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夺妻 下章
第12章 沉静姝低头
“不碍事的,我倒没那么娇弱,”思不归又灌了一瓢水“卿卿也得有人看着。”金陵张了张嘴,还想再劝,思不归却摆了摆手,示意她不必多说。吩咐女婢把一些淡蜂水和煎好的药送进房里,思不归自己灌了两个水袋,提着回去。卧房。思不归了衣服爬上,把水袋放在枕边,然后抬过药,含在嘴里,一口一口渡过去喂给沉静姝。

 “嗯…”沉睡的沉静姝微微蹙眉,似乎有些抗拒,思不归忙又给她渡了些淡蜂水。如此替着总算是喂完了药,思不归身上亦是一层汗,她抹了一把下巴,取了水袋咕噜噜灌水。

 即便是透着气,这房间也未免太热,思不归一口气灌了半袋水,才躺下从后抱着沉静姝。依旧是催热手掌暖着沉静姝的小腹,沉静姝哼了一声,大概是感觉贪恋这股热,不觉往后蹭了蹭。

 思不归右手帮她按摩着小腹,左手则游上去,握住一边的软丘,慢慢地弄。手指慢悠悠地刮着尖,沉静姝有些感地扭了下,双随之晃动如波。

 思不归不急不慢地着她,片刻,等整个白都有些微微发热,尖都起来了,才把手往下移开。沿着紧实的小腹,左手慢慢地伸进沉静姝的腿间,不过没有很深入,只是找到前端那小颗感的珍珠。

 指腹在出的一点花头上轻轻研磨,很快就让感的沉静姝溢出几声低低的呻。思不归知道她被玩的感觉了,便用中指陷入细,从后挑着整颗小珍珠磨蹭。

 小花蒂很快就起充血,思不归依然饶有兴致地玩着她,在感觉小花蒂越来越热时又停下,把手走。“嗯…”沉静姝紧蹙眉头,下面的小花苞鼓鼓的发热却得不到抚慰,过了一会儿,只好自己慢慢地缩下去。

 思不归又在此时把手探进去,依然是按摩着挑逗花蒂,让它立后,又手离开。如此反复,等第四次再摸进去挑弄小花核时,只是轻轻一碰,沉静姝就感地轻颤,忍不住高了。

 沉静姝第一次在来葵水的时候,被人完全照顾着,连地都不用下。虽然她不情愿,因为思不归总是要占她的便宜,但又没有办法,这位不真容的阁主似乎听不懂人话,无法沟通。

 沉静姝最后能做的,不过是像鸵鸟那般,一被思不归抱着或者碰着,就把头扭朝一侧,闭上眼睛表示自己的抗拒。

 一直到葵水干净的那天清早,沉静姝才得了消停,没再看见这位阁主。房间被打扫干净,随后莲儿就跑进来伺候,扑到边握住沉静姝的手,喊着娘子就不潸然泪下。

 沉静姝连忙安慰她没事,抬手给她擦干眼泪,又急切地问:“你有没有受委屈?”莲儿着鼻子摇头,好一会儿才破涕为笑,道:“没有,庄里的人对我好的,尤其是金陵姐姐…”说着就满面羞红的低下了头,沉静姝见她这小女儿娇羞的情态,顿时心里一惊。这才几,莲儿莫非就对那个医女起了男女间的爱恋情愫?想到那个年轻漂亮的医女,沉静姝心情更是沉重了。

 相貌皮囊最是惑人,莲儿又恰是情窦初开的年纪,在她身边伺候,也多接触的是女婢。真要是起了好感,这…沉静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倒是莲儿,大约是看见她皱眉,便着急问道:“娘子,是不是那位阁主对你…做了什么孟之事?”

 沉静姝苦笑,孟?自己这身子早已不知道被她侵犯了多少次。莲儿都快哭了,那天她因为目睹沉静姝被调教,哭闹了很久,后来金陵对她说,阁主是给她家娘子按摩,会让她家娘子很舒服,就像她也让她很舒服一样。

 难不成都是骗她?一时是大急,沉静姝却不知莲儿认为的孟与自己想的意思不一样,还当是吓着她了,忙道:“没事的,她没把我怎么样。”

 莲儿这才止住了又夺眶而出的眼泪,沉静姝摸摸她的小脑袋,突然又问:“你知道这山庄的出口在哪里么?”

 “不知道,”莲儿望着沉静姝,有些沮丧的回答:“娘子对不起…莲儿不知道。”沉静姝也没责怪她,只是心底微微叹气。主仆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,便有人来找莲儿,说是金陵需要帮忙,莲儿祈求地望着沉静姝,沉静姝也只能放她去。

 偌大的卧房,只余沉静姝一人。她从榻上下来,走到窗边朝外望去。回廊曲折,庭下山石嶙峋,百花争,颇是一番好景致。可沉静姝实在没什么心情欣赏,叹了口气,就恹恹地走开了。

 “卿卿在想什么?”身后突然传来思不归的声音,一如既往地清雅悦耳,犹如泉水石上。可是她的动作就不一样了,沉静姝只觉前的丰一下被一双柔荑拢住,弄。

 “思不归!”沉静姝挣扎起来,思不归倒也不为难她,着捏了一会儿就放开了。“你!登徒子!”沉静姝双颊绯红,转身一边往后退,一边用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。思不归勾起角,随即上前半步,伸手抓住沉静姝的手腕,将她一把拉到怀里。低头就要去吻她的,沉静姝慌乱中赶紧一偏头,思不归的吻便只落在她的脖颈上。

 但思不归不在意,伸出舌尖就着她香滑的肌肤,含她的耳垂玩。“思不归!”脖颈一阵凉,沉静姝只能尽力推着她,道:“我,我有话问你,你别…”

 “那你问,”思不归依然含着她的耳垂,不厌烦地着“我听着呢。”“你,你身边的那个医女,”耳朵酥酥麻麻,沉静姝不由嘤咛一声,才又断断续续接道:“人,人品如何?”

 思不归稍微停下动作,沉静姝以为她被自己转移了注意力,结果一松懈,就被思不归打横抱了起来。“你!”“金陵医蛊双绝,”思不归一边抱着她往榻上走,一边说道:“你说好不好?”

 沉静姝一愣,没想一个年轻的娘子居然是医蛊双绝的圣手。趁她这愣神的时候,思不归将沉静姝放在榻上,按了某处机关,用垂下的红绸把沉静姝的双手绑在一起。

 等沉静姝发觉,她已经被高高吊了起来,只有脚尖勉强点着榻支撑。“思不归!”她惊慌失措地大呼“你做什么?”

 “做一点让你舒服的事情,”思不归亲亲她的脸,笑道:“然后给你的小抹抹药,你来葵水我都没好好你。”沉静姝的脸瞬间红到耳,惊诧道:“登徒子!青天白,你怎可以行如此…羞人之事?”

 思不归直接敞开她的衣裳,把里面贴身肚兜解了,出一对白生生的。“你叫我登徒子,我自然要好些。”思不归迫不及待地了一把她的香,捧着它们往中间挤,然后低头在沟壑里亲吻。

 沉静姝又羞又恼,奈何被吊着身子,别说是反抗,就是想动都不可能。思不归亲够了她的沟,满意地抬起头,捏起沉静姝的下巴,让她微微抬头看着自己。

 “食也,不过,吾只好卿之。”说完,思不归便吻住沉静姝的,舌头卷进去着她吻。“唔呜…嗯,嗯…”又被亲得几乎没有息的机会,思不归随即解开沉静姝的亵出她的下半身。

 现在全身几乎是赤了,只有一件外衣松松垮垮地挂着,沉静姝又羞又急,偏偏又被思不归堵着嘴亲吻。

 手指立刻贴上微微发热的花,前后轻轻地摩挲起来。“你的下面想被我了,”思不归笑道“卿卿都热起来了。”说着一转手指,指尖向上一顶触到口。

 “我就好了,会很舒服的,”思不归说着,就摸上前端的小花头“待会儿卿卿得话,尽情水就可以了。”

 沉静姝息着,想说话又被思不归进了手指,在她嘴里捣弄。舌头很快就被弄得酸麻,合不拢嘴的沉静姝不自觉出了津,思不归一边将她的津接住去,一边笑道:“一会儿也这么干你的小,把你的甜水弄得出来。”

 沉静姝被她弄得说不出话,身体却老实地起了快,居然觉得下面热热的,小花核好像开始起来了。

 怎的如斯?沉静姝羞地闭上眼睛。思不归终于拔出乎乎的手指,就着润,摸到了下面,先就着小花头。

 “都起来了,”思不归说道“卿卿果然是想被我了。”榻边不知何时摆上了一排器具,不过思不归不急着用,而是开始沉静姝的白

 两只软莹白得人,思不归一手一个罩住,指夹着头,那颗小红果弄。弹十足,一捏就从指里漏出来,思不归看得眼热,遂低头挑着起的吻。

 舌头抵着尖打转,很快让粉的果子立起来,思不归住它,,又用牙尖轻轻地叼住。

 细密的酥麻感顿时让沉静姝无力,只能息着,看着这人玩自己。思不归将两边的小红果都得立起来,然后才放开手,拢住侧,亲吻这一对玉,伸出舌头它们。

 一层晶莹很快让玉透亮无比,思不归这才满意,蹲下身从一个木托盘里拿起一对用金银制作的蝴蝶。她将这东西夹在立颤抖的尖,然后坏心地用指头弹了一下

 “啊…”一种紧绷感从首传来,沉静姝低头,看见自己的上被夹上一对蝴蝶。蝶翼轻薄如纸,随着摇晃的波而颤抖,犹如活了一般,飞舞在白尖上。

 “这叫蝶,”思不归痴的看着它们,又拢住捏了捏,让蝴蝶飞动。“卿卿真美,”她亲了亲沉静姝的嘴角“今也给你的小用些不一样的。”

 尖被夹住,有些地微痛,却意外地兴奋,沉静姝纵是再不愿,身体也已经背叛,泛起了的粉红。

 思不归蹲下身,抬起沉静姝的一条美腿,分开那花看了看。似乎有些不够,思不归想了想,觉得还是先让她再兴奋些的好。

 于是又放下两条红绸,思不归将沉静姝的两条腿也吊起来,在半空分开。娇的花完全呈现在眼前了,思不归跪到榻上,嘴正好对准花,开始弄。  m.UBuXs.Com
上章 夺妻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