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夺妻 下章
第20章 横在滣边
思不归好笑,又啵啵亲了几下,最后松开沉静姝的手腕,一矮身将人扛在肩上,转身就朝榻走。等沉静姝反应过来时,自己已被在软被上,思不归三两下扯开她的衣服,两只手抹进肚兜,着沉静姝的双

 “登徒子!你怎么又来…”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对思不归的触碰已经没了免疫力,抑或是对她的好感让反抗的心理减少了许多,身体居然很快就一酥。

 “卿卿不买了药吗?”思不归着那对可爱的白,笑道:“那就送佛送到西,用你的头帮我上药吧。”沉静姝大窘“你!说什么呀?”

 思不归笑而不语,右手再重重捏了一把,就退出来扯掉亵。“好啦,我会先让你的,”思不归亲亲沉静姝的角,略带遗憾地说:“可惜我的舌尖要敷药,没法喝你的甜水了。”

 这个登徒子!沉静姝面色完全羞红,但是身体又居然有些喜欢思不归的触碰。有气无力地蹬了两下腿,思不归的随便一挡,手掌就顺利滑进了她的腿间。

 “思不归!”沉静姝只好用手去推思不归的身体,可是刚一碰到对方,又猛地缩回来。这个没羞没臊的!衣服…似乎是料到沉静姝会非礼勿碰,思不归身上依旧是那件松松垮垮的衣袍,白色的布料沾了些水汽,首的小红果立凸起,自豪地显出轮廓。

 衣襟开口处是白皙的沟,思不归丝毫不掩藏富有曲线美的娇躯,甚至还非常希望沉静姝能够碰她。如此火热的一具娇躯,沉静姝只碰到便觉得羞涩无比,掌心仿佛触到了一团火,她马上偏头闭上眼睛,非礼勿视。

 思不归微微一笑,更近她,直接用自己的两只着沉静姝的身体,同时把手往她的私处一摸。“今天看了那对嫂嫂和小姑子的宫,”思不归凑近沉静姝的耳垂,用嘴抿着“卿卿肯定也想让我你了。”

 为了证明自己的话,思不归直接用两指头分开花,中指撑开口慢慢地进去。“你都着,”思不归吹气道“卿卿憋了很久吧,我这就你的小。”说着就浅浅送起来,沉静姝‮腿双‬登时一软,情不自地呻。确实,不管是画舫还是入室所见,都在脑子里留了印象,尤其是那对嫂嫂和小姑子,几乎是打破沉静姝的观念。

 原来这世上,真有两个女子倾心相爱?放的画面和大胆的声开始回放,眼前和耳边同时出现了不该出现的,沉静姝娇媚地叹息一声,身体的反应更加剧烈了。

 思不归知道如何才能最大限度的勾起她的望,中指不急不慢地在苏醒的小里进出,故意勾起指尖刮着

 仿佛是多汁的果实,这么一就汩汩涌出了甜水,滑腻腻的温热着,润手掌。感的小热情地吐着手指,思不归配合着弄另一只手掌控的柔软,让沉静姝更加的想要。

 “嗯…”开始是扩宽,思不归向来有耐心,中指转动着摩擦紧致多汁的,让它们附自己,再缓慢地进出

 “啊呃…嗯啊…”节奏并不快,快是丝丝缕缕的,一点点包裹沉静姝,让她不知不觉地抓紧身下的软被,逐渐沉沦。下身很热很,同时也变得很空虚…沉静姝蹙起眉头,无意识地缩动,想要夹住思不归的手指。

 “尝到甜头,了?”思不归笑意深深“放心,今天还有更刺地给卿卿享受。”中指缓缓地往外退,突然,思不归猛地往里一戳,用力的一抠,然后又迅速退出来,并拢成两指再狠狠地进去。一汪水噗呲地涌出来,思不归一边快速地着干起来,一边低低地道:“卿卿地小得好紧…”

 “啊…”突然猛烈的快,迅速将沉静姝拖进了情海,只管肆无忌惮地呻,被干得极

 思不归有力地着,次次都进入到最深,点着感出来,只许半个指节让小住,然后又着涌的黏进去。

 身子被得猛了,便跟着前后摆动,思不归用部的左手解开沉静姝的肚兜,痴地望着她的双,随着被的节奏而上下轻轻晃动,漾出醉人的波。

 真是个人的尤物,思不归曲起两手指,用指夹住红肿的头往上提。“啊…”被刺的受不了,沉静姝浑身一阵颤抖,出了身,小搐着吐水。

 身体再度浮上一层红晕,思不归这才慢慢地拔出手指,拉开头的抽屉。从里面随身包袱里取出一样带扣的玉柱,思不归先咬着牛皮绑带把东西叼在嘴里,然后起身站到榻边,抓住沉静姝的脚腕,将她往外拖。

 部从沿悬出一半,思不归分开沉静姝的‮腿双‬,将自己的贴上她光水的私处,往前。刺刺的搔得沉静姝下腹的,小不自觉地收缩,吐出的了思不归黑色的森林。

 “嗯…卿卿真好。”思不归很喜欢被她打的感觉,越发用力地往前磨蹭,让自己的整个下腹都沾

 等到终于足了,思不归才把叼在嘴里的器具拿下来,系到上。抹了一把涂到活像一串珍珠的玉柱上,思不归架起沉静姝的‮腿双‬,对准开合的小口,缓缓地了进去。

 珍珠串似的玉柱,不过两指头细,思不归都是特别让人做的,不会伤到沉静姝。前期的扩宽和润也都足够,玉柱很容易滑进了小里,思不归这才试着进出。“卿卿,就叫出来。”

 “嗯…啊,哈啊…”珍珠串似的玉柱又是不一样的感觉,每一次摩擦都像是往小里推进一颗圆润的珠子,小附着玉珠,时而被珠体撑开,时而又因为两颗珠子间的空隙而缩紧,总之一又一松,得让人崩溃。

 沉静姝摆动合,思不归知道她喜欢了,便换了频率她的媚。“啊…”在玉柱的里很快又登上了高,沉静姝娇不止,思不归这才意犹未尽地出玉柱,先包进红布扔抽屉里。

 依旧喜欢用自己的私处磨蹭沉静姝的泥泞地,稍微停顿一会儿,思不归用将沉静姝的身体推回榻上,然后自己衣爬上去。

 拖过瘫软的沉静姝,思不归侧身从后抱住她,抬起她的一条腿,手指沿着股再一次摸进滑的花处。手指擦着花滑到前端,小花苞,沉静姝媚叫一声,‮腿双‬又再次搐起来。

 小又要夹紧高时,思不归一下将两手指里,堵住涌出的水时,开始两深一浅地弄。“啊,呜…”烈的快,沉静姝控制不住地出一股清,小里颤颤地发抖紧缩,然后吹。

 思不归堵着她的热,轻轻地吻沉静姝颤抖的肩膀,嘴轻柔地滑过发热的肌肤,安抚。沉静姝完全瘫软如泥,多次的承让她疲累不堪,轻着便睡了过去。

 “怎么这么容易晕呢?”思不归自言自语,却并不认为是自己过于“折腾”她用指尖轻轻拂了拂沉静姝的面庞,将她缓缓放平。

 “卿卿还没帮我上药呢,”思不归似是委屈地叹气“这岂不是又要我自己来?”“抱怨”着,思不归还是披衣起身,走到桌边拿起沉静姝为她买的那小包药,打开。小纸包里是一些白色的药粉,思不归捏起那细腻的粉末在指尖碾了碾,有淡淡的草药味。

 托着这小包药回到榻上,思不归先用左手摸到沉静姝的腿间,抠着小导了些甜水出来,再将这些滑腻的清抹到沉静姝的双上。

 指腹摩擦的立的小红果,两只雪被抹得水润发亮,思不归才捏着纸包,洒了一些药粉沾在两上。白的双峰覆了一层薄薄的白粉,肌肤犹如起了层薄霜,两只椒当真更像雪丘了。

 思不归将剩下的药粉原样包好,收到头的抽屉里,然后慢慢伏到沉静姝身上。手肘支着,左手伸到沉静姝的身下,将她的身子微微向上顶,让起来。

 右手轻轻拢着握住一侧的玉,思不归探出舌尖,用咬破的地方去药粉。伤口并不深,不过碰到药粉还是有些微疼,思不归凭感觉把伤处蹭到尖上,拨动玉来涂抹药粉。

 “嗯…”两只被思不归玩着涂药,沉静姝渐渐发出一声娇,然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。本是因为高才疲累地睡过去,现在稍微清醒,睁眼却看见思不归伸着舌头,气地自己的尖,一只手还着白。刺不亚于目睹宫,沉静姝真是又羞又气恼,偏偏身子软着没法反抗,只能眼睁睁看着思不归玩自己。

 下身似乎又不争气地热起来,沉静姝偏头咬着,想起这些天被思不归亵玩了个遍,不暗骂自己

 “卿卿?”思不归干净药粉,抬头才发现沉静姝醒了,便笑道:“还想要我你?”沉静姝大窘,不由羞怒道:“登徒子!你快…你快放开我!”思不归挑眉笑笑,倒也没再做什么,只是起身去拧了软巾,回来替沉静姝擦身。

 擦到大腿的时候,思不归忽然又将中指的小里,缓缓地动了几下。沉静姝瞬间感地颤抖,叫出声来。“乖,卿卿,夹紧我的手指,”思不归感受着内里的收缩,教导她:“现在气,慢慢地松开你的小。”

 思不归带着点情低沉的声音分外有蛊惑力,沉静姝忍不住照着她的话做。一手指卡在小里,女子的手本就比男人要纤细柔软,指节也不会像男人那般大,让人产生不安的侵入感。

 温凉的指温正好与热乎乎的小相宜,沉静姝于是竟感到一种舒适。“呼气,夹紧一点。”思不归慢慢指导着沉静姝收缩放松小,几次之后才拔出手指,让滑出来。

 用软巾替沉静姝擦干净,思不归又上想把人搂在怀里。沉静姝对她的“纵”甚为不满,一扭身干脆背过去,裹住丝被,闭上眼睛假寐。

 “卿卿…”思不归却依旧老脸厚皮地贴过来,掌心摸着沉静姝在外头的肩膀,娇软地唤她。没羞没臊!沉静姝不由又往被子里蜷了蜷,蒙住头不理思不归。思不归好笑,却也没再多纠,而是从枕下摸出自己的玉笛,横在边,轻轻吹奏起来。  m.UBuXS.Com
上章 夺妻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