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夺妻 下章
第37章 仅仅是如此
谁知,云六娘方才入内,立即双膝跪地,叠手臂前推,行了一个大礼。“妹妹,还请救我阿姑一命!”(阿姑,唐朝女子对于婆婆的称呼。)沉静姝被她惊了一跳,旋即赶紧弯扶住云六娘,让她起来再说。

 “妹妹…”云六娘竟是梨花带雨地哭了起来,好半天才讲起了事情的原委。两年前,云六娘嫁入郓城的商贾之家,这户家主姓陈,生意常在苏杭一带往来,经营绸段桑蚕,也贩卖南北通货。

 陈家只得一个独子,子承父业常在外奔波,云六娘这貌美的子也冷落在家。好在云六娘不是个水性杨花的,在家做些家务女红也算自得其乐。陈家阿姑安氏,也是个贤惠大方的娘子,芳龄虽已四十,却依然肤白貌美,风韵犹存,处理内事井井有条,颇有主母之风。

 两个女子,各自丈夫不常在家中,安氏与云六娘同病相怜,竟相处得如同姐妹。可谁想,变故就发生在云六娘第一次生完孩子的时候。陈家家境殷实,而云六娘又是个好生养的,头胎产下双胞胎后,水居然还很丰富。

 但这随之带来的问题就是涨。每一对幼子,汁依然残余许多,涨得云六娘两只如同灌满的水囊,疼痛发红,极是难受。

 安氏瞧她难受,心疼不已,便想了个法子,替云六娘把那多余的出来。于是,那在寝房之内…云六娘无力地躺在榻上,受着口沉甸甸的迫,痛苦的呻

 安氏走入房内,皱着眉头站在门边,纠结地绞紧手指,似乎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。云六娘的痛苦的低着实让人揪心,安氏犹豫许久,最终上前帐,外袍上榻。

 “阿姑?”云六娘满头大汗,却见安氏解开了自己的衣袍,拉松了肚兜的系带。一对过于出来,泛着微红。云六娘自是大窘,但尚未等她反应过来,安氏已然低下头,用嘴嘬住一侧的首。她用力红肿的首,一股温温的淡黄汁随即被出,入了嘴中。

 “嗯…”云六娘知晓自己被阿姑水,更是羞,一种背德的感觉让她无比羞愧。但被汁的一侧,立刻感到舒服的松弛,完完全全被缓解了痛。身子本也感着,云六娘情不自就呻起来,‮腿双‬间竟然透出了意。安氏将她的这侧多余的干净,又含住另一侧的首,如法炮制。

 “啊哈…”舒的松懈感令云六娘叫出声,身体奇怪地升起一股热,她不由夹紧腿扭动。已经被解开的衣服因此更加松垮,直接遮不住年轻丰盈的美丽体了。安氏汁,方才抬头缓口气,却猝不及防望见云六娘那腹之下的处。

 茂盛,其间隐隐洒出几滴清。云六娘的娇息在帐里飘,那一刻也不知安氏中了什么,竟鬼使神差地将手指摸到了那里。

 略带糙的人的体香混杂着首残余的几滴香,直勾勾惑着安氏。两人都是时常独守空房的女子,平又彼此陪伴意,此刻莫名就起了。“六娘…”安氏嗓音低沉,她着魔似的缓缓分开儿媳的腿,把一手指进了她的里。

 “啊…”久未得过滋润的云六娘感异常,当即就得叫了出来,小更是得透彻。一切套只要瞬间而已。云六娘年轻而守空房,如今被安氏一里自是火热滚滚。

 房内点着烛灯,安氏便瞧着六娘的户,翻红的小嘴儿不停着自己的手指。两片花似乎比别人要肥大些,包着安氏的手指便不放,分外饥渴。一滴滴的随着手指的进出而涌,从口里汩汩的冒出来,一下就把整个私处弄得完全透。

 生过孩子的六娘身子正丰腴,一对更因为哺育而似比原来大了小半圈,极是惹眼。此番因被安氏着,双自然晃动,白茫茫的波叫人燥热急升。手指慢慢快了些,云六娘随之仰起下巴呻,双手抓住单叫道:“阿姑…不行了,啊…”本就是背德之事,云六娘虽然对这感得很,心里却也羞。安氏却忽然跪坐起来,将云六娘的‮腿双‬打开上。

 “阿姑!”云六娘大惊失,奈何身子软着,只能任由她如此摆弄。安氏两手指在绽放的花之间‮弄抚‬,忽然夹住那可硕大的花核,狠狠捏了一下。“啊…”云六娘当即无力地呻,快让身子愉的滋味。“六娘,阿姑让你舒服起来。”安氏望着云六娘,把两手指猛地进小,深深浅浅地干起小来。

 “嗯…啊哈…”随着猛烈的出,溅了安氏白色的中衣,但她毫不在意,只管凶猛地干云六娘。

 安氏转动手指,指头在不同的方向试探,找到云六娘的感,就狠狠地抠弄。云六娘一头乌发披散,全身都被得起了粉红,‮腿双‬已经合不拢了,腿心处的得她高迭起。

 腿心处已经一片泞,小被手指一次次的顶着,很快就夹紧高,云六娘不出一股清,眼神离的瘫软下去。

 安氏猛急的方才停下来。云六娘被得半晕过去,安氏呆呆望了她好一会儿,忽然惊慌的把掀开帐,披着衣服就匆匆忙忙出门去了。

 刚刚的情烧灼,似乎只是一个幻觉。等云六娘悠悠转醒时,安氏早已不在家中。一时糊涂,竟与夫郎的母亲共赴云雨,这简直就是荒唐至极!云六娘因此愧疚横生,一夜都是噩梦。

 可没想到第二午后,云六娘在房中小睡时,忽然有人爬上她的榻。即刻遭了弄,云六娘尚未反应过来,便被人吻住了嘴了舌头进来搅弄。很软,明显不是男子。那香味云六娘也识得,是安氏。

 “唔…”舌被她搅得天翻地覆,云六娘羞地想推开她,安氏却松开手,在她身边侧躺下来。“阿,阿姑?”

 云六娘羞赧不已,安氏却已把她搂进怀里。“六娘,”她轻轻地抚上云六娘的脸颊,眼里竟是异样的柔情。云六娘心脏怦怦直跳“阿姑,我们怎可,怎可再做这般…”

 “嘘…”安氏用一手指抵住她的嘴,目光灼热。云六娘只得噤声,红着脸看着她。“我昨去观音寺求了一签,红鸾星动。”安氏似苦笑了一下“许就是命吧,当初我看中你,将你挑来做儿媳…昨天又忍不住对你那样。”

 “阿姑…”“六娘,我想了一夜,”安氏突然握住云六娘的手“我们女子,向来是生若浮萍,半点由不得自己,尤其是嫁人。”她的目光已然变得炽烈“六娘,就这一次,我们自己做主可好?”

 “阿姑…”一番剖白让云六娘心神巨震,但随即竟有一种自己做主的畅快。是否再与安氏继续这“荒唐事”完全由她自己,而不是父母或者别人!“阿姑,我,我…”云六娘声音发抖,望着眼前成风韵的女子,嘴张合半天竟是吐不出一个字来。

 多少个没有夫郎在侧的夜夜,寂寞庭深,是安氏秉烛陪伴,安慰着自己。云六娘再无法言语,只能仰起下巴,呆呆望着安氏那仍美貌如花的面容。

 一个完全成的女子,年已四十的安氏,如灼盛的牡丹,依然美动人。安氏也在望着她。两人静默对视,片刻,安氏忽然翻身,将云六娘完全在身下。她吻上她的,将舌头送进她的嘴里。

 “嗯…”滚烫的舌似火般要烧尽一切,云六娘下意识地抵挡了一下,便任由安氏为所为。两条小舌快的纠勾动,彼此的津很快在间递送,离的情

 “唔…阿姑…”“六娘,”安氏一口含住她的耳垂,低低呢喃“以后叫我阿卯吧。”阿卯,安氏还未出嫁时,娘家人为她取的小字,连她的夫郎都未曾叫过。云六娘心神漾,忍不住抬起手臂环了安氏的脖子,轻轻唤她:“阿卯…”

 安氏足地一笑,随即解开云六娘的一来,伸手进去,把那对满的白丘掏出来。“六娘真大呢,”她感慨道“怪不得汁如此多,从前连我都没有这么大的呢。”

 指尖磨着尖,安氏饶有兴趣地弹了弹圆润的小头,又捏住柔软的。“啊…阿卯…”云六娘呻出声“你轻些啊…好…”

 她的汁本就涨得微微发疼,被安氏再一,瞬间迫感急升,好像要出来似的。安氏却仍一下一下地拂着云六娘的尖,更用指甲轻轻地往最肿头上一抠。

 “啊…”云六娘受不了地,哭着喊:“阿卯不要…”感的头被指甲轻微地刺着,又又麻,更感觉要把出去了。

 “六娘,阿姑帮你出来可好?”安氏说着便低下头,用力用嘴巴一。但这次她没有喝下去,而是在汁涌出的一刻放开,用手

 “嗯啊…”出一小股淡黄略白的体,安氏将这温热新鲜的汁慢慢干净,又继续云六娘的头。

 反复地弄出汁,安氏更把一双隆起的得微微发热,不断泛起红色。云六娘身子感着,仅仅是如此,下面的儿就已经开始润了。安氏干净双上的汁,慢悠悠解开云六娘的亵,手指摸上她的处。

 倒是已经渗出滑来了,安氏知她才生过孩子感着,便直接把中指在上蹭了蹭,染上了进去。热情的壁早已迫不及待地挤过来,安氏望着黑色里红红的小嘴儿,忽然往深处重重地一捣,连干了好几下。

 “呃嗯…啊…”云六娘当即得瘫软,安氏瞧她的样子,又狠狠了数下。小顿时了出来,泞不堪。安氏拨着看了一会儿翕动吐水的,忽而把自己的衣服除尽,赤身体。

 她从修长的颈上取下一串绯红的珊瑚玉珠,缓缓地把珠子贴到云六娘的花上。然后,安氏抓着珠串的两端,前后拉动。“嗞…”玉珠从两片稍肥厚的花间穿过,狠狠磨擦细,再撞击小花蒂。“啊…”  m.UbuXs.CoM
上章 夺妻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