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夺妻 下章
第34章 挥鞭打马
金陵猛地拍了她的股一巴掌,留下淡红的掌印。“这就想了?”猝然的一巴掌叫莲儿连忙夹紧小,尖叫着哭喊出声。

 “金陵姐姐…难受…”拥有名器,快是别人的数倍,感亦然。金陵自是知道只一点,所以更要吊着莲儿,好好调教她。“哪里难受?”金陵握住里的苁蓉,慢慢地拉出一丝丝。“啊…金陵姐姐…”

 莲儿兴奋地颤抖,金陵却在此时停下,改分开手指,摸着两边的厚。“莲儿想要姐姐么?”

 “嗯…要…”莲儿哭着“我要金陵金陵姐姐…我的小。”金陵慢条斯理地嗯了一声,隔了会儿才又碰了碰苁蓉。她捏着它逐渐往外拔,同时轻飘飘地问莲儿:“莲儿还想要谁你的小?”

 “啊…”摩擦的舒令莲儿泪满面,脚趾头都不住蜷缩。“只…要金陵姐姐,”莲儿倒是很乖“嗯啊…只要姐姐…”这还差不多,金陵满意地勾起角,俯身亲吻了一下莲儿的

 “莲儿真乖,”她缓缓握住苁蓉“姐姐这就让你。”话音未落便已猛烈地起来,毫不留情地干小。握着男状的苁蓉拔出来,只留一点前端堵住,再重重的回去。

 “噗滋噗滋…”莲儿的汁都被带着溅出来,金陵狠狠地干着小,看着充血的靡无比。

 “啊呃,啊…”被猛烈的的莲儿瞬间得到足,高声叫着涌。“啊…好,好舒服…金陵姐姐…就是那里,莲儿啊…”感全部被磨蹭到,终于被止住,莲儿得一下出来,大股的花出小。金陵用力几十下,看着莲儿高了,才把苁蓉再彻底拔出来。

 “啵…”如同拔开瓶,热乎乎的尽数出,透了榻。金陵也微微气,她缓了一会儿,慢慢低下头,去莲儿的小

 已经到极致,金陵舌尖挑着小花蒂,忽然又重重一。此举自引得莲儿颤抖不已,息呻。看来差不多,可以开始了。金陵右手拿起一颗红葡萄,左手按着热热花左右一分。

 销魂的口即刻出来,金陵把葡萄抵到上面,稍用力一按,就着了进去。下面被撑开,莲儿下意识地一挤,圆滚的葡萄竟让紧致的道给挤爆了。

 桃红的葡萄汁混着里的汁出来,说不出的人。居然没进去就爆了,金陵叹息地摇头,顺道俯身将葡萄汁喝了。干净小夹出来的葡萄汁,金陵又打了莲儿的股一巴掌。

 “没进去就让你挤爆了,下次不许。”莲儿摇头“没有…”“还敢狡辩!”金陵把一食指里,抠弄几下。“看你的这么紧,我都没法。”几下都抠在感上,莲儿忍不住又起来。“姐姐,,”她求道“帮我…”金陵却不为所动,再重重打了莲儿的股一下。“给我放松。”

 “姐姐…”莲儿迷茫地叫着,不得不放松。金陵用食指进出着,感觉确实没有咬这么紧了,才又摘了一颗葡萄。

 “莲儿乖,你小面的小嘴多吃一颗葡萄,待会儿姐姐就多干你几下。”一颗满的葡萄被进去,这次莲儿尝试着照做,竟也没让它破裂。金陵十分满意,用食指把葡萄进去一些,又继续喂下一颗。很快小里就被进了六七颗滚滚的葡萄,撑满了小

 小腹甚至鼓起来些许,莲儿难受得叫着,里的越来越剧烈。“真乖,”金陵轻轻摸着莲儿的小腹“再忍一会儿,用你的小水把葡萄泡软些。”

 “嗯…”莲儿竭力忍住想收缩小的冲动,可是金陵突然开始抚摸她的小花头。刺不断袭击,莲儿最终到了极限,大叫一声便猛地缩紧小。里头的葡萄尽数被挤爆,金陵不急不慢地低下头,一面着莲儿的小花头震动,一面用舌头出来的葡萄汁和果

 酸酸甜甜混着一点点咸,竟是异样的美味,金陵认认真真地吃下莲儿榨出的汁水,又把手指进去送。

 “哈啊…”彻底的涌,最深处的那颗葡萄也被挤爆,跟着汁水了出来。几度高叫莲儿疲力尽,终于在搐中着水晕了过去。把莲儿干晕过去,金陵才意犹未尽地拔出手指,放进嘴里好好地。手指沾满莲儿那张小嘴儿的以及葡萄汁水,金陵细致地干净,最后留恋地摸了摸莲儿稚的小脸蛋。

 片刻,金陵起身去找了干净的帕子,替莲儿清理干净身体,又给她喂了一颗安神丸。这药丸足让人睡上许多个时辰了,等莲儿醒来,她便会是在沈府了。未满十四的小人儿,幼的身子不知被自己过多少回,金陵在烛光下默默注视着莲儿,心中竟是柔情千转。

 其实她本可把莲儿留在身边的,思不归纵然身份高贵,可对亲近金陵这样的随侍,向来是宽容温厚的。

 可是金陵求思不归的,是把莲儿和沉静姝一道送回沈府。对沈家,对即将来临的博弈之局,一个小小的婢女也许并不重要。

 但在金陵眼里,她珍若至宝。手指轻柔地抚上莲儿娇俏的面颊,金陵也不管此刻她是不是能听见,只顾喃喃自语:“待我随贵主成事之后,定去寻你。”

 烛光摇曳,滴滴烛泪似也在为有情人的离别而感伤。万籁俱寂,突然有人前来敲响了房门。“总管,该启程了。”***阁主卧房。思不归小心把细长的玉管从沉静姝的出来,然后用锦帕擦了擦她的两片花瓣。

 高过后,花瓣还有些微微收缩,口张合着向外吐着小水,像不足的小嘴儿。药汁因此被挤出来几滴,思不归微微蹙眉,干脆再把沉静姝的垫高些。

 销魂的花处现在完全朝上打开了,颇像那宫里渴求龙灌养的嫔妃,张着腿不敢让那可能带来母凭子贵的浓出。思不归这是最后一次帮沉静姝灌宫药,过了这次,再加之前头润养的,往后她的宫寒症大约能减轻些。

 “不归…”沉静姝忽然呻起来,思不归一愣,随即望见她的小缩紧。自从真的放下心里的戒备,沉静姝对思不归的触碰似乎更加感,好像连高都延长了。

 也不知此刻她梦到了什么,小竟然自己收缩了一下。不过灌进药汁的时候,为了让宫胞打开,思不归特意用细长玉管前端的磨了一下深处的感,此刻沉静姝高倒也正常。

 但怕她药汁渗出来,思不归不得不了一指头进堵住,好让沉静姝收。“嗯…”殊不知手指才进去,就被层层叠叠裹住,动弹不得。软又滑腻,思不归忍不住了一下,然后自己就了。沉静姝于她真是比药还要猛烈,思不归登时口水,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下腹。无疑是出来了。积热难平,思不归思考了片刻,只好自己把另一只手摸下去,伸了一指头进去。

 一手着沉静姝的小,却是不能动,怕把灌进去的药汁捣出来,思不归只能把火发在另一只着自己小的手上,自己开始起自己。

 道紧绷绷的,思不归闭上眼睛,想象着这是沉静姝在进出自己,然后释放出来。清了一手掌,晶晶莹莹,思不归看着发了会儿呆,突然兴起,把这些抹到沉静姝的腿处。

 虽然待会儿依然要替她清理掉,但是手掌摸着的腿内侧涂抹,让思不归意外地有足感。

 等到涂抹干净,药汁收得也该差不多,思不归便把手指拔了出来。口依然吐着水,不过已经是浅褐色,说明药汁大部分灌在收了。

 思不归低头吻了吻这漂亮的花处,方才找来帕,轻轻地给沉静姝擦身。清理干净,思不归自己穿好窄袖胡式的白袍,让女婢捧了一套新的素云纹的纱衣长裙来,替沉静姝更换。

 因为思不归事先在沉静姝鼻下熏了静神香,所以此刻为她穿衣着袜倒也没吵醒她,思不归帮她穿戴整齐,打横抱起昏睡的沉静姝,大步跨出卧房。

 院外已备好一辆马车,外表虽然与常见的马车别无二致,内里却是用细软的锦缎铺衬,软枕薄被一应俱全,并且用过熏香。端得奢华舒适,思不归小心踏上马车,将沉静姝放入车内,替她盖好被子。

 片刻,睡的莲儿也被安置在内。在旁的韩七轻轻放下车帘,随即直背,搭握间刀柄,微微低头询问思不归道:“阁主,路上已经安排好了,是否出发?”思不归深深地再望了一眼马车“水路接应的人都已经通知了?”

 “是,派的是常五和百里行。”两人都是得力忠心的下属,思不归点点头,方才退后几步,示意车夫出发。

 那金发碧眼的异族马夫恭敬地朝思不归一抱拳,随即坐正身子,挥鞭打马,沉默地驾驶马车,悄无声息地汇入夜

 “嗯…不归…”在温池山庄的这段日子,沉静姝已然习惯思不归的怀抱,会下意识地蹭一蹭她。而思不归,往往会在沉静姝的额前轻柔的一吻,或者啄一下她的嘴

 但是今天,半梦半醒的沉静姝隐隐感到背后似乎是空的。这人又出去了吗?她的伤…几乎也是下意识的担心,沉静姝登时醒了睡意,眼睛就坐起来。脑袋尚有些昏沉,她似只酣睡初醒的猫儿,迷糊糊地叫了一声“不归”

 如果没有人回应,那么很大可能是思不归出去了,但沉静姝很快听见有人欣喜的大呼:“娘子,娘子醒了!”

 房门好像被着急地推开,零碎杂乱的脚步声响起,夹杂着几句“快去禀告家主”“二郎呢”的急切呼喊。家主?二郎?沉静姝还没想明白这些称呼意味着什么,便又听见一道明朗的男声。

 “阿姐,阿姐!”沈既明顾不上避讳,匆匆跑进沉静姝的闺房,隔着白帘帐着急地询问:“阿姐感觉怎么样?可有不舒服的?”

 “于…于菟?”总算是缓过些许,但随即便是愕然。沉静姝瞪大眼睛盯着眼前这熟悉的洁白帐和雕荷叶童子的小柜,足足几个弹指才不敢相信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榻。  M.uBUxS.com
上章 夺妻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