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夺妻 下章
第18章 狠狠地懆我
“嗯…”小已经抑制不住的淌水,变得又热又,思不归的手指被紧紧咬着,更因为腿不像平那样大开,所以更加紧致,快更加烈。“啊,哈啊…”手指进出的频率突然快起来,思不归着小猛干,沉静姝瞬间被抛进海,沉沦。

 楼下文人墨客的诗作对,街市行人往来的喧闹,沉静姝通通都听不见了,只余下无尽的快和热。小在不断的收缩,思不归把她的腿再分开了些,然后加了一手指,勾着指尖进出。

 出的水仿佛无穷无尽,手指每次进去都能带出一股,思不归的衣摆都被打了,不过手指的更加顺畅。

 几朵的灿烂的烟花突然在夜空绽放,思不归一下抠弄着小感,手指猛烈地干了数十下,每一次都深深捣进销魂的内。

 “嗯啊…”沉静姝身子一,小腹绷紧,跟着如,乖乖地高了。被到,嘴角不自觉了津,思不归从搐的出手指,漉漉的,指尖甚至还滴着清

 她看了下这满手的,忽然把两的手指进了沉静姝的嘴里,夹起小舌玩。“呜…”更多的津出来,思不归才回手指,了一下上面遗留的体,然后低头吻住沉静姝,掉她出的津

 恰在此时,夜空又绽开一朵烟花,思不归替沉静姝整理了一下衣,将她抱在怀里。“卿卿,我们一起看烟花。”思不归抱着沉静姝,提气跃上半空,轻点几处屋脊,最后落在一处坊内。

 这会儿大多数人都在街上观灯,这坊内的几乎是空的,连铺兵都耍滑,自找了清静的地儿躲懒去了。思不归居高临下四处张望了一会儿,再度跃起,落到一户人家的西厢房前。

 毫不避讳地直接入内,果然是无人,思不归将门一关,将沉静姝搁在上。解下已被的亵,思不归即刻俯首沉静姝的腿间,伸出舌头她热热的私处。双手迫不及待地摸上去,隔着衣服那对已经立的白

 “啊…”刚历了一波高,小感得很,思不归的舌头才一进去就被裹住了,动着仿佛是在弄。滋味是相当的销魂,夹着软舌,甜水不断涌入嘴里,思不归用力挑动舌头卷动,贪婪地引出更多的甜水。

 “啊…不归…你,住手…”多少还有几分理智,沉静姝知道这是在别人家里,可恶这登徒子,居然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,做这等苟且之事。

 沉静姝脸色红,半是被快冲击的,半是被羞愧着,却又因此更加的沦陷,不合礼教的做法实在让人有些刺。热得暖暖的,略糙的舌面一次一次刮过私处,在用力在小里进出戳刺,起的快不是一星两点。

 思不归尽量顶开往里深入,找到沉静姝的感,快速弹挑舌尖震动,让她乖乖地出身来。被得汁,放地打了不知是那个未出阁小娘子的绣,酝酿出靡的情。

 尝够了小里的甜水,思不归才抬起头来,两手一拢沉静姝的双,隔着衣服弄挑逗。“嗯…”沉静姝难耐地,张开嘴轻。思不归突然咬住其中一颗硬硬的小红果,着,弄得沉静姝衣襟上多出两点印。不可自拔之时,突然被思不归翻过了身。沉静姝面朝趴着,思不归拉过被子让她垫着,然后就将她的膝盖曲起,抬高部。

 滴水的小和紧闭的后庭一起展,思不归从怀里掏出带在身上的,原本是在马鞍上的玉柱。

 “卿卿你趴好,我试试从后面,一起干你的两个小。”沉静姝还没反应过来呢,思不归已经将玉柱进了她漉漉的口,开始缓缓起来。玉柱上的凸起磨着得沉静姝一阵颤抖,思不归紧跟着用力起来,顶得沉静姝往前一拱一拱。

 膝盖摩擦着单,让沉静姝深刻地体会到自己正趴着被思不归从后面猛干,羞得无地自容。可羞归羞,却情不自地发出叫。

 “啊…”几乎压抑不住,思不归倒十分兴奋,鼓励她道:“没有人,卿卿你叫出来就行!”着小,思不归逐渐开始进攻后庭,抹了一把滑的水,抹在了紧致之处。

 操控着玉柱猛烈时,思不归将一个指节进了后庭,配合着前面的速度。“啊,啊…”抑制不住地呻,不过思不归并不深入后庭,她知道什么感觉最舒服,只是让沉静姝有一种被填满的快

 果然沉静姝在两处小都被占有的情况下,身体一阵颤栗,思不归知道她要高了,便先把玉柱在沉静姝的小里,然后单膝跪上,将人搂起来靠着自己。

 下面还大大地分着,思不归双手从沉静姝腋下穿过去,左手握住她的一只白动,右手伸下去,从前摸到了被淋的玉。手指扣住玉尾端防滑的小凹槽,思不归抱紧沉静姝酥软的身体,将玉猛烈地向上顶弄,

 “我得你?”思不归息着说道“卿卿的小都夹这么紧了,嗯…我这就让你出来。”一边说着一边干得更猛烈,更是用自己的身体磨蹭着沉静姝的光的后背。

 一股暖挥洒,沉静姝又一次了身,软瘫在榻上。思不归这才慢慢出手指,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方锦帕,温柔地替她擦身。

 净过身,思不归又去打开闺房角落的箱柜,找了一套崭新的胡服,替沉静姝换上。渐渐从高余韵里回转过来,沉静姝方才发现自己穿了人家的胡服,不由大为别扭。

 “你…登徒子,怎地还要贪人家的衣服?”沉静姝想把了,却被思不归按住阻止。“卿卿,你的衣服都被你自己的水打了,”她说得十分理直气壮“换一换而已,大不了我赔人家几个银钱。”

 “你…”沉静姝哭笑不得,正想说她这个无之徒着实厚脸皮,忽听外头传来一阵银铃般的轻笑。来了人!沉静姝吓得脸色一变,身子却突然一轻,被思不归抱着跃上了房梁。

 殷食人家,房屋自也建的好些,梁柱宽而厚重,非常结实。沉静姝被思不归放在横梁上,然后又见思不归从衣袖里摸出什么东西,素手一扬,扔到了榻上。

 房门很快推开,两个女子并肩走了进来。沉静姝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那榻上迹一片,那地上衣裳散,这怎么都得被发现啊!她埋怨地瞪了一眼思不归,却发现这登徒子完全不在意的样子,嘴角还微微上扬着,似乎得意洋洋又有成竹。

 沉静姝心思亦是灵透,想这登徒子莫不是有什么秘宝?忙也好奇的低头去看。进来的两个女子,一个是未出嫁的小娘子打扮,另一人则梳着为人妇的发髻,看来是一个年幼些,一个年长些。

 两人果然是一眼看见榻上的狼藉,以为遭了窃贼,第一时间去翻看了箱柜和妆奁。思不归拿的是下面的胡服,手法细致,一时居然没被发现,沉静姝看着两人手忙脚地又去看珠宝脂粉,不一阵羞愧。

 本就是人家的东西,结果…自然有些惭愧和自责,沉静姝恼恨自己被一个宫灯和几个水花灯收买,松懈给这个登徒子找到了机会,才让人家平白遭了一回无妄之灾。

 “嫂嫂的东西都在,一样不少!”女子欣喜的声音传来,沉静姝才发觉这两人数了半天的珠宝首饰,竟还未发觉上那些羞人的迹。也真是心大,沉静姝暗叹,要是自己遇到这样的情况,一定先出去喊人。

 不过也知道了这房间,原来是嫂嫂居住。底下的两人并未注意到梁上有人,自顾自窃窃私语一阵,那年轻的娘子才指着榻惊呼:“那是什么?”那是思不归扔过去的东西,年轻女子走过去拿着返回来,与嫂嫂议论。

 正红是在房梁正下方,沉静姝便好奇地瞄了一眼,立刻面红耳赤。虽不十分明显,但作为才女,沉静姝非常懂得各种画作的笔法特点,就她瞥见的那一眼,便认出该是宫图。

 两个女子的惊呼也证明了这一点,沉静姝不由又瞪了一眼思不归,暗想这登徒子果然没个正经,居然从画舫上顺了宫下来。

 可接下来的事情便又让沉静姝大吃一惊。只见下面观赏宫图的两个女子,突然开始衣服!“嫂嫂,平儿好热,下面好啊!”“平儿,我也是…”沉静姝目瞪口呆,随即明白过来:那宫图上怕是沾着极烈又易挥发的药!

 早听说那些寻作乐的地方常有些不干净的手段,有些清倌人不愿失清白,便有手段下作的郎君买通老鸨,以猛药

 从前以为是骇人听闻,没想到真的如此厉害!被这阴暗的人心而感到丝丝寒冷,沉静姝忍不住颤了一下,咬紧了嘴

 “卿卿,”思不归将她搂进怀里“那宫图是老鸨看我抱着你,担心不能尽兴才偷偷给我的…我不会用那种东西对你。”沉静姝心情复杂,猛地想起来要让思不归阻止下面的一对女子。“她们会违纲常的,不归,你快…”

 “我知道。”思不归从间摸出一枚铜币,就要抬手出点两人的道时,突然听见那小娘子叫道:“嫂嫂,平儿忍不住了,平儿真的好喜欢你…我发愿不嫁就是想陪着你。”思不归顿时愣住,随即又听年长些的娘子说道:“嫂嫂也爱平儿。”

 居然还是一对有情人?沉静姝也愣住了。这一愣神间,两个女子便已经得赤,两具娇躯纠在一起,难舍难分。

 互相渡送津的声音响起,沉静姝脸色大红,不自然地瞥过了头,非礼勿视。“嫂嫂,”女子息着“我下面好…要你像以前一样,狠狠地我,我的。”

 “平儿,嫂嫂这就你…把你的烂,让它合都合不拢。”这等虎狼之词,沉静姝忍不住把头埋进思不归的颈窝,堵住耳朵。思不归难得没调戏她,而是饶有趣味地望着逐渐纠榻上的两个女子。小姑子跪在上,高高翘起股,正对着她的嫂嫂。

 “好…要嫂嫂进来。”身后跪直的女子立刻掰开,并拢两手指进去。“平儿好多的水,嫂嫂真喜欢你,”女子调戏着被的小姑子“儿里头好紧啊,嫂嫂才一天没你就这么欠干吗?”  M.uBUxS.com
上章 夺妻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