…”心麻麻的,浑身都似泡在热水里,李衿仰起下巴息,更加快下身的律动。

 磨得太舒服了,沉静姝那被剃成白虎地的部,腻滑得如同脂膏,的每一下律动,自己的核都会撞到沉静姝箍着仙环的小核,被玉环一磨,更有种酸麻的微痛。

 深入四肢百骸的软麻,人都要给震碎了,沉静姝迷茫地望着身上磨蹭她的人,感觉灵魂正在出窍,飞往那极乐之地。“衿儿…”声音带着沙哑,沉静姝被给的太满了,中如同是要爆炸,热。“不要了…啊,啊,啊嗯…”沉静姝娇哀求,这次合比在温池山庄还要涨。娇的花儿遭了百来次磨合,已经红肿不堪,可是李衿依然强,不肯放过。

 “嗯,嗯…啊嗯…”彻底的酸麻从下腹蔓延至全身,沉静姝紧缩起脚趾,感觉积热越来越多,快到了…红肿的豆忽然被李衿用两手指夹住,重重,再猛地往上一提。

 “啊…”突然的刺,既又有点疼,沉静姝浑身搐,失控地大叫。不止,李衿从她跨上下来,跪在榻上,把她的‮腿双‬驾到肩膀上,然后拿过那如意勾,倒过来用稍的圆润玉柄进沉静姝红肿的

 “卿卿,卿卿…”李衿求不满,只用玉柄猛干,把那酥软的心弄出更多的水来。“啊,啊…衿儿,不要了…”太满了,太多了,沉静姝无力地承着,只觉又要淹没,她会坏掉的!“今天就是要坏你的小!”

 李衿毫不留情地弄着,将这些日子压抑的情通通爆发,灌注进沉静姝的里。她要坏她,让她自己的身下极乐!顷刻又是数十下的猛干,挤开层层叠叠的,存存辗过里头的褶皱,心的深处,甚至顶到那宫胞。

 “啊,啊…嗯啊…”沉静姝受不住了,李衿却忽然捏住她花核上的仙环,上上下下的‮弄套‬小核。“啊…”热涌而出,如意勾最后一一拔,沉静姝已经被得红肿的儿,当即

 花仿佛都软烂成泥,沉静姝在疯狂地之下晕了过去。李衿又把如意勾进她的里,自己就着另一头,‮弄套‬。如意勾也可两用,玉柄在中捣弄,李衿猛地自己干数十下,很快出来。

 尽数把水洒在沉静姝的下腹上,李衿看着沉静姝腿大开,几乎都要红红的翻出来,才心满意足地笑了。歇息半刻,李衿起身着了衣袍,用外衫把沉静姝一裹抱着,唤进贴身的侍婢,让她们把了的锦被换走。

 幽州刺史府的条件不比温池山庄,李衿只能让人烧了热水端去澡房,抱着沉静姝过去,一点点替她清洗。

 花已经被干到了极致,小张开着都未能合拢,花核竟然都还起着。李衿轻轻用帕子清理,看着那微张的,很想再进去捣弄一番。

 但再下去,可能这真要了,李衿只好强忍住,默默念一段清心咒。擦洗干净沉静姝,自己也清理一遍,李衿把人抱回寝房中,轻轻放在榻上。

 儿得上点药,李衿把清香的药膏涂在沉静姝的处,好好地抹匀。末了,她拉过被子盖住沉静姝的娇躯,又好被角,由她睡着。

 烛光柔暖,摇曳生辉,李衿侧坐在榻边,静静地凝望着沉静姝的睡颜。被滋润过足,她的双颊尚且晕烧着,犹如天边的红云,得不可方物。

 看她的嘴有些干,料是刚刚被热弄得,李衿忙去取了一碗温茶水,翘起无名指蘸了蘸,再轻轻地点到沉静姝的上。指腹柔柔地晕开茶水,滋润樱,昏睡的沉静姝似有感应,竟伸出小舌了一下。

 舌尖无意碰到李衿的指头,软软的,的,乖巧地擦过指腹。颤栗顷刻在指尖漾,李衿不由得一愣,眸底生出一丝火热。她想吻她,又怕吵醒她。吻不得的臊动在心底发酵,李衿微微做了个咽,不得不再念一遍清心咒。

 片刻,实在难耐的李衿,执过沉静姝的手,放在边,小心又温柔地触碰她的手背。她很早以前便喜欢沉静姝了。那时的李衿还不过五岁,跟随凌慕华在外游学半年之久,方才回到长安。

 偌大的居处,高宗怕他最宠爱的长女孤单,遍挑朝中大臣之女,最后于众多年幼的小娘子中,挑定了才貌出众的沉静姝。

 那时的沉静姝,方才八岁,却已是小有名气的京城才女,因为母亲谢宓出自“王晋风满晋书”的陈郡谢氏,故而沉静姝也被与那位同出谢氏的咏絮之才谢道韫相比,常被人称作“小道韫”  m.UBuXS.Com
上章 夺妻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