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夺妻 下章
第30章 金陵鼓励她
思不归终于开心地笑了,一把将沉静姝搂入怀中,低头吻她的。“唔…”互相绵了会儿,思不归才兴奋地牵着沉静姝,和她一起去外面散步。

 温池山庄围绕山上的几汪泉眼而建,布局恢弘大气,占地很是宽敞。回廊曲折,廊下种植花草,置雕花的矮石柱,上部中空形如小龛,搁放明灯以照亮。

 明月高悬,庭下如积水空明,此时时节正佳,草绿花红,自有暗香盈袖。思不归牵着身边的佳人慢慢走,沉静姝一面嗅着空气里淡雅的芬芳,一面看周围石柱小龛柔光莹莹,不免沉醉。

 走过一进院子,沉静姝忽然停下脚步,回头朝刚刚走过的路看了看。“怎么了?”思不归揽住她的“卿卿是掉了什么东西?”“不归,”沉静姝回头思不归“温池山庄的庭院,可是依八卦之数而建?”思不归一笑“正是。”

 “果然如此,”沉静姝点点头,目赞赏之,又道:“不知是何人所造,甚是巧妙。”思不归亦是点头。“这是我师父所建,她是玄机阁的前任的阁主,人称螭吻。”“螭吻?”

 沉静姝不在江湖,甚少听到这些武林事,故而十分感兴趣,又问:“缘何叫这名字?”“这个嘛,”思不归摸摸鼻子“大约是因为她总是随身佩戴一柄玉螭吻头的长刀吧。”

 沉静姝一脸好奇,思不归看着她如此,笑了笑便又补充道:“她本名叫凌慕华,卿卿可能不知道她,但有一个跟她有关的人,你肯定听说过。”“谁?”沉静姝急问。“袁天罡,”思不归似是意味深长“我师父就是此人的师姐。”

 袁天罡,太宗时司天监的掌舵人物,据说擅“风鉴”可凭风声风向断吉凶,还精通面相、六壬及五行,神乎其神,可谓一代奇人。不过贞观十九年,此人便已仙逝,沉静姝并未有缘见过他,只是听父亲沈均说过,关于求袁天罡相面的趣事。

 “他还有一个师姐?”沉静姝问。思不归正待再说,突然瞧见前头韩七匆匆而来,抱拳道:“阁主,那萧景…”他迟疑地看了眼沉静姝,又问思不归:“不知阁主如何处置?”思不归这才想起来这号早抛在脑后人物,末了同样也是看向沉静姝。

 “卿卿,可要我放了他?”思不归的语气有些酸“毕竟…你仿佛很注意他。”看出思不归又在吃味,沉静姝有些无奈,不过她现在想的是另一件事。“你先莫放他走,”沉静姝低声道“我怕…”话未说完,忽然被思不归吻住亲了一口。

 “卿卿是担心放他走会对我不利?”思不归炙热的视线盯着沉静姝“卿卿在意我?”沉静姝脸微红,却还是轻轻点了点头。思不归欣喜若狂,当即捏住沉静姝的下巴,狠狠地吻了她一会儿。

 舌相好久才分开,思不归又恋地了一下沉静姝的,道:“卿卿先在附近随意走走吧,我去去就回。”走到长廊拐角,思不归停住脚步,回身问韩七道:“可是长安那边传了消息过来?”

 凭韩七和老九办事的妥当,萧景是关是放这种小事不必特意来禀报。果然,韩七双手平举,递出一封加印的密信。

 “苏内史遣家奴加急送来的。”思不归接过,拆开出里头粉红的桃花笺。字体娟秀漂亮,配合桃花汁浸染的笺纸,像是哪户富贵人家的闺阁娘子偷偷寄出给情郎的抒情信。信笺上的内容确实也如此,字里行间似乎不过是一个小娘子对如意郎君的爱慕眷恋。

 思不归瞅着这信里满的爱恋之情,不失笑,心中暗道:不就是一封密信么,不仅用这么包的桃花笺,而且写的真是麻。虽然埋汰苏逸的矫造作,但思不归还是很快依着她们事先的约定,把隐含在其中的消息给提取出来。

 “除了这密信,”看完所有内容,思不归随手将信毁去“可还有别的消息?”“并无,”韩七回答“一切都如阁主所料。”思不归点点头“那便照着计划来吧,是时候让人给沈均传信了。”韩七抱拳“我马上去安排。”

 思不归负手立在原地,目光越过廊檐,延伸向深远的天空。再过几,她便该把沉静姝送回去了。***沉静姝在院子里等得有些无聊,张望一会儿思不归离去的方向,想着她什么时候回来。

 又站了半柱香的功夫,实在是无所事事,沉静姝便顺着走廊往前去了另一进院子。不得不说温池山庄确实很大,沉静姝走进去,发现这进院子又是不一样的布局。

 走廊到此戛然而止,取而代之的是鹅卵石,正通往一处冰窖。没想到这个都有,沉静姝走上前,仔细地看了看冰窖的规制。

 像是一个小鼓包,表面竟用一层火晶石镶嵌雕刻,配合周围绿树掩映,颇有几分意趣。沈府内也有类似的冰窖,更小一些,而且是直接挖在地上,并无这样华丽的造型。

 沉静姝看着火晶石上雕出的花纹,虽说这材料并不怎么稀奇,工艺也仅是一般,但区区一个冰窖还建成这样,思不归挑剔的品味可见一斑。

 厚实的紫木门虚掩着,隐隐出一条,沉静姝也是好奇,便过去拉着面的铜环,将门慢慢地打开。木门厚但不笨重,沉静姝很轻松地开了门,看见里头的拱形的通道和楼梯。

 冰窖都是往地下的,沉静姝打量了通道一会儿,正要把门关上,突然听见异样的声音。似是女子的呻,沉静姝的脸不一红。可这声音好像很耳?沉静姝不由细听了一会儿,想到:莲儿?

 自从看破莲儿与医女金陵有情之后,沉静姝越来越少看到她,没想到今…思不归倒是说过金陵的人品可靠,但眼下沉静姝也怕万一,故而轻轻提起裙角,踩着楼梯下去。越往下,那女子的声便越加清晰。

 “金陵姐姐…莲儿不行了…”冰窖之中,四面墙上嵌着小台放置夜明珠,光线正好照见里头的情景。

 靠最内的墙壁放着四个大冰鉴,储藏冰块所用,墙面不同地方则布置着几个小孔通风。故而里头并不闷,反而幽凉舒适。莲儿赤身体,在中央的空处上骑一匹木马。

 金陵只简单地披一件松垮的大袍,间系着一细长的玉柱。她的手里拿着一条软鞭,啪地一下打在莲儿的后背上。

 “下次可还敢收人家的定情礼?”金陵神情严肃,又是一鞭在莲儿的身上。软鞭抱着绸布,所以并不会真的非常伤人,只是莲儿细皮,难免被打出一条红印子。

 “啊…”莲儿似是愉又似是痛苦,哭喊着喊道:“不敢了,金陵姐姐…”原来今早有小厮送了莲儿一样物什,其实不过一支街市随处可买的木簪,但莲儿太单纯,小厮又语焉不详,才让她误以为只是普通朋友间的赠礼。

 可金陵不单纯,自是打翻一坛子醋,才会趁此时在冰窖中惩罚莲儿。莲儿无力地抓着木柄,两只小立起来,她几乎是瘫在木马背上,随着它摇晃。

 来前,金陵担心地下凉,还特意给莲儿喂了一些暖和身子,利于情热的药。所以,此刻莲儿下身几乎是泛滥成灾,出的把光滑的马背都弄了。

 “啊哈…”又是一鞭子落在背上,莲儿却发出叫,紧缩着空虚的小。好想被什么进去啊…好想被狠狠地!可惜木马背上什么都没有,莲儿只能靠着木马前倾的时候,用小去蹭透的马背。

 “这就忍不住了?”金陵冷着脸上前,站到木马旁边。其实莲儿连摇木马的力气都快没了,一张小脸哭得梨花带雨。“金陵姐姐,莲儿,莲儿想…”金陵捏着她的下巴,转过她的脸,嘴角一勾,似笑非笑。“想要什么?”

 莲儿的小本就是难见的名器,发情起来也较一般人更难受。“想要姐姐进来,我…”“这么?”金陵可不急,只把鞭子捏在手里,另一只手则故意去捏了一把莲儿的小。“啊…”被玩头的莲儿一下子兴奋起来,高声叫道:“姐姐…我!”“莲儿真是急了,”金陵顺势把手摸下去,找到那颗硬硬的小珍珠,坏心地捏着。“说!知不知道错了?”“啊…”快连连,莲儿哪里还敢不认错“我错了,姐姐…”

 金陵故意玩着她,手指着小珍珠忽然猛烈震动,直接让莲儿小高。莲儿得叫出来,随即就木马背上瘫软了。但很快,更大的空虚就来了。

 “金陵姐姐…”莲儿眸光带泪可怜巴巴地哀求“我错了嘛…”金陵眉一挑“以后还敢不敢了?”莲儿连忙摇头,乖乖地认错“莲儿,莲儿再也不收别人的东西了。”金陵这才满意“真知道错了?”

 “嗯…”“那妹妹就下来,我,”金陵弹了一下她的小花头“要是让姐姐满意了,出来,待会儿就好好你!”

 莲儿咽了下口水,目光渐渐下移,盯在金陵的那处。她吗?身子不由自主地颤了颤,金陵慢慢地挪动腿想要下地,金陵见状,好心地抚了她一下。冰凉的地上早被金陵铺上毯子,故而脚踩着也不冷。

 “跪下,”金陵命令她“好好地。”莲儿顺从地跪在地上,微微仰起头,有些怯怯地靠近金陵的下腹。金陵将上系着的玉柱暂时取下来,稍稍分开‮腿双‬,让莲儿弄。

 莲儿第一次做这等事,动作未免有些慢。金陵也是得严重,便不耐地直接按住莲儿的后脑勺,让她贴上自己的私处。脸猛地碰到热之地,莲儿怯生生地伸出舌头,试着了一下金陵。

 “嗯…”技法倒是不娴熟,但是金陵很喜欢。“莲儿妹妹再几下,”金陵鼓励她“姐姐舒服得很。”莲儿很听话,马上卖力地舐。金陵很是享受,愉快地叫出声,由着莲儿自由地弄。

 但莲儿的法比较胡乱,金陵不得不伸手辅助一下她,自己分开花瓣,出前头的花苞。“妹妹,帮姐姐含着…”

 金陵教导她“像你蔗浆那样慢慢地。”莲儿果真照做,伸出舌头金陵出来的小花头,小心地取悦她。金陵满意地轻,逐渐让莲儿着,自己则去按着她的头,轻轻抓住她的头发。  M.UbUXs.COM
上章 夺妻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