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苦瓜成熟时 下章
第09章
了!王玫莙闭着眼睛,皱着眉头的挣扎了一会,才把了下去。

 “你怎么可以这样?”手一放开,她就不的鬼叫了。

 “怎样…你也一样啊!”眼睛瞪着我。

 “我哪里一样?”

 “你股突然的下来,妹妹那里一堆的东西就全黏在我的脸上。”愣愣的看着我。

 “我?我有吗?”

 “还说没有…这个是什么?”脸颊上还留着水渍的痕迹。

 “这,好嘛,我们算扯平了。”默默的对看了一下,就一起笑了起来。

 “喂!你还要吗?”

 “我有名字好不好?”连这个也在计较?

 “好啦!玫莙你?”猛然的抱着我,轻轻的点着头?推开她,打开了抽屉。

 “喂!你还要用那个保险套哦?”愣愣的看着她。

 “怎么了?难过总比怀孕好吧?”猛摇头,一脸不高兴的说:“我不要啦!要那样难过,我还不如就怀孕算了。”跟我唱反调?

 “喂!你不要把自己的快乐,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好不好?”

 “喂!你不要自己难过,别人也要跟着你难过好不好?”愣傻的看着她。

 “那你说要怎么办?”躺了下去,‮腿双‬微微的分开“就这么办啊?”火大了!这可是她自找的,冲了过去!曲起了她的‮腿双‬,一手拨开茎虽然是要死不活的,还是硬把软绵绵的头挤了进去,接着就开始猛顶了起来“怎么了?”一脸困惑的看着我。

 “又没有进来,你为什么这样的卖力?”愣愣的看着她。

 “我知道啊,我这是在做预习好不好?”手抓着茎,头在道口上磨了几下后再挤了进去,已经是微硬的状态了,所以又开始猛顶了起来“啊…嗯啊…”越越深,也加重撞击的力道。

 “啊…嗯啊…啊啊…”真快乐!难得可以没有什么感觉的狂道。

 尤其是低下头看着茎撑开了道,不停的进进出出“嗯…!嗯…”拉了她起来,双手紧抓着她的股,用力的了起来。

 “嗯…啊!啊…嗯…”抓到了节奏,王玫莙也开始摇晃着和我合着。

 “嗯!嗯啊…嗯啊…”有一点感觉了,就想停下来息兼拖一下时间,王玫莙却双手紧环抱住我的颈椎,前前后后猛烈的摇摆起来。

 “嗯啊…嗯…”道强烈的收缩,让头想撑一下的都撑不下去“啊…嗯!嗯…”两人紧拥息着。

 “如果我怀孕了,那你要怎么办?”愣愣的看着她。

 “呃,我知道好几家有在做。”推开了我,一脸不高兴的样子?

 “你都没有想到要结婚吗?”结婚?

 “喂,像我这样年老体迈,孤苦伶仃,两袖清风的有什么资格谈结婚啊?”愣愣的看着我。

 “你年老体迈?孤苦伶仃?两袖清风?”猛点着头。

 “是啊,怎么了?”

 “你这样还勇猛,还敢说自己年老体迈?”轻摇着头。

 “唉!这个你就不懂了,我现在是在回光反照。”突然拿起枕头,猛得丢了过来。

 “喂,不要丢啦!”

 “喜不喜欢我?”上前轻拥着她。

 “喜不喜欢又怎样?能不能相守才是最重要的…或许我们有缘无份,或许我们只是萍水相逢,就像是浮云短暂的会。”突然的我想到了一首歌。

 “萍…水…相逢的人,以为她…是属于我的人…谁知道…侯门似海,一别…无…音讯…我。以为。她是…支…配…我…命…运的…女…神…怎么能够…留下我…不闻…也不问…怎么能够相爱…又成恨…怎么了?”很不悦的声音。

 “你唱这首歌是什么意思?”耸着肩。

 “这首歌我常在唱,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。”下去拿她的内衣和衣

 “完了,还没乾。”转过头,就看到她正在笑着。

 “你在笑什么?”

 “如…果…说…一切…都是天意…一切都是命运…谁也…抛不离…”唱歌勒,摇了摇头,无奈的轻唱了起来:“谁在乎,我的心里…有多苦…谁在乎…我…啊?”一个枕头飞了过来。

 “干嘛丢我啊?”

 “你那个是什么态度?”嘻笑的上了

 “好啦…好啦!那…就睡觉吧!”紧拥着的进入了梦乡“为什么在那个葫芦瓜上面你的名字会和淑缘的刻在一起?”睁开眼睛,看了一下手錶。“噢,才六点而已,你让我多睡一下行不行啊?”

 “我不管!为什么你们的名字会刻在一起?”转过身,背对着她。

 “那是她自己刻上去的,你也可以啊!奇异笔,美工刀都在马椅那里”睡了一下,就感觉有一点怪怪的。

 “奇怪勒,怎么都没有动静?”都六点半了耶,爬了起来,盥洗完后就走了出去。

 “你,你在做什么啊?”站在马椅上,一脸得意的看着我。

 “怎么样?佩服我吧!”她居然一口气刻了五颗葫芦瓜。

 “好啦,好啦!我们去吃早餐吧!”礼拜天一大早,正要去吃早餐,一开门就赶紧关上门。我看到何淑缘站在瓜棚下,一脸不的在往上看着。

 “喂!我已经看到了,不用再躲了。”开了门,尴尬的笑着。

 “早啊,我们去吃凉麵好不好?”

 “不好!为什么会这样?”无奈地耸着肩。

 “不关我的事。”何淑缘二话不说,就冲进门里搬着马椅。

 “喂!你们是玩够了没有?”我可不想看到我的葫芦瓜,都成了她们恶斗下的祭品。

 “我不管!她怎么可以这样。”眼角微闪泪光的,看着她摧残着葫芦瓜。

 “好了!”一脸满意的下了马椅。

 “你,唉!”

 “喂!不是要请我吃凉麵吗?”她还记得?

 “走啦,唉!”居然又跟我回了家?

 “你今天是?”坐在沙发上,微笑的看着我。

 “没事啊。”没事才怪哩“既然没事,那你坐,我要去睡回笼觉。”

 “喂!”转头看她。

 “怎么了?”

 “你怎么可以让我一个人坐在这里?”不可以吗?

 “那你是要陪我睡觉吗?”

 “好啊!”愣傻的看着她。

 “你要陪我睡觉?”

 “怎样?玫莙可以,我却不行是不是?”那个苦瓜妹已经向她炫耀过了哦?

 “当然是可以,问题是你不需要赌这个气嘛!”

 “我没有在赌气,我只是不想被她给比下去!”有什么差别?

 “喂!你这样对得起你的男朋友吗?”

 “我跟男朋友已经分手了,比玫莙的还早呢!”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

 “你刚才是说?”

 “我是说我比玫莙还早没有男朋友。”这可就奇怪了。

 “那她为什么都跟我说她是跟她男朋友吵架了,心情不好所以才来找我聊聊天?”笑的看着我?

 “这个问题,还需要我给你答案吗?”我想应该是不用了。

 “她和她男朋友是什么时候分手的?”

 “她被苦瓜K 到的前一天晚上啊!”不会吧?

 “那她的意思是?”笑的看着我?

 “你说呢?”我想我应该懂了。

 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微笑的看着我?

 “你认为呢?”我认为“你对我有意思?”

 “不然我怎么会和你一起去洗温泉?还做?”是哦,我都没注意到。

 “你不是要睡觉吗?”轻点着头。

 “对啊,怎么了?”站了起来。

 “走啊!”慢慢走,心里就不停的在思考着“你在做什么?”她居然已经下了衣,就只剩内衣的躺在上。

 “有人穿着衣服睡觉的吗?”真的要睡觉?

 “呃,好啦,我也。”下了衣爬上了

 “喂!你干嘛这样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啊?”我在想事情嘛“对哦。”转头看着她。

 “你和玫莙都喜欢我?”愣愣的看着我。

 “你就是在想这个?”有哪里不对了?

 “是啊!”

 “噢!我真的很受不了你耶,你怎么这么的钝啊?”我钝?愣愣的看着她。

 “你说我钝?”

 “你不钝吗?”我生气了!敢说我钝?

 猛然翻身,在她的身上,眼神温柔的凝视,一手轻抚着她的脸庞,何淑缘微闭着眼睛,不自觉的缓慢抬起下巴,嘟着双。我低下头,嘴重重的吻住的了她的,何淑缘立即双手抱住的我的脖子,热烈的回吻两人的嘴就像黏住似的,不停的互相,伸进嘴里的舌头。也相互的追逐,彼此伸出缩回的舌头,一手摸上了她的部。  M.uBUxS.com
上章 苦瓜成熟时 下章