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夺妻 下章
第42章 败事有余
“啊…”快太强烈了,萧念棠不全身打颤。如痴如醉地磨蹭好久,直把顾少棠两侧的尖都磨得红了,萧念棠才又挪着骑她的。萧念棠全身发软,但顾少棠哪会足,立刻拍了一下她的股。

 “萧儿,再给我自己动。”顾少棠扶住身上少女的细,又捏了一下,示意她继续摩擦。萧念棠仰起下巴发出一声低,随即又卖力地耸动起来。两处茂密的泞反复擦蹭,发出令人心醉的靡轻响。

 顾少棠看着身上的少女,月光将她本就过于冷白的肌肤更浸出一层清透。既冷又,美得让顾少棠心旌摇曳。

 “嗯…葱花。”萧念棠对着顾少棠的私处忘情地磨蹭,香汗淋漓,一头及的银发披散如瀑,甚至隐隐发出醉人的光芒。

 微张的小嘴红若丹,溢出一声声媚极的。一对透白的上下颤动,波阵阵,尖那点暗红,犹如雪中一点梅,得惊人。

 顾少棠被了眼,忍不住抬起手,一左一右拢住那对抖颤的雪。沉甸甸的,肌肤香滑凝,她轻轻按了一下首,萧念棠登时感地瘫软,趴在顾少棠身上。澄澈湛蓝的眸子,就这么对上顾少棠略带笑意的眼睛。

 “葱花…”小狼女心火热,急待被手指解就。她翘高,勉强撑起上半身,想去亲吻顾少棠的嘴。顾少棠却突然打了一下她的瓣。

 “想要我你了?”她用力捏她的,的语气坏坏的“可你都还没让我满意。”“葱花…”小狼女委屈极了,蓝色的眸子里起了层水雾。顾少棠笑了笑,低沉道:“转过去,小对着我,我才你。”萧念棠咬起嘴,不满地瞪着她。顾少棠也不急,只是轻轻抚摸着她的脊背。

 酥麻得受不了,萧念棠勉强撑起身子,缓慢地转过去,趴在顾少棠腿间。而她的小,也送到顾少棠嘴边。顾少棠很满意“现在我。”她把腿分开,出动情带的私处萧念棠听话的了一下,顾少棠随即把一手指进她的心。

 饥渴的心一下子紧,萧念棠登时得软了下去,直哼哼。顾少棠却不了,只把手指停在里头。“乖,”她沙哑着声音“一下我你一下。”

 “唔…”萧念棠里热得快要融化,深处得很,可是顾少棠就是不动。难受,难受得要疯了。

 “快我,”顾少棠故意磨着口,浅浅地进出了一下“不然就不了了。”“嗯…”萧念棠双眸带泪,委屈地开始她。舌头刚刚刮过处,心即刻被手指狠狠地干进去了一下。

 “啊…”好,萧念棠陶醉不已,然后又止住了。“呜…”葱花不弄她…葱花好坏…“想要被就得好好地。”

 萧念棠哼唧一声,眼眶有点红。她努力攒起力气,对着眼前幽香的花处大力地了好几下。相对地,心也就被数下。顾少棠盯着小狼女鲜又紧致的儿,手指时快时慢地

 里面的水都被噗呲干了出来,淌成一片。也都那么饥渴地着手指,顾少棠看得眼热,遂往深处一

 “啊…”身子已经酥软到极致,心里的促使萧念棠不停舐,知道最后实在没了力气。顾少棠这才放过她,手指往里一干,迅速地进出起来。不客气地再度撞进软,又在深处一转,抠弄着退出来,再尽没入。

 “啊,啊…哈…”萧念棠喜欢这样的,很快就高出来。水随着手指的拔出而飞溅,甚至有几滴沾到了顾少棠的下巴上。她也并不嫌弃,捧住萧念棠的瓣狠狠了几下之后,才算足。

 夜很静,月很明,风过树林,沙沙作响。顾少棠背着她的小狼女返回营地时,正看见思不归站在帐前,抬头望着苍穹。

 她先把萧念棠送回自己的帐子,随即又掀帘子出来,径直走到思不归身边。“灼华,你看,”思不归并未回头,依旧仰望着夜空“今晚的星象格外好呢。”

 顾少棠没出声,只是默默抬起头,随她一道看向夜空。星汉灿烂。“据说我大唐的英灵们,都在上面,每逢这样的明夜,便会看着他们的子子孙孙。”“嗯…”一时又都沉默。

 “不归,”两个弹指之后,顾少棠微侧过身,手扶剑柄,肃然道:“我虽比不上当年威慑西域的英公(英国公李绩,曾灭东突厥,镇守并州,威慑西域的唐朝开国名将),但总不至于尸位素餐,有负正三品将军的俸禄。”思不归闻言,笑了笑。

 “我知道你不会,”她转头看向顾少棠“我只是在担心别的。”顾少棠眸光沉了沉“突厥的拓羯(唐时对西北战士的称呼,突厥人的主力军)么?”

 “不全是,”思不归负起手,长身而立,漆黑如墨的眼睛亦是眸深沉。“秦汉匈奴为祸,今有突厥为敌,这些草原蛮子几如蛇鼠,”她冲顾少棠一笑,含着些许轻叹“又哪是顾将军可以灭得完的。”

 “最难的从来不是外患,”思不归袖手而立,面上微有些狠绝的肃冷“外患不过是狼,狼会畏惧强大,但内忧…”声音沉冷似寒窖冰水“是毒蛇。”

 狼凶残却在明处可提防,而毒蛇,藏在阴暗的草丛里,无声无息,随时可能窜起来袭击。东都洛,养心殿。海兽戏波的六足熏炉鼎,兽口朝上吐着淡淡的烟,一室幽香萦绕。

 烛火摇曳,帘纱浮动,御榻之上的美人山颠倒,睡意酣然。一丝极细微的响动,顶上的碧瓦被人悄悄掀开了一块。

 方寸之间,出一张犷的男子面孔。络腮胡,大鼻头,吊睛白虎目,额头刺着一个青纹的狼头。颧骨高显,眼窝深陷,并不似中原人…处罗拔,是个突厥人,隶属默啜可汗帐下的勇士。

 此刻,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御榻纱帘之内的女子,眸中凶光毕。短短一个弹指后,他缓缓地抬起左臂,将臂上的弩机口对准榻上酣睡的女子。

 手指慢慢扣动扳机,处罗拔隐隐扯动嘴角,出凶狼般的残酷狞笑。“嗖”短箭带着肃杀,轻而易举地撕破沙帐,进了那酣睡女子的身体。顷刻间,鲜血溅。处罗拔咧开嘴,可就在这时,他那敏锐的感觉捕捉到了一丝极微妙的杀意。

 千钧一发,处罗拔完全是靠沙场血锻炼出来的机敏,猛地侧身一翻,躲过暗箭。锋利的箭头几乎擦着他的肩膀而过,处罗拔心中惊诧,随即便知不好。

 身体因为刚刚躲避的动作,惯性地沿着倾斜的屋顶下滑。几片碧瓦被他刮带掉落,发出清脆的破声,碎成几瓣。

 寂静的宫城里,这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声音也犹如惊雷。不能再留!处罗拔用力一抠,接连掀翻一溜瓦片,借势缓住下坠的趋势。手指被割开寸长的口子,血如注,但处罗拔顾不得,缓住下坠趋势的同时便奋力一蹬,跳扑向地面。

 一滚落地,他爬起来便朝来时潜入的宫城沟渠跑,意图身。远远地,已经能听到侍卫们杂乱的脚步。处罗拔低低咒骂了一句突厥话,正待紧跑几步翻墙而出,突然身侧一阵劲风。

 裹挟着浓重的杀气,处罗拔瞳孔微缩,生生止住前跑的趋势,一扑一滚,凭多年的沙场直觉躲过暗处的攻击。昏暗似有寒光一闪,刀气人,处罗拔只觉右脸微微一疼,竟已被锋利的刃划出一线血痕。

 一滴温热的血沿着脸颊下,粘稠而热。不过顷刻,生死一瞬。处罗拔浑身都绷紧到了极致,眦目裂,犹如野兽般地眼睛死死盯住面前的人。皎皎月光下,白秋水手持一柄雪亮的陌刀,默然地站在处罗拔面前,目光冷峻。***

 长安,皇城。小太监手提一盏亮光微弱的宫灯,弓着身子勉强看路,慌乱地朝前跑。步子太过急躁,没留意前道上的一处凹陷,小太监被绊了个正着,摔在地上。

 手里的宫灯自随之摔了出去,咕噜噜滚了几转,撑不住地熄灭了。小太监却顾不得去捡,忍着疼爬起来,跌跌撞撞继续往前头跑。

 可没跑多远,忽见前头千步廊下一团灯火簇拥,数十个宫婢拥着一顶步辇,乃是贵人的阵仗。小太监仔细凝望片刻,突然拔腿跑过去,慌慌张张地先扑在贵人前头。

 “殿,殿下,”他说话都不利索了“洛,洛那边加急…”“你这是慌什么?”步辇被迫停下,宫婢自行分做两边站了,垂手低头,将手里的宫灯提往一处,静静照亮那个挡路的小太监。轻透的薄纱帘帐之后,太平公主随意地枕着波斯进贡的软垫,懒洋洋地侧卧在步辇内。

 饶是小太监看上去火烧火燎,太平公主也依然兴味阑珊,只是轻轻摇着手里的羽扇,眯着眼睛看向那个小太监。“洛又怎么了?”她的声音也慵懒低沉,透着几分漫不经心的戏谑“是飞天上了,还是沉地下了?”

 “殿,殿下,是,是政事堂…”小太监估计当差的时间不长,哆哆嗦嗦半天也没把事儿说清楚。太平有些好笑,却忽然见前头一盏灯火摇摇晃晃,乃是总管太监雨公公。

 “没用的东西!”雨公公恼恨地一脚踹开这个不争气的徒弟,又噗咚一声跪在地上。“殿下,中书侍郎,中书舍人,会同门下侍郎,还有尚书六部侍郎,都在政事堂候着,联合上书要觐见圣颜。”

 太平公主终于把半闭的眼睛睁开。看来洛是动手了。她坐起来,双手平展落下宽大的袖子,然后扶着大腿跪坐,换了个比较正式的姿势。

 “这么些人在政事堂摩肩接踵的不成体统,夤夜闯宫侵扰圣人安息也有失臣礼,雨公公,且传本宫口谕,让诸位侍郎侍中先到廊下休息,待本宫立即面圣。”

 雨公公叩头答应,又递出一份折子,乃是那些大臣们的联名要求面圣的起草。顶头一个宫婢接了折子,转递给太平公主。“去太极宫。”步辇折返,雨公公叩头直到公主御驾看不见了,才从地上颤巍巍地爬起来。“没用的东西!”

 顾不得膝盖疼痛,雨公公又踢了一脚旁边抖抖索索的小太监,提着他耳朵把人从地上拎起来,尖着嗓子道:“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,还不火速随我去办事?”  M.ubUxS.cOM
上章 夺妻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